86小說網 > 历史军事 > 她攜財產離婚前夫全球追妻霍璟博商滿月 > 第26章 該不會吃醋了吧?

第26章 該不會吃醋了吧?

顧羨之怔了怔,隨即意味不明地笑了,“璟博,你還是沒變啊。”

霍璟博沒再說什么,徑直邁步離去。

快要回到病房時,陸今安不知道從哪個犄角旮旯里冒了出來,湊到他耳邊,笑得賤兮兮的。

“璟博,我都看到咯~”

霍璟博無比嫌棄地將他推開,“離我遠點!”

陸今安也不介意,輕撞了撞他的胳膊,繼續說道:“你明明為了你的小媳婦兒訓斥了欣兒,說明你壓根不相信欣兒的胡編亂造,為什么你到了商滿月面前,就非要讓她去道歉呢?”

“莫非……你是那種做好事不留名,深藏功與名的濫好人?”

霍璟博懶得理他,眼神都不給一個。

陸今安摸著下巴嘖嘖出聲,“以我對你的了解,你和濫好人這種品種是八輩子都搭不上干系,所以只有一種可能性!”

他再次追上霍璟博,雙手做成喇叭狀,吼:“你該不會是吃醋了吧?”

商滿月最近是沒給他一點好臉色,離婚的態度也是越發堅決,他正百思不得其解,還詢問過他女人的更年期最早是什么時候。

不料前腳替她撐了腰,后腳就看到她對著別的男人笑顏如花,怎會不讓他火冒三丈,醋意橫生。

否則剛才也不會特意提醒顧羨之了。

霍璟博腳步猛地止住,黑眸掃向陸今安,他冷冷啟唇,“剛才喝了多少?”

突如其來的問題使得陸今安懵了下,下意識回:“沒喝啊,哪兒來得及。”

壽宴還沒開始就散了,都沒能吃上席。

“沒喝就胡言亂語了,去掛個夜間急診瞧瞧腦子,我給你報銷。”

“……”

陸今安噎住幾秒,不服氣地想要再爭論,卻瞥見自家兄弟那涼颼颼的眼神,他識趣地把話吞了回去。

舉起雙手做投降狀,“我不說了行了吧。”

反正他就嘴硬吧,看他能撐到什么時候!

沒戲看了,陸今安也不想去當電燈泡,說:“那我先走了,明兒我再來看老爺子。”

霍璟博回到病房時,商滿月已經躺在沙發上睡著了。

身體蜷縮著,背對著他,即使是睡著,仍舊是一副防備抗拒的架勢。

他雙手插兜,垂下眼簾盯著她,眸底光芒晦暗不明。

商滿月在他面前,從來都是熱情似火,無論他多冷漠都會黏上來,不斷地刷存在感,趕都趕不走,讓他不勝其煩。

與他置氣,也不會超過二十四小時。

何曾像現在這樣,突然間跟換了個人似的。

到底是在玩什么花樣?

霍璟博閉上眼,沉下思緒,他又看了商滿月一眼,繼而去拿了毛毯過來。

商滿月其實沒睡著,她只是不想和狗東西說話,省得氣到自己,女人不能老生氣,要保護自己的乳腺!

可當他彎下腰輕柔地將毛毯蓋在她身上時,長長卷卷的眼睫毛還是不受控制地顫了顫。

他對她向來薄情,竟還會關心她?

若是以往,她不得心馳蕩漾,歡天喜地,覺得自己又可以了,偏偏……都準備要離婚,橋歸橋路歸路的時候才這樣!

打一巴掌再給一顆棗嗎?

呵呵,誰稀罕吶!

商滿月深呼吸,摁下亂七八糟的想法,直接睡去。

次日,霍老爺子在中午醒了過來,曾經精神健碩的老人奄奄一息地躺在病床上,惹得商滿月眼含淚光。

她緊緊握著他瘦骨嶙峋的手,聲音哽咽,“爺爺,你生病了,怎么不告訴我們。”

霍老爺子輕拍著她的手,語氣很是豁達,“生老病死,人之常情,我不說,就是怕你們這樣。”

“爺爺……”

“放心吧,既然我回來了,肯定會積極配合治療的。”霍老爺子安撫著她。

見商滿月眼角還是止不住地溢出眼淚,霍老爺子瞪向一旁的霍璟博,訓斥道:“沒看到你老婆在哭嗎?還不趕緊替她擦擦眼淚,一點眼力見都沒有!”

霍璟博:“……”

“我,我兒子,都是出了名的疼媳婦愛媳婦,怎么到了你這就基因突變了,你真的是我們老霍家的男人?”

霍老爺子滿臉質疑,要不是身體不允許,沒準立馬就要提溜著他去驗個DNA了。

霍璟博冷著臉,興許是看老爺子病著不想拂他的意,抽了兩張紙巾,粗魯地往商滿月臉上擦去。

商滿月暗暗攥緊拳頭,忍住了。

她也不想讓爺爺看出什么不對勁,而且配合完這次“恩愛”,她就能徹底解脫了!

商滿月努力做出嬌羞模樣,“謝謝老公。”

霍老爺子果然怒火立消,他拉住兩個人的手,疊放在一起,語重心長地囑咐。

“我活到這把歲數,好吃好喝好玩的也都經歷過了,知足了,現在我就剩下最后一個遺憾,就是還沒能看到你們的孩子。”

說著,他的視線不由地看向商滿月的肚子,期待地問:“還沒有消息嗎?”

商滿月臉色微變。

她倒是想有消息啊,可狗東西不播種,她能怎么辦。

正在她斟酌要怎么回答時,霍璟博低沉的嗓音響起,“爺爺,我們在努力了,會有消息的。”

商滿月愕然地抬眸,看著狗東西臉不紅氣不喘的模樣。

明明他一提要孩子就發火反對,哪來的臉說這樣的話?

驀地,她想到了什么,心瞬間涼了一半。

他這個話,不是在說她,那就是……在替江心柔肚子里的那個孩子做鋪墊?

所以,他是真的有要娶她進門的打算啊!

霍老爺子本來還想敲打孫子幾句,倒沒想到他這次態度還不錯,他還是冷哼了句,“你最好說到做到!要是再敢委屈我們滿月,看我不打斷你的狗腿!”

之后霍家的人陸陸續續過來探望。

他們來了,自然就將商滿月擠出去了,她也無所謂,樂得輕松。

反正爺爺情況也穩住了,她的任務等于完成了,接下來要向霍璟博索取報酬了!

她環視了病房一圈,沒看到人,皺了下眉,然后走出去。

霍璟博在走廊處打電話,聲音聽起來還挺溫柔的,她朝他走過去。

還沒等她靠近,霍璟博就掐斷了電話,像是生怕被她聽見什么。

商滿月不屑,她哪怕用腳指頭都能猜到他肯定在和江心柔打電話,還用聽嗎?

算了,她才不在意。

她站定在他面前,仰起頭,不冷不熱地開口,“陪你扮演恩愛的事我已經做到了,霍總,您是不是該給顧太太說情了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