86小說網 > 历史军事 > 她攜財產離婚前夫全球追妻霍璟博商滿月 > 第41章 我的人不能被欺負了

第41章 我的人不能被欺負了

寶,快去看微博熱搜!!】

商滿月本以為姜愿是在說江心柔的事,她直接回:【昨晚上就已經看到了。】

不料那邊很著急,語音電話彈了過來。

商滿月驚訝,移動手指,接通了電話,“怎么了?”

“滿月,我說的不是江心柔的采訪,是你的訪談上熱搜了!”

她的訪談?

她回歸雜志社后,就做了一個任務,是關于下鄉采訪的。

商滿月將語音畫面縮小了,迅速地點開了微博,果不其然,她下鄉訪談的新聞已經發了出來。

Z雜志社的官博直接置頂了這個微博,還高調宣布他們的首席記者M回歸了,這是回歸首作。

以前商滿月并沒有露過面,這也是第一次曝光在眾人面前,誰也沒有想到,當年能夠深入虎穴,揭曉那么大的一則新聞的記者,會是個嬌滴滴的美嬌娘。

美貌絲毫不影響她的實力,而且在下鄉的那些時間里,她沒有半分嫌棄,與當地人相處得很融洽,視頻里,她的笑容明媚可人,宛若冬日里的暖陽,照得人心暖暖的。

為了幫當地村民推銷他們因疫情滯銷的水果,她還幫他們開啟直播,認真教導他們怎么做,不厭其煩地回答所有的問題。

本身就是個有意義的事情,再加上她的名氣和實在是……長得太漂亮了,這個新聞一出,熱度不停地飆升。

很快就力壓了江心柔那個采訪的熱度,飆到了榜一,后面還跟著一個紅色的爆字。

同個時間段的新聞,路人們肯定會對比討論,特別是江心柔為了突出自己,一直讓粉絲帶著她的美圖在瘋狂安利。

此時此刻,商滿月和江心柔不可避免就被推出來比美了。

江心柔的視頻CUT和照片,全都是妝造齊全,傾盡力氣打扮出來的美,商滿月則是……為了融入鄉村,她基本上沒化妝,素面朝天,衣著也樸素。

可她的骨相長得極好,皮膚又白又嫩,如剝了殼的雞蛋,哪怕在Z雜志社這樣死亡高清的鏡頭里,都找不出瑕疵。

這種純天然的美麗,和江心柔那種滿臉科技感的美成了巨大的對比,狠狠地戳中了觀眾們的心。

有一個營銷號趁機開了一個投票,問觀眾更吃誰的顏。

江心柔的粉絲哪能讓自己的正主被比下去,一窩蜂沖過去投票,一開始拉了商滿月很多票。

而且她們的粉絲特別霸道,只要有路人說商滿月更好看,就會被她們追著罵,罵她們沒眼光,是商滿月請來的水軍。

一來二去,吃瓜群眾們直接逆反了,還不讓人說真話了?

他們最煩被按頭安利,開始齊刷刷地給商滿月上票。

最終毫無疑問,商滿月不費吹灰之力艷壓了江心柔。

于是,【M記者回歸】【商滿月艷壓】【顏值與實力并存的女人】等諸多話題沖上了熱搜,把江心柔的熱度全壓了下去。

姜愿在電話那頭笑得合不攏嘴,“我昨天收到消息,江小三花了巨款請水軍給她造勢,結果這么一鬧,替你做了嫁衣,現在江小三肯定氣吐血了,賠了夫人又折兵!”

姜愿是霍氏集團公關部的老大,業內那些消息,都逃不過她的耳朵。

商滿月不是什么圣母,自然樂得見江心柔倒霉,只不過……

她眸底閃過一絲困惑,打開手提電腦,編輯了一封郵件,發送給了社長大人。

【社長大人,鄉村的那采訪,不是預訂下周才發布嗎?】

一分鐘后,社長大人回復。

還是那樣言簡意賅的風格:【我讓提前了。】

商滿月:【所以您是特意挑的日子?】

社長大人:【嗯,我的人,不能被欺負了。】

商滿月看著那句話,唇角緩緩勾起。

還是一如既往地護短吶……

緊接著又來了一句:【當然,也是因為你愿意接這種下鄉的苦活,再加上你本身顏值過硬,才能掀起這場戰斗。】

換言之,但凡換一個實力不足,顏值不夠的,吸引不了觀眾的注意力,那就起不來任何波瀾。

商滿月更是笑得眉眼彎彎,沒有女人不喜歡聽別人贊美她的話。

站在雜志社的利益上,社長大人不會拒絕霍璟博與他提出的資源置換,但站在他個人立場上,他是力挺她的。

因此,讓官博置頂她回歸的微博,故意挑在江心柔熱度最高的時候,把她推出來,除了她本身實力和顏值夠,便是接著觀眾們的逆反心理,把江心柔徹底踩下去。

畢竟,民意洶涌起來,是資本壓不住的。

商滿月一邊感激,又一邊感慨,社長大人不愧是干媒體的,玩弄輿論真真是一把好手。

難怪W雜志社在他手里擴大至今,成為紙媒龍頭。

幸好,她不是他的對手。

商滿月連忙表示:【謝謝社長大人,我之后會跑更多有價值的新聞回報您的。】

她一直沒說話,姜愿困惑,喊道:“滿月,還在聽嗎?”

“在呢。”商滿月被拉回思緒,順手就將社長大人這一手筆給說了。

姜愿也是沒忍住,贊嘆道:“大boss果然是大boss,一出手就知有木有!對了,他多大啊?長得帥嗎?結婚了嗎?”

話題一下子跳到了相親市場。

商滿月無語,“你問這個干嘛?”

“八卦是人類的本質啊,而且這位神秘的社長大人,江湖上只聽說他的名號,一直沒露過面,我們圈內都好奇死了好不啦。”

這個倒是,別說外人好奇,其實商滿月自己也極是好奇的。

然而,她并沒有見過社長大人,也不知道他長什么樣子,多大年紀,個人情況如何,每次聯系都是郵件。

她也曾向其他同事打聽過,也都一無所知,只能確定,他是一位男士。

而且是一位運籌帷幄,頭腦極其聰明,眼光好還護短的好上司。

她如實回答,“我真不知道。”

姜愿失望,但很快又釋然,“算了,能有如此手段,還能把W社運營得這么好的,估計也不會是個小年輕,沒準是個大腹便便的中年人或者老頭子了。”

“畢竟,也不是誰都能和我們璟博哥和羨之哥那樣,年紀輕輕就事業有成,手腕強硬。”

聽到狗東西的名字,商滿月一秒變臉,笑容消失得干干凈凈。

她也不繞彎子,直接開口點破姜愿的意圖,“你又是來給狗東西當說客的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