86小說網 > 历史军事 > 她攜財產離婚前夫全球追妻霍璟博商滿月 > 第20章 不能留我住一晚嗎?

第20章 不能留我住一晚嗎?

說完她干脆利索地掛斷電話,再一次利索地把霍璟博拉黑。

做完這一切,商滿月神清氣爽。

她已經不想求著狗東西離婚了,愛簽不簽,等江心柔的肚子大起來,遲早他得來求著她離!

現在她愿意凈身出戶他不樂意,到時候他要離婚,她必讓他傷筋動骨!

別墅。

聽著那邊嘟嘟嘟的忙音,霍璟博臉色沉如墨,手狠狠攥緊,青筋微微凸起。

身后,江心柔溫而怯地喊著,“璟博……”

霍璟博回過身,掃她一眼,淡淡道:“我讓司機送你回去。”

他再次拿起手機,撥出電話。

“你喝多了不是會頭疼嗎?我可以留下來照顧你的。”江心柔急切開口,甚至朝著他走近了幾步。

“不用,我沒事。”男人斷然拒絕。

江心柔眼神閃過一抹受傷,她沉吟了下,換了個說法,“已經很晚了,明天我要趕早班機,現在回去公寓我就沒時間休息了,不能留我住一晚嗎?”

她打量著寬敞奢華的別墅,意有所指,“反正你這兒客房挺多的。”

霍璟博卻仿佛沒聽見,那邊司機一接聽,他徑直吩咐。

幾分鐘后,司機將車子從車庫里開出,停在門外候著。

江心柔咬著唇,頗為幽怨地看著面容冷峻的男人,即便心有不甘,可也看得出霍璟博此時心情不好,她叮囑了句好好休息,然后乖巧地轉身離開。

商滿月躺下沒一會,天就亮了,姜愿起床洗漱化妝去上班,即便動作刻意放輕,她還是醒了。

時間還很早,現在的她又不需要跟隨狗東西那自律到變態的作息,她閉上眼睛,準備接著睡。

手機突然間響起了提示音,商滿月從枕頭底下摸出手機看了看,疲憊困乏的感覺煙消云散。

這段時間過得雞飛狗跳的,她都忘了過兩天就是固定打款日了,原本按照她的計劃,拿下上次那個任務,再加上她的存款,這個月的錢是夠的。

結果拜狗東西所賜,那個任務她不算圓滿完成,她的抽成減半,錢就不夠了。

斷人財路等于殺人父母,商滿月詛咒狗東西生兒子沒屁眼,這會兒也睡不著了,她迅速爬了起來,打開電腦給社長大人發郵件。

商滿月:【社長大人,有沒有新的任務,無論什么級別的,我都愿意接!請不要客氣地砸向我吧!】

社長大人滿是困惑:【很急?】

她作為W雜志社的門面之一,給她分配的任務自然也要匹配,混到她這個位置,自然也是不差錢了,屬于三年不開張,開張吃三年的類型,所以對任務是很挑剔的。

沒有挑戰性的,突破性的,重大性的,都不會接。

商滿月曾經就是那樣。

可現在……不得不為五斗米折腰。

偏偏這就是自己戀愛腦的下場,怨不得誰,她不想回憶了,直截了當地說:【嗯,很急!!我缺錢,很缺,所以社長大人,求求了,喂飯吧!!(^)】

社長大人:【……】

雖然被無語住了,不過他還是發來了一個新的任務。

不難,就是前往山區拍攝和做個采訪,因為路途有些遠,而且還要在那待一個星期,吃住環境極差,因此雖然獎金還不錯,但大家都不太樂意接。

商滿月一點都不挑,直接應下,做完這個任務,這個月的錢就能湊夠了。

她快速收拾好行李,發微信給姜愿說了一聲,然后叫車前往機場。

好死不死,一進入機場就看到了眾星拱月的江心柔,她被粉絲們團團圍著,站姐們舉著攝像機拍個不停,她似乎心情很不錯,配合著擺出各種造型,惹得路人紛紛側目。

與商滿月一同去的攝影師周柏南也到了,自然也被那邊吸引了,他忍不住贊美,“不愧是鋼琴女神,那雙手又細又長,真會長,不過啊……”

他湊到商滿月耳邊,小聲議論,“作為男人,我覺得她那雙腿更好看,筆直勻稱,一點贅肉都沒有,還那么白嫩,簡直完美。”

商滿月本來懶得看江心柔,聽著,下意識看了過去。

而后她的視線定格住了,卻不是看她的雙腿,而是她穿著的那雙高跟鞋,尖頭細跟,起碼十厘米。

她困惑,小三兒不是懷孕了嗎?上次咖啡都不敢喝,寶貝得很,怎么還會穿高跟鞋?不怕一不小心摔出個好歹?

這時,托運好兩人行李的周柏南開口:“走吧,我們去過安檢。”

商滿月沒再多想,點了點頭,與他走向安檢口。

山里貧瘠,但人還是挺樸素熱情的,所以拍攝和采訪都進行得挺順利,唯一不好的就是信號極差,大部分時間都是沒信號的。

因此商滿月接到舅舅打來的電話時,已經是五天后了。

程千帆的聲音又氣又急,“滿月,你去了哪里?怎么一直不接電話啊?”

“舅舅,我去山里了,找我有事?”

“你弟弟出事了,現在人在醫院,你得趕緊回來一趟!”

弟弟是舅舅的兒子程讓,與她自小一起長大,感情深厚。

商滿月心下一驚,“阿讓怎么了?”

然而信號又變差了,舅舅說了什么根本聽不清楚,最后直接被掛斷了。

商滿月莫名心慌,好似回到了得知父母發生意外的那一刻,她必須現在回去。

她急忙去找周柏南,和他說明情況,他表示理解,讓她先回去。反正采訪部分的素材已經夠了,剩下一些拍攝和收尾,他一個人就可以搞定。

“謝謝,回去請你吃飯。”

著急忙慌地趕到機場,卻被告知最后一班飛機已經沒票了。

小城市只有一個小機場,沒有高鐵動車,也就是說,她還得等到明天才能回去。

她又給舅舅打電話,那邊不知道為何一直沒接,舅媽也是,她越發心急如焚。

工作人員見狀,好心提醒了句,“小姐,那位先生剛剛買了最后一張機票,如果你實在著急,不妨問問他能不能讓給你。”

商滿月雙眸一亮,迅速抬眼看過去。

正前方,一身材挺拔的男人將手里的咖啡喝完,丟入垃圾桶中,繼而邁著長腿往安檢口走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