86小說網 > 历史军事 > 她攜財產離婚前夫全球追妻霍璟博商滿月 > 第36章 丑

第36章 丑

她正尋思著怎么和顧羨之表達感謝呢,能當面道謝肯定比在微信上說更有誠意,而且也避免了私下兩個人單獨見面。

雖然說她是沒有任何奇奇怪怪的心思,顧羨之這等正人君子更是不可能對她有非分之想,但姜愿的話多少還是讓她有些別扭,避避嫌也是應該的。

霍璟博陰沉的臉色并未因商滿月及時改口而得到緩和,反而薄唇緊抿,眸光越發地晦暗。

所以,她是聽到了顧羨之去,才愿意去的?

商滿月無意瞥了一眼他,只感覺狗東西的情緒真的是越來越不穩定了,她都答應去了,還這幅死樣子。

真難伺候!

不過與她無關,商滿月當即拋之腦后,丟出一句,“那我上去換衣服了。”

繼而頭也不回地上樓。

解決了顧太太這件棘手的事,商滿月心情不錯,換了身漂亮的裙子,再坐在梳妝臺前化妝。

以前她為了符合霍太太的身份,妝容基本上是往端莊典雅上靠,所以會顯得略微老成。

如今她只需要取悅自己,恰好最近刷短視頻的時候學了一個粉嫩的桃花妝,她便順手化了出來。

完成后仔細一瞧,整個人粉粉嫩嫩的,十分青春洋溢,美麗動人。

她站在全身鏡前,臭屁地自我欣賞了會,還轉了個圈。

透過鏡子,見到霍璟博不知道何時站在她身后,黑眸微微瞇著,正在打量著她,眼神晦暗不明。

商滿月見狀,輕挑了挑眉,優雅轉身面對他,撩撥了一下長發,問:“我的新妝容,怎么樣?”

男人的視線定定地落到她桃紅的臉蛋上,她今天梳了一個公主頭,別著閃閃的夾子,絨質的黑裙子將凹凸有致的身段完美地展現了出來,兩條長腿又細又直。

可愛中透著小小的性感,十分迷人。

與她以往那沉重老氣的妝造完全像是換了一個人。

霍璟博喉結不自覺地滾動了下,可想到了什么,一開口便是冷冷的口吻,“丑。”

“而且庸俗低級!”

“商滿月,你的審美呢?狗吃了?”

商滿月:“……”

她就多余問他,這種能被江小三勾了魂的狗東西能有什么眼光?

好心情全沒了,商滿月控制住怒火,道:“我好了,可以走了。”

“你準備穿著這種不正經的衣服出去招搖過市?”

霍璟博卻徑直走至更衣間,很快拎著一套衣服出來,摔到了床上,“換這套。”

商滿月看過去,是一如既往地老氣陳秋的套裝,她到底沒忍住,翻了個白眼。

“我的裙子怎么不正經了?我就要穿這個,不換!”她氣笑了,以前她在他面前穿什么,他看都懶得看一眼,現在屁事咋這么多呢。

“你看不慣別看唄~”

商滿月拎著包包和準備好的禮物,抬腳就要往外走。

“商滿月,你現在還是霍太太,你出去代表的是我的臉面,怎么?以為程讓的事解決了,翅膀又硬了?”

霍璟博眼神冷沉,直勾勾盯著她,“你的好舅舅不管了?婚不想離了?霍氏百分之五的股份不要了?”

“你真覺得我拿你沒辦法是吧?”

短短幾句話,直接捏住了她的命脈,商滿月的腳步怎么也邁不出去了。

手用力攥了攥,她努力擠出笑容,“好,您是甲方,您說了算。”

商滿月拿起那套衣服,嘴里一邊暗暗罵罵咧咧,一邊去浴室換掉。

坐上車后,霍璟博臉色似是稍緩,商滿月卻越想越氣,拿出手機,在微信上對著姜愿瘋狂吐槽。

姜愿也不知道是不是在忙,一直沒回復,以至于那口憋屈氣,還是沒能紓解出來。

晚飯約在霍園,是霍氏的產業。

霍璟博走至包廂門口時,突然停下腳步,扭頭看向她。

商滿月困惑,“干嘛?”

“挽住我。”

“?”

霍璟博言簡意賅地解釋,“這頓飯除了是為羨之接風洗塵,同時也是因為我們結婚的時候,羨之沒能回來吃到我們的酒席,便一起辦了。”

商滿月是萬萬沒想到,還有這一層意思呢。

作為小夫妻,一同招待他的好兄弟吃飯是沒問題的,結婚這三年,她都在期盼著,霍璟博能夠帶她去見他的兄弟們,介紹給他們認識,畢竟這等于愿意讓她進入他的社交圈,愿意接納她了。

可是想了又想,甚至她還暗搓搓暗示過,霍璟博就是不接這一茬,后來她有一次撞見了霍璟博帶著江心柔在和他的朋友們吃飯。

那時,她站在門外呆滯地看著,作為明媒正娶的妻子,她卻不敢上去要個解釋,就怕惹惱了霍璟博,他順勢就不要她了。

那個晚上,她蒙著被子在床上哭了一晚上,之后就沒再想過這個事情,還卑微地安慰自己,不見就不見吧,也沒什么大不了的。

反正,至少霍太太還是她,不是嗎?

這一刻,曾經心心念念,日思所想的事情冷不丁地實現了,她不僅沒有半分喜悅,反而覺得無語和荒唐。

在她已經放棄,什么都不想要的時候,他再做這些,簡直可笑。

若是知道他今天還打著這個主意,她是絕對不會同意來吃這個飯的,吃了也消化不良好不啦?

“你什么表情?”霍璟博似是看到她的臉色有異,出聲詢問。

商滿月皮笑肉不笑,“霍總,你要早說是這樣,我就不會來。”

別說挽他胳膊裝親密了,她現在不卸他一條胳膊就很給面子了。

“商滿月,別說我沒提醒你,羨之現在是爺爺的主治醫生,又是爺爺最信任的人,他若是看出什么端倪,爺爺哪兒絕對瞞不住。”

爺爺……

對,霍璟博此等大孝子,做什么不都是為了爺爺么。

宛若當頭一棒,商滿月幾不可見地自嘲一笑。

她剛才心里竟又因他一個舉動生出些許漣漪和委屈。

閉了閉眼,一瞬間收起自己那些矯情的心思,她揚起笑臉,主動挽住霍璟博的胳膊,進入戰斗狀態。

“霍總您放一百個心,我今晚上絕對拿出在床上對著你裝一高一潮時的精湛演技,保證無懈可擊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