86小說網 > 历史军事 > 她攜財產離婚前夫全球追妻霍璟博商滿月 > 第35章 我真該死啊!

第35章 我真該死啊!

這屬于哪壺不開提哪壺,霍璟博涼颼颼的視線掃向他。

陸今安背脊驟然一涼,瞬間宛若置身于南極,他眼明手快,當即輕輕地給了自己一嘴巴子,罵道:“哎呀我真該死啊!說什么大實話呢!”

“你很閑?”

男人面無表情,語氣雖淡淡的,卻已不怒自威,為了自個兒的小命,陸今安唯有舉起兩根手指,在嘴唇上做出拉鏈的姿勢。

霍璟博因為今天早上的事本就心情不好,此時更是半分好臉色都沒有,他坐到辦公桌后,頭也不抬地下逐客令。

“沒事就滾,沒空招待你。”

陸今安摸著下巴一琢磨,瞧他那一臉的怨夫樣,一看就是欲求不滿,他當初都跳預言家告訴他,這次商滿月應該是鐵了心要和他斷,他卻不相信。

看,這不一一應驗了么。

從小到家,霍璟博何曾吃過這樣的癟,作為鐵子,他的評價是:好看,愛看,多來點!

他張了張口,還想要再挖點細節,然霍璟博就像是腦袋上長了雙眼睛一樣,率先警告他,“再多說一個字,非洲那邊的業務……”

“好嘞,我立馬滾!臣告退!”

陸今安腳下抹了油,轉身就要走。

下一秒卻又聽見男人低沉的嗓音,“回來。”

陸今安一個急剎,調頭,賠笑,“皇上您還有何吩咐,小安子上刀山下火海必給您辦到!”

霍璟博利索地簽完一份文件,抬頭,黑眸瞇了瞇,啟唇,“你盡快安排個飯局,給羨之接風吧,我們也好久沒一起聚聚了。”

這種接風洗塵的事兒,向來都是陸今安牽頭,他本來也準備找個時間組局了,倒沒想到霍璟博會主動提起,還要盡快?

怎么感覺有點不對勁啊?

不過轉念一想,霍璟博自小性子冷,為人也有些孤家寡人那個味兒,在圈內除了他這個好兄弟,比較親近的就是顧羨之了。

雖然兩個人因為從小都很優秀,一直被對比著長大的,但也沒有成為敵人,反而是成了朋友。

盡管后來顧羨之出國去深造工作,也并未有多疏離。

“行,我來安排。”

霍璟博揮手,“退下吧。”

陸今安:“……”

這一刻,他無比共情商滿月,霍璟博確實是個名副其實的狗東西!

從顧宅出來,商滿月把程讓送回家。

臨走前,她再次叮囑他,“少惹是生非,這次是有驚無險,下一次就未必了,我不是每一次都能兜得住的!”

程讓難得不再反駁,而是突然問了一句,“姐,你認識顧羨之哥哥?”

剛才她和顧太太的對話,他在一旁全都聽到了。

“認識啊,你問他做什么?”

商滿月有些奇怪地看著他,大抵是因為對霍璟博印象不好,再加上他老被圈內那些公子哥千金小姐瞧不起,他從來不會好奇這些人的。

豈料他雙眸一下子變得明亮,聲音都輕快起來,“姐,你們熟嗎?他是我的偶像,你能不能幫我要張簽名照?”

瞬間變成了追星小迷妹樣。

商滿月懵了,“你……你不是不喜歡上流圈那群人嗎?不是總說物以類聚人以群分,不屑與之為伍嗎?顧羨之怎么就成了你的偶像了?”

程讓平時喜歡裝酷,話都不會多說兩句,更何況與人爭論,此時卻是想也不想地反駁了。

“顧羨之哥哥和他們不一樣!聰明有禮貌,又是救死扶傷的醫生,就算家世好也不會以此來欺壓別人,那群人連他一根手指頭都比不上!”

“還有那個霍璟博,我就沒看出他哪點比我的偶像好,姐,如果顧羨之哥哥是我的姐夫就好了!”

商滿月:“?”

你夸你偶像就夸,扯我頭上干嘛!

她現在還是有夫之婦,可不想和霍璟博那個渣男那樣玩什么婚內出軌的齷齪戲碼。

她這個人是有原則有底線的!

“別亂說話,顧羨之那么好的男人,你姐我是沒這樣的好福氣的!”

他可是有白月光,一心一意的人。

程讓搖頭,脫口而出:“怎么沒有?三年前要不是……”

話說到這里,他猛地意識到了什么,戛然而止了。

“要不是什么?”商滿月見他奇奇怪怪的,追問道。

程讓眼神里閃過隱忍,到底還是憋了回去,“沒什么了,姐,我不會再惹事,不會再給霍璟博奚落你的機會,你放心吧。”

“還有,你也對自己好一點,等我畢業了,我會努力賺錢,到時候我來養爸媽,養你,再不讓霍家那些人欺負你了!”

商滿月的鼻子一下子酸酸的,眼底有著薄薄的淚光浮現。

臭小子,還真的是長大了。

她連忙轉過身,快速地抹了一把眼角的淚,再開口時是故作硬邦邦的,“行了,誰能欺負得了你姐啊,你好好學習,其他的不用你管,走了。”

說罷,頭也不回地上了車。

商滿月拎著行李箱回到滿月灣,陳阿姨見狀,高興地說:“太太,您可算是回來住了,小兩口哪有什么隔夜仇啊,都是床頭打架床尾和……”

陳阿姨是他們結婚入住這兒后,一直跟著他們的,是他們忠實的CP粉,每次他們吵架,陳阿姨比他們還著急上火。

商滿月戀愛腦上頭的時候,與陳阿姨一拍即合,覺得她說的話可好聽了,這會兒,簡直要多辣耳朵有多辣耳朵。

和?和個錘子!

但還得演半年恩愛夫妻,總不能此時露了餡,為了耳根清凈,她露出尷尬不失禮貌的假笑,然后打發陳阿姨去幫她收拾行李了。

她坐在沙發上,拿出手機,點開微信,正準備給顧羨之發個道謝的消息。

無論是他幫她買到道歉禮物,還是他幫忙說情,都是幫了大忙了。

正編輯著,門口傳來聲音。

商滿月下意識抬頭一看,霍璟博修長的身軀赫然出現在玄關,正在換拖鞋。

這才幾點啊,就回來了?

她掃了一眼手機,才下午五點,她眼里閃過疑惑,嘴巴比腦袋快,“霍總,霍氏不會要倒閉了吧?”

霍璟博動作一頓,他大步走了進來,雙手插兜,居高臨下地俯視著她,聲音嘲諷:“霍氏要倒閉了,你那準備離婚卷錢跑的如意算盤可就要破滅了。”

真的是半句不讓,話不投機半句多!

商滿月翻了個白眼,懶得和他計較。

她起身,準備回臥室,見到他就煩。

霍璟博一把扣住她的手腕,將她拉回身前,一如既往地命令式的口吻,“今晚上有個私人飯局,你和我一起去,給羨之接風洗塵……”

商滿月聽到“私人”兩個字時,直接拒了,“不去。”

合同只規定了正式場合才需要配合秀恩愛!

她怕她再和他待在一起,會控制不住自己的暴脾氣,分分鐘給他爆頭!

她甩開他的手就走,可走了兩步,又驀地回頭。

“你剛才說什么?再說一遍。”

霍璟博被她拒絕,神情不悅,冷冰冰地重復:“晚上有個私人飯局,你和我一起……”

這次話沒說完,商滿月果斷搶答,“去,我去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