86小說網 > 历史军事 > 她攜財產離婚前夫全球追妻霍璟博商滿月 > 第32章 你真不是個男人!

第32章 你真不是個男人!

商滿月頓時滿頭問號。

她辛辛苦苦跑來跑去找禮物,怎么到他嘴里就如此齷齪,還是說,他就是要雞蛋里挑石頭。

“霍總,您自個兒喜歡在外面找女人,就覺得別人也喜歡這樣做事嗎?可別以己度人了,我沒有您這么無恥沒下限。”

頓了下,她冷冷補充著,“我就算要找,也會等離婚后,都躺在這墳墓里三年了,不至于就差這點時間。”

她著實是累得夠嗆,情緒也很難再維持著穩定,話落,她不再看他,徑直上樓。

偏生霍璟博不樂意放過她,一把拽住她的胳膊,將她拉住。

他的黑眸凝視著她,眸底翻滾著冰冷的怒意,“你還想再找?”

這話問得簡直可笑,而商滿月真的就譏笑出了聲,她抬起下巴,有些難以理解地說:“不然呢?我就非得吊死在你這顆歪脖子樹上?”

“霍總,您該不會以為,我和你離了婚之后,還得為您守著貞潔,終身不嫁了吧?做什么白日夢呢?”

“而且我覺得我的下一任一定很不錯,因為有你這個錯誤的例子在前。”

霍璟博臉色黑沉如墨,犀利的視線好似要將商滿月戳出幾個窟窿。

只是轉瞬,他便輕蔑道:“離了我,你還能找到更好的?商滿月,白日做夢的是你!”

商滿月:“……”

即便知道狗東西是有自信的資本,但這一刻還是被他的自信閃瞎了眼。

她的眼皮子都在打架了,懶得再與他嗶嗶,商滿月抽回手,沖著他豎起大拇指。

“啊對對對,您說得對,您說什么就是什么。”

霍璟博薄唇緊緊抿成了一條線,渾身的寒意不減反增,她這是什么態度?

他繃著臉還想要說些什么,手機鈴聲突然間響起,他掃了眼屏幕,到底還是壓下火,接聽了電話。

商滿月自然不會乖乖站在原地等他,二話不說朝樓上走去。

樓下躲在一旁的陳阿姨目睹完全程,不由地暗暗嘀咕,先生分明是因為一直聯系不上太太,怕她出什么事才一直沒睡等著,怎么見到人了就是不能好好說話呢。

現在的年輕人啊,就是愛瞎折騰。

商滿月快速地洗了一個戰斗澡,出來躺在床上的剎那,舒坦地輕呼一聲。

她忍不住地在床上翻滾了幾下。

不得不說,出去了這么久,她最掛念的就是家里的這張床墊了,當年布置婚房的時候,她讓人專門去定制了這張床墊,花了九百萬。

一分錢一分貨,睡感無比地好,深度睡眠的時候長,一覺醒來什么疲勞都能消失了。

她忍不住想,半年后離婚時,她要加多一個條件,就是要把這個床墊帶走!

迷迷糊糊正要睡著之際,霍璟博走了進來。

他在客廳已經洗過澡,裹著寬松的浴袍,頭發散落下來,水珠從半袒著的胸膛滑下,沒入衣內,帶著無聲的誘惑。

商滿月如今沒有心思欣賞他的美色,她本以為,都簽了半年要離婚的協議了,大家默契要分房住了。

結果他是幾個意思?

眼看著他邁著長腿幾步走了過來,掀開被子,便要躺下。

商滿月豁地坐了起來,一言難盡地看著他,“霍總,您覺得我們現在這樣的關系,還躺在一張床上合適嗎?”

霍璟博的動作微頓,他黑眸瞇起,上下掃視了她一眼,冷冷勾唇,“是不合適。”

喲,還算他有點自知之明,免得她多費唇舌了。

商滿月正要客氣地請他滾蛋,他不冷不熱地開口,“離婚之前,以免走漏風聲讓爺爺有所察覺,我沒有分房睡的打算,所以,你覺得睡一張床不合適,那……”

“地板和沙發,你隨便選。”

商滿月:“??”

什么玩意兒?

“你……”商滿月差點以為自己聽錯了,“不分房也就算了,你還讓我去睡地板睡沙發?”

狗東西真的是每天一個讓她生乳腺癌的小技巧啊!

她氣到壓不住情緒,直接開罵,“霍璟博,你真不是個男人!”

聞言,霍璟博俊美的臉龐上沒有任何情緒波動,只是突然間朝著商滿月壓了過來。

在她還沒能做出任何反應時就輕而易舉地壓在身下,鎖在懷里。

商滿月的心猛地一顫,雙手抵住他的胸膛試圖推開他,男人卻巋然不動。

他垂眸看著商滿月,似笑非笑的,“你不愿意睡地板或者沙發?”

“……這不廢話嗎?你怎么不去睡?”商滿月下意識地反駁。

“行,你非要和我一起睡,那就一起睡吧。”他答得十分爽快利索。

請問兩者前后有什么必然的聯系嗎?

商滿月心跳加速,臉頰漲紅,是被氣的。

然男女力氣懸殊,她現在連推開狗東西都費勁,更別提把他踹下床,或者趕出房間。

經過這么一番折騰,霍璟博的睡袍越發地松垮了,胸肌腹肌若隱若現,商滿月自個兒也沒好到那兒去,睡衣被扯得露出了白皙的鎖骨和肩膀。

夜里安靜,兩個人的呼吸此起彼伏,聽著聽著都有些曖昧的感覺。

商滿月明顯感覺到身上男人的目光多了一抹灼熱。

她蹙眉,狗東西從來都不是什么君子,再糾纏下去鬼知道會發生什么事,

“好,我去睡沙發,行了吧?”商滿月無奈妥協,“您能起開了吧?”

霍璟博眸底快速掠過一抹不明所以的暗光,倒還是松開了她。

商滿月沉著臉抱起自己的枕頭和被子走至沙發那邊,躺下后,直接背對著他。

幸好沙發也是她精挑細選的,很寬敞,舒適感也絕佳。

反正她也不會一直睡沙發的,按照婚后狗東西回家的頻率,估計這半年,他也回不了幾次。

思及此,她心滿意足地閉上眼睛。

沒想到第二天醒來時,商滿月驚訝地發現自己居然躺在床上,她擁著被子坐起來,眼神頗為迷茫。

她扭頭去看身側,霍璟博已經不在了。

什么情況?難道是她自己認床,半夜睡著睡著自己爬上來了?反正絕對不會是狗東西把她抱上來的。

她煩躁地抓了抓頭發,那狗東西豈不是又要自信了?

都怪這床墊的誘惑!

商滿月拿起手機看了眼時間,快要中午十二點了,難怪她餓得肚子都在抗議了。

洗漱后下樓,商滿月直接走進餐廳,正準備讓陳阿姨給她弄些好吃的,腳步猛地一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