86小說網 > 历史军事 > 她攜財產離婚前夫全球追妻霍璟博商滿月 > 第31章 又把他拉黑了?

第31章 又把他拉黑了?

這個回答出乎意料,商滿月不禁挑了挑眉。

這個圈子里的男人們擇偶更加地精明現實,除了看你家世,樣貌,身材,還有很重要的一點便是想要乖巧溫順,大方得體。

能帶出去撐場面,也方便拿捏,哪怕在外面再怎么亂來也不怕她會鬧。

清流不愧是清流。

“怎么這么看著我?我的臉上有東西?”

顧羨之的聲音拉回了商滿月的意識,她才發現自己一直盯著人看,她莞爾一笑,“沒有,就是覺得……你這樣的,也很好。”

商業互吹,禮尚往來。

顧羨之的唇角很淺淡地勾了下。

他想了想,道:“我認識一位玉石收藏家,有不少珍品孤品,你若是需要,我可以介紹給你。”

看看!

什么叫做車到山前必有路,柳暗花明又一村!

商滿月眸底的光瞬間點燃,點了點頭,“你真的是及時雨啊,我很需要,那就麻煩你了。”

顧羨之失笑,“不必客氣,我給他打個電話。”

他拿出手機,撥出電話。

聊完后,他垂眸看向商滿月,有些為難地說:“滿月,季老先生明天就要出國去看展了,歸期不定,如果你要去挑選禮物,只能今天,不過……季老先生住得有些遠,你可以嗎?”

“可以。”商滿月想也不想地應下。

遠有什么關系,能買到好的道歉禮物更要緊。

“好,那坐我的車去吧。”

顧羨之將車子開過來,商滿月坐入副駕駛座,車子駛入車流中。

是夜。

霍璟博驅車回到滿月灣,下了車,無意識地抬眸望了一眼二樓主臥的方向,燈光依舊是暗的

他幾不可見地皺了下眉,繼而大步入內。

陳阿姨迎上來,“先生,您回來了啊。”

霍璟博換了鞋,一邊脫著外套,一邊詢問,“太太呢?”

“太太還沒回來。”陳阿姨如實回答。

下午的時候她接到他的電話,說今天太太搬回來住,讓她晚上準備她的晚飯,結果一直沒等到太太回來。

霍璟博扯領帶的手頓住,“還沒回來?”

聲音雖淡,陳阿姨背脊上卻冒出冷汗。

小兩口鬧別扭也一段時間了,先生的情緒明顯低氣壓,她也盼望著太太趕緊回來呢,不然真的扛不住了。

她尋思了下,弱弱地提議,“興許有什么事耽擱了?先生,您要不打個電話問問?”

霍璟博沒說話,只面無表情地上了樓。

進了房間,扯下領帶丟至床上,他看了眼時間,拿起手機,撥打了商滿月的電話。

那邊傳來冰冷的提示音:您所撥打的電話不在服務區……

霍璟博俊臉當即沉了下來。

又把他拉黑了?要過河拆橋?

他點開微信,找出商滿月的頭像,發出消息。

【商滿月,知不知道幾點了?你人呢?】

【說好今天搬回來,一個小時內我要見到你的人!】

【商滿月,你最好別再試圖我的耐心,后果你承受不起!】

可發出去的消息也石沉大海,毫無回應。

商滿月本來以為顧羨之所說的有些遠,大不了就是郊區,萬萬沒想到,是快到隔壁市了。

高速上都跑了四個小時,抵達的時候已經是傍晚了。

好在他沒介紹錯,季老先生這邊收藏了好幾個玉石雕琢的觀音像,品質也是絕佳,與玉石軒那個不相上下。

原本季老先生是不想賣的,商滿月好說歹說,再加上他與顧羨之私交甚好,也就同意了,而且還是以友情價出售。

為了表示感激,商滿月做東請他們吃了頓飯,這才啟程回去。

路上又因發生了車禍堵了許久,因此顧羨之將商滿月送回滿月灣門口時,已經深夜十二點了。

商滿月看著眉宇間染著疲憊的顧羨之,頗為內疚地道:“羨之,今天真的謝謝你了,也麻煩你了,這次你真的幫了我大忙了,改天我再請你吃大餐!”

“好。”顧羨之也不推拒。

他推開車門下車,繞到后備箱,拎起裝著觀音像的袋子,遞過去。

商滿月小心翼翼接過,抱在身前。

她笑道:“那你開車回去小心。”

“嗯。”

顧羨之重新上了車,降下車窗,見她還站在原地,朝她輕輕擺手,“進去吧。”

車子啟動,駛離。

商滿月目送著車子消失在黑幕中,才轉身朝里面走去。

下高速時,顧羨之問她去哪,她原本是想回姜愿公寓的,畢竟她行李什么的還沒收拾。

因為季老先生宅子那邊信號不太好,她一直也沒看手機,這會兒才看到手機上狗東西發來的那些催命的消息,讓人想擰開他的天靈蓋。

她遲疑了下,還是回了這里。

別墅里一片黑暗,這個點霍璟博一般都已經睡了,他幾乎不熬夜,作息如老年人一樣令人發指。

商滿月輕手輕腳地換鞋。

她今天打了小三,還奔波了八個多小時,已經累懵了,實在沒力氣應付狗東西。

不料剛走到樓梯口,就聽到頭頂上方有腳步聲傳來。

她猛地抬頭,霍璟博雙手插兜,渾身寒意地站在階梯上,居高臨下地俯視著她。

眼神如刀刃,狠狠地刺向她,宛若來索命的暗夜修羅。

商滿月被嚇得心臟驟然一縮,腳下踉蹌了下,好在及時扶住了扶手才能站穩。

她撫著心口,深呼吸了好幾下,才緩回神。

她沒好氣地說:“霍總,您知不知道,人嚇人會死人的?”

霍璟博冷笑,“你要是不做虧心事,又何必怕。”

“……”

嘲諷誰呢,她不就是回來晚了點嗎?而且還不是拜他的真愛小三兒所賜。

“商滿月,打電話不接,發消息不回,你的手機是拿來當磚頭用的?還是你的耳朵是長得當擺設的?”

不聽不聽王八念經!

商滿月權當時運高聽不見,臉不紅心不跳地回:“啊,是嗎?我的手機沒電了自動關機了,所以沒看到。”

“不過,我又不是瞎逛,我是去做正經事的。”她將拎著的袋子提了提,“我這不是聽您的指示,去給顧太太買禮物了么。”

霍璟博黑眸掃過那袋子,薄唇抿了抿,牛馬不相及地開口:“你一個下午和一整個晚上,都和羨之在一起?”

商滿月怔住,而后反應過來,他應該是看到顧羨之送她回來了。

這沒什么不能說的,她點了點頭,“是啊,他正好……”

話還未說完,霍璟博沉聲打斷,“商滿月,我是讓你去找禮物,不是讓你去找男人的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