86小說網 > 历史军事 > 她攜財產離婚前夫全球追妻霍璟博商滿月 > 第23章 以后對她放尊重點!

第23章 以后對她放尊重點!

與此同時,門口那邊也傳來了倒抽氣的聲音。

商滿月一轉身就看到了兩個穿著晚禮服,人模人樣的男人,其中一個是陸今安,此時他正目瞪口呆。

另外一個她不認識,只是莫名有點眼熟。

婚后霍璟博不待見她,他的兄弟朋友對她也全是輕視,她如今也不需要在意他們的看法。

商滿月無視他們,直接上樓。

陸今安努力地揉了揉自己的眼睛,這特么的……真的是霍璟博家的小媳婦商滿月?

另一個男人突然開口,“她就是璟博的太太?”

陸今安怔怔地點了點頭。

下一秒,他又搖了搖頭。

男人失笑,“到底是還是不是?”

陸今安一臉恍若隔世,“我也不確定啊……”

商滿月先是去霍璟博的臥室重新換了件衣服,稍作整理后,推門走出。

恰好又看到了那個男人,他似乎在尋找什么。

見到她,他走過來,柔聲詢問,“霍太太,請問洗手間怎么走?”

商滿月現在雖然不待見霍璟博的朋友,但基本上禮貌還是有的,她正準備指路,視線卻定在男人臉上。

“好心先生?”

男人輕笑起來,“你還認得我?”

難怪她覺得眼熟,原來真的是之前在機場給她讓票的好心人,而且還是原價轉讓,并沒有多要她的。

“好巧。”商滿月也露出笑容,“上次匆忙,沒有來得及自我介紹,我是商滿月。”

男人:“顧羨之。”

商滿月眨了眨眼,驚訝:“你就是顧家的大公子顧羨之?”

顧家繼承人顧羨之,品貌雙全,德才兼備,人人稱頌的溫潤公子,與圈內那群只知道吃喝玩樂的紈绔子弟有著天壤之別。

他也是這一輩中,唯一能夠和霍璟博齊名的,只是他志不在經商,而是學了醫,現下也是炙手可熱的醫生。

他之前一直在國外的醫院,所以只聽說過他的名號,沒想到回來了。

顧羨之反問,“不像嗎?”

“當然不是。”商滿月不好意思地抓了抓頭發,連忙轉移話題,“沒想到我們會再見面。”

她看了他一眼,自嘲道:“更沒想到,我這么壞吧?”

顧羨之怔了怔,然后意識到她在說什么,他笑道:“在我看來,這叫正當防衛。”

這下輪到商滿月呆住了。

她嫁進霍家之后,除了霍老爺子,沒有任何人向著她,所以只要她和霍欣兒發生矛盾,不管三七二十一,大家都只會認定是她的錯。

這還是第一次,有人是向著她的。

她仿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,“你……你看到了是霍欣兒先潑我的?”

顧羨之搖頭,“我只看到了你拿著紅酒倒了欣兒一身。”

“那你為什么這樣說?”

據她所知,顧羨之也是霍璟博死黨之一,霍老爺子還格外喜愛他,他與霍家關系親近,也是真心把霍欣兒當妹妹看待的。

“欣兒性子驕縱跋扈,應該是她先做了什么,你才會還手。”

商滿月挑眉,霍欣兒平時裝得那么乖巧甜美,迷惑得眾人七葷八素的,亦或者大家就算知道她真實性格如何,也愿意寵著縱著。

不想還有一個門兒清的。

商滿月抿了抿唇,又道:“萬一就是我沒事找事呢?”

顧羨之搖了搖頭,“不會。”

“?”

“你不是那樣的人。”

商滿月頓時滿腹疑問,他們才第二次見面吧?而且也不熟,他怎么就能篤定?

像是看出了她的疑問,顧羨之柔聲道:“感覺。”

商滿月的心口處不由地滑過一抹暖流。

不過兩面之緣,都能看出她不是那樣的人。

大多數人都是幫親不幫理,包括她的丈夫霍璟博,剛才那種情況若是他看到了,他肯定也是向著霍欣兒的。

顧羨之卻幫理不幫親。

真不愧是圈內的一股清流。

比那狗東西好太多了!

商滿月對他的好感度倍增,由衷地說:“謝謝你的信任。”

黑色的庫里南停在門外的停車坪,霍璟博邁著長腿下了車。

霍欣兒一個箭步沖了上來,一把抱住霍璟博的胳膊,氣憤地告狀。

“哥,商滿月瘋了,一回來就給我擺譜擺臉色,還故意潑了我一身紅酒,害我在姐妹面前丟盡了臉,你一定要好好教訓她,不然我都沒臉見人了!”

霍璟博止住腳步,垂眸看向霍欣兒,薄唇掀起,“你對商滿月做了什么?”

“……我什么都沒做啊。”

霍璟博黑眸瞇起,深深凝視著她,沒有說話。

強大的壓迫感使得霍欣兒眼神閃爍,她聲音低了一些,“我就是……讓她幫忙端幾杯酒來招待我的姐妹,這不過分吧?她作為主人招待一下客人不是應該的嗎?”

說到最后,她又理直氣壯了起來,“說白了,就是小門小戶出來的,一點規矩都不懂,上不了臺面,也就只會靠著那張狐媚子臉勾引男人……”

霍璟博臉色轉冷,訓斥出聲,“閉嘴!霍欣兒,你的教養呢?”

霍欣兒天不怕地不怕,就怕自家堂哥叫她全名,她心跳漏了半拍,噤了聲。

“還有,你也知道商滿月是主人,不是下人,她是霍家的少奶奶,不是你可以使喚的人!”

霍欣兒不可置信地瞪大雙眼。

這幾年,她也沒少在堂哥面前說商滿月的壞話,他從來都不在意的,這次他竟為了她而責罵她?

“哥,你……病了?”

霍璟博甩開她的手,聲音更冷,“以后,對你嫂子放尊重點!”

霍欣兒沒料到告狀不成反被訓,很是不甘心,卻又不敢反駁,氣得直跺腳。

霍璟博一走上二樓,就看到商滿月正與顧羨之相談甚歡。

自從她和他鬧離婚之后,每次見到他不是假笑就是冷笑,對著外人卻笑得這么勾人。

他眸底閃過冷光,大步上前,長臂一把勾住了商滿月纖細的腰肢,扣在懷里,繼而抬眸對上顧羨之的視線。

他勾唇一笑,笑意卻不抵眼底,“羨之,你和我太太什么時候這么熟了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