86小說網 > 历史军事 > 她攜財產離婚前夫全球追妻霍璟博商滿月 > 第13章 謠傳

第13章 謠傳

江心柔愕然抬眸,蘇婉寧也是滿臉震驚。

一個弱了吧唧毫無存在感的霍太太,竟是W社赫赫有名的首席記者M?

商滿月勾著唇,朝著門外走去,與江心柔擦肩而過時,她停了下,再補充了一句,“W社的專訪,你這輩子都別想上了。”

回到車內,商滿月拿出那鋼筆,在筆蓋上摁了下,江心柔那囂張跋扈的小三逼宮話語,清晰無比地傳了出來。

身為記者,她習慣性在工作時錄音,以便后續整理素材,不過這次她是故意錄下的。

她要起訴狗東西出軌,他反駁她沒證據,這不就主動送上門了么。

車窗被敲響,戴著墨鏡的江心柔站在車旁。

商滿月倒是降下了車窗,斜睨著她。

江心柔壓低聲音,冷笑:“商滿月,你以為你能一直霸占著霍太太的位置?璟博說了,上次不過是給你點教訓,你若再不識趣,下次就不只是讓你伺候一個男人了。”

商滿月臉色驟然刷白,眼神狠戾,仿佛要撕碎她一般。

江心柔被看的后背發虛,但她還是強撐著鎮定,高傲地離去!

商滿月全身泛冷,心一下一下被扎著,挺難受的。

說白了,一個小三膽敢在她這個正室面前這么囂張,還不是霍璟博默許的,他從不曾將她視為妻子,別人自然也都看輕她。

任由誰,都能來踩她一腳。

商滿月坐在駕駛座上,看著馬路上車來車往,蕓蕓眾生中,越發顯得她形單影只。

不知道過了多久,手機叮咚響了起來。

姜愿發來微信,說慶祝她重新找回新的人生,要請她吃大餐,然后宵夜K歌蹦迪一條龍,今晚不醉不歸。

正好商滿月也想發泄一下,她當即回復:【發地址。】

姜家雖不如霍家,但財力也挺雄厚的,再加上與霍家沾親帶故,地位也不容小覷。

自然姜愿就是名副其實的富二代,吃穿用度也是極好的。

因此她約吃飯的地方在港城第一酒店時,商滿月也并沒有多想,直接驅車過去了。

餐廳在頂層,她一上去,就看到正前方站著的男人,深邃的眉眼俊美如神邸,肩寬腿長,那雙大長腿格外矚目。

不是霍璟博那狗東西是誰?

本來就長得挺禍水的,今天穿著高級定制的黑色燕尾服,氣質絕佳,更是撩人心弦,讓人挪不開眼。

似是察覺到了她的目光,霍璟博也看了過來,他的眼神里并未有半分意外,甚至唇角都清淺地勾了起來。

商滿月驟然想起,原來楊戈說的那個商業晚宴是在這里開,竟這么巧?

看狗東西這出死樣,絕對是誤會她嘴里說著不來,身體卻很誠意地來了。

商滿月二話不說,仿佛他是空氣,扭頭就走。

霍璟博俊臉一沉,匆匆與旁人交代一聲,大步朝她走來。

在商滿月要進電梯前,他攥住了她的手腕,將她拉了出來,拽至走廊盡頭。

“商滿月,矯情也要有個度,玩過了火,可就得不償失了。”

霍璟博自認為他已經給夠她臺階下了,她卻還要屢次挑戰他的耐心。

商滿月厭惡地甩開他的手,壓著火道:“我不是來陪你參加宴會的,我是約了愿愿。”

霍璟博嗤笑,“姜愿出差去了,這個點應該在飛機上,商滿月,你要編也編個好一點的理由。”

在飛機上?那是誰給她發的微信消息?

見她臉色微變,像是被戳破了謊言般,霍璟博不爽的心情倒是舒暢了不少,黑眸里多少染上一抹柔軟,“好了,既然來了,今晚上就好好表現,這段時間你做得所有事,我都可以既往不咎,你還是霍太太,一切都不會變。”

這一秒,商滿月頓悟了,原來狗東西不僅盲目自信,還聽不懂人話,無論她說了多少次離婚,他都只能聽到自己想聽的。

明明都要把她送出去了,還擱她眼前裝腔作勢!

忍無可忍,商滿月正準備激情開麥,眼角的余光忽地瞥見縮在墻角處的楊戈,他雙手合十,一副可憐兮兮地看著她,滿是哀求。

到了嘴邊的話停住,看來……這次晚宴真的很重要,否則楊戈也不敢兵行險著將她騙過來。

烏黑的眸子快速地轉了下,她唇角一勾,“行,我會好好表現的。”

霍璟博滿意一笑,“帶她去做造型。”

楊戈上前,恭恭敬敬地將商滿月領去化妝間,幸好化妝師造型師都已準備好,她只需要坐在梳妝臺前便可。

商滿月如同以前每一次一樣,十分配合,沒有半點怨言,這一次的離婚風波好似就這么過去了。

楊戈見狀,暗暗松了口氣,非常感激地朝著商滿月道謝,“太太,謝謝您愿意配合,否則我就要收拾東西去非洲任職了。”

商滿月漫不經心地玩著手機,懶懶地回:“不用謝。”

等一下他別哭就行。

半個小時后,商滿月身著杏色蕾絲鏤空長裙,貼身的設計勾勒出凹凸有致的線條,裙擺處呈魚尾狀,烏黑的長卷發披在身后,肌膚勝雪,活脫脫的美人魚走上了岸。

霍璟博看向她,眸底極快劃過一抹異彩,嘴里卻只淡淡吐出兩個字,“湊合。”

商滿月克制住自己的白眼,反正她現在已經不在乎他的評價,女只為悅己者容!

霍璟博攬住商滿月纖細的腰肢,擁著她走入宴會廳。

俊男美女一出現,當即奪走所有人的注意力,隨即不由竊竊私語。

詹姆斯老先生拄著拐杖上前,銳利的雙眸打量著兩人,忽地一笑,“霍總,霍太太,見到你們恩愛如初我很高興,看來之前傳你們夫妻不和,在鬧離婚,果然只是謠傳。”

霍璟博正要說話,商滿月卻先一步輕啟紅唇,“詹姆斯先生,我今天來,就是為了向大家說明一下我們的婚姻狀況。”

她故意看向霍璟博,輕吸一口氣,才微笑著再次開口,“傳聞我們要離婚,我在這里澄清一下,這不是……”

意識到什么,霍璟博黑眸瞇起,大掌突地扣住她的后腦勺,俊臉壓下,薄唇重重地含住她的,將她剩下的話全部吞沒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