86小說網 > 历史军事 > 她攜財產離婚前夫全球追妻霍璟博商滿月 > 第30章 你這樣的,挺好的

第30章 你這樣的,挺好的

商滿月就知道,江心柔這個白蓮花憋不出什么好屁。

“你不用問她,她一個落魄千金,還不得丈夫歡心,即將被掃地出門的棄婦能有幾個錢?這原價都已經掏空她了。”

江心柔笑得張揚,“可不像我……我男朋友疼我,讓我喜歡什么,可以隨便買。”

她朝著助理使了個眼色,助理將她的錢包送上,她從里面抽出一張黑卡,在眾人面前晃了晃。

商滿月一下子就認出來了,這是霍璟博的副卡,所以他也給了江心柔。

她還困惑呢,雖說江心柔事業發展是不錯,但雙倍價格卻是將近千萬,還不至于這么財大氣粗,原來是仗著霍璟博的財富了。

商滿月的心狠狠地顫了下。

她要到霍璟博的副卡時,高興得像個傻子一樣,她覺得霍璟博就是悶騷,嘴里不說,心里是喜歡她的,否則哪能對她這么大方。

如今看到這張黑卡,她才發覺自己簡直就是個笑話。

她以為的獨一無二,有所偏愛,實際上什么也不是!

“商滿月,怎么樣?沒錢就趁早走吧,別耽誤我的時間。”江心柔洋洋得意,將黑卡遞給導購,“再給我隨便挑兩件玉鐲子,一起結賬吧,動作快點,我忙得很。”

導購雙眸直接放亮。

這筆生意成了,她光拿提成就能拿到手軟了。

她舔了舔唇瓣,略帶著歉意朝著商滿月道:“商小姐,您不加價的話,那這個觀音像就賣給江小姐了。”

商滿月突地淡淡一笑,“好。”

江心柔還以為能看到她氣急敗壞,卻沒料到她不僅無動于衷,還能笑出來。

她是知道商滿月買觀音像是為了討顧太太歡心,好讓她消氣不告程讓,此時被她搶走了,她不應該是這個反應才對啊。

莫不是被氣傻了?

想著,江心柔心口無比舒暢,越發地得意。

她坐到了商滿月的對面,微微抬手,露出了手指上戴著的那個鴿子蛋的戒指,上面的鉆石奪目璀璨。

挑釁之意不言于表。

商滿月卻仿佛瞎了一樣,神情自如,就是沒任何反應。

江心柔難得找到讓商滿月吃癟的機會,豈能就這樣放過,她高傲地抬了抬下巴,“商滿月,你不走還在這里,莫不是還指望著能拿到這觀音像?”

她伸手取出觀音像,裝模作樣端詳了下,而后手一松。

觀音像直直墜地,身體立即磕了一小塊。

“哎呀,磕壞了呢。”江心柔捂唇,滿臉的惋惜,她又抬眸看向商滿月,“幸好啊,這觀音像已經是我的了,反正我也是買著玩的,壞了就壞了吧。”

本來還以為這樣就能打擊到商滿月了,畢竟她急需玉觀音去賠禮道歉,心頭好可遇不可求,不是隨隨便便買別的就能代替的,然商滿月居然也贊同地點了點頭,還感嘆了句。

“是挺可惜的,畢竟這么貴呢。”

江心柔:“……”

她沒事吧?真的腦子出問題了?

商滿月不緊不慢地再喝了一口花茶,而后拿出手機,發了幾條消息。

半晌,導購匆匆跑過來,道:“江小姐,您的卡被停用了,刷不出錢,您要不要換張卡?”

“什么?”江心柔正在喝茶,直接嗆了一口,劇烈地咳嗽起來,臉都漲成了豬肝紅。

她緩了下,怒斥,“不可能,那張卡不可能被停用的,是不是你們的機器出問題了?”

導購連連搖頭,“江小姐,我們已經試了很多次了,這張卡確實是被停用了。”

江心柔還要辯駁,突然間想到了什么,惡狠狠地瞪向商滿月,“是你,是你讓人停用我的卡的?”

她剛才看到她在發消息了。

商滿月倒也不否認,大大方方地點頭,“是我。”

“你……你憑什么停我的卡?”江心柔氣得胸口劇烈起伏,面色猙獰。

“當然是憑……我是霍太太,我們是夫妻,我自然可以支配他的財產,這就是戶口的力量。”

商滿月站了起來,居高臨下地蔑視她,“而你,你跳得再高,也不過是一個見不得光的小三。”

她又掃了一眼地上的觀音像,勾起唇角,“江小姐,這觀音像已經壞了,不能退了,只能自掏腰包買了,不過嘛……你財大氣粗,這點小錢想必也不會放在眼里的。”

“你……”江心柔快要吐血了,她確實事業發展的不錯,也賺了不少錢,但她開銷巨大,這將近上千萬,她也不是輕易能拿出來的。

她看著商滿月的笑容,驀地回過神,“你剛才是故意的?故意裝作不在意,激我砸壞觀音像,再讓人停了我的卡?”

“商滿月,你真的好歹毒!難怪璟博瞧不上你!”

商滿月無所謂地聳了聳肩,“江小三,與其在這里罵罵咧咧,還不趕緊去湊錢,要是你因為沒錢被抓了,那可就貽笑大方了呢。”

頓了下,她更是笑瞇瞇的,“哦對了,千萬別想著讓霍璟博來給你付錢,我已經通知狗仔過來了,今天這錢但凡是他出的,就坐實了你插足我們婚姻,是個不折不扣的小三。”

“日后,哪怕我和霍璟博離婚了,就霍家這種極其看重聲譽的百年世家,你休想嫁進霍家!”

江心柔氣得渾身發抖,臉色難看至極,偏偏一個字都反駁不得。

當年霍老爺子看不上她,不就是覺得她家世不夠,只是一個給人彈琴取樂的戲子嗎?

因此這幾年她非常注重提升自己的逼格,讓自己成為家喻戶曉,聞名國際的鋼琴家,以此來獲得霍家人的青睞,所以她之前非要上Z雜志社的專訪。

而且這里是大庭廣眾,商滿月這個賤人不要臉,她卻不能。

她不得不咽下所有的怒火,黑著臉打電話去湊錢。

商滿月此刻是神清氣爽,她譏諷一笑,拎起包包走人。

出了玉石軒,她一時有點茫然。

沒了這觀音像,短時間內她去哪兒找新的禮物呢?

“滿月,好巧。”

身后傳來了溫潤如水的聲音。

商滿月回頭,見到朗朗君子拾階而下,走至她的面前,沖著她微笑。

“羨之,你也來這里買東西啊?”

顧羨之揚了揚手中拎著的袋子:“不是,我母親在這里訂了鐲子,我過來幫她取。”

“這樣啊。”商滿月點了點頭,“所以剛才……你也看到了?”

顧羨之倒也坦誠,“看到了。”

“好像每次做壞事都給你看到。”商滿月感慨,“這是什么特別的緣分啊。”

上次在霍家老宅她“欺負”霍欣兒,這次她對江心柔“咄咄逼人”。

“我這樣的,你怕不怕?”

顧羨之輕笑,“我覺得你這樣的,挺好的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