86小說網 > 历史军事 > 她攜財產離婚前夫全球追妻霍璟博商滿月 > 第45章 她都病成這樣了還……

第45章 她都病成這樣了還……

似是看出了她的想法,霍璟博皺眉,他將勺子塞到她手里,語氣里帶著明顯的不滿,“煮個粥也不難。”

言下之意便是他自己煮的?

可他這金尊玉貴的大少爺,平日里從不進廚房的,居然自己動手了?

商滿月那口粥就這么頓在了唇邊,猶豫了下,她還是誠心發問,“不會有毒吧?”

霍璟博氣笑了,“你的小命還沒值錢到讓我來陪葬。”

商滿月壓制住翻白眼的沖動,這才注意到霍璟博并沒有穿著家居服,而是襯衣西褲,扣子解了三顆,袖子也挽了起來,小臂上的肌肉線條很是性感,充斥著力量感。

只是那襯衣上褶皺明顯,胸口處還有明顯的汗漬干涸后的痕跡,而他眸底染著紅血絲,下巴處也有細小的胡渣冒了起來。

這么看,他所言非虛,從外面趕回來后一直在照顧她,知道她醒來會餓,還特意煮了清淡的粥給熱著。

見她終于理清來龍去脈,霍璟博臉色稍緩,指尖輕推了推那碗白粥,他意味不明地說,“雖然我第一次煮,但我嘗過了,味道還可以,吃吧,不是餓了嗎?”

商滿月回過神,抬眸看他,瞬間就品出了他話里藏著的“求夸”的意味。

也是,天之驕子第一次下廚房煮粥呢,能不讓人感動嗎?

商滿月扯出一抹笑,卻沒按劇本走,“霍總,就一碗白粥而已,不知道的還以為你給我煮了滿漢全席呢。”

“都2420年了,咱整點實際點的行不?”

霍璟博:“……”

商滿月朝他伸出手,“把我手機還我,我要點外賣,就算只能吃清淡的,我也不喝你煮的白粥!”

她早不是那個給點甜頭就暈頭轉向的傻子了。

霍璟博萬萬沒想到她竟是這般不領情,臉色沉了下來,心情也被她攪得煩躁不已。

該死的楊戈,還說什么女人就吃這種細節,商滿月根本不吃這一套。

他一把拉過椅子坐了下來,黑眸深深瞇起,眸底鋪滿了陰沉。

臥室里的氣氛霎那間變得壓抑。

若是以往,商滿月最怕見到他不高興了,其實也不是怕,就是因為她喜歡他在意他,就不想要看到他冷著臉,然后就使勁在自己身上找原因,是不是做的不對啊,是不是哪里惹到他了。

瘋狂自我PUA后,她就更加小心翼翼,一點點失去了自我。

如今他還想以這種方式拿捏她?他簡直在想屁吃!

商滿月仿佛沒看見,仍舊朝他伸著手,重復道:“把我的手機還給我!”

霍璟博與她無聲對峙幾秒,冷不丁開了口,“商滿月,要怎么樣你才能收起你的陰陽怪氣,變回正常?”

“…………”

商滿月難以形容自己此刻的心情。

在狗東西眼里,她幡然醒悟后的所有舉動,都是不正常的,只有卑微愛著他,才是她正常的人設是吧?

她的眼眶驟然一酸,為自己曾經不顧一切的付出感到難過。

她垂下眼簾,不讓他看到她眸底蓄起的淚意,用滿不在乎的口吻說,“是不是我說什么你都答應?”

霍璟博好整以暇坐著,優雅地整理著袖子,“你說。”

商滿月暗暗吸了吸鼻子,既然他都這么問了,當然是人有多大膽,地有多大產。

她毫不猶豫開口:“你分我一半身家,你愛聽什么話,我就說什么話。”

只要錢給到位,她也可以拿出影后級別的演技!

“……做夢去吧。”

毫不意外的回答,商滿月嘲諷一笑,“男人的嘴,果然是騙人的鬼。”

“不過……”

他停頓了下,拿起自己的手機,快速地操作了也一番,緊接著,他從兜里摸出她的手機,丟回她的懷里。

商滿月不明所以,抓起手機看向屏幕,看到新收到的銀行信息,雙眸驀地瞪大。

是來自于霍璟博的轉賬,數額還挺大。

“這是什么意思?”

前一秒讓她做夢去吧,下一秒又給錢了?精神分裂還是怎么著?

霍璟博靠著椅背,雙腿優雅交疊,黑眸瞥向她,并不解釋,只道:“不想要?那就還回來!”

商滿月下意識地將手機捂在懷里,連連搖頭,“給了我就是我的,你休想拿回去。”

那見錢眼開的小模樣使得霍璟博一嗤,下巴朝著那碗白粥點了點,“把粥喝了。”

商滿月頓悟了。

這是換了個招數,直接拿錢砸她了。

下一秒,她立即滿臉笑容,不再有任何抵抗,“好嘞,我這就喝。”

和什么過不去,都不會和錢過不去。

這碗白粥加了金錢的味道,真香~

她乖乖喝粥了,霍璟博心里梗著的不舒服緩和了些,可一想到她是看錢份上才吃的,心口又有點堵。

他盯著她,冷哼,“這么點錢就開心成這樣,還非要和我離婚做什么?”

當霍太太,是享之不盡的榮華富貴,他也并未限制過她花錢。

商滿月一邊吃著價值五位數的白粥,一邊回:“那不一樣,自己賺的錢,和靠老公施舍的錢,我選前者。”

起碼不會在鬧崩的時候,被指責是好吃懶做,只會靠男人的吸血鬼。

霍璟博皺眉,顯然對她的話不滿,動了動唇瓣,正要說些什么,手機鈴聲忽地響了起來。

他接了起來,很快,那張俊臉上的怒意如同冰雪遇到艷陽,迅速消融,只剩如沐春風。

商滿月咬著勺子,動作有很微小的凝滯。

還能有誰,可以讓狗東西的心情瞬間陰轉晴呢,不用猜就知道是他的真愛江小三。

霍璟博起了身,邁著長腿,大步離開了房間,說話的聲音漸漸遠去。

好一會兒,商滿月才側過頭,看到那已經空了的椅子。

還是這樣,哪怕人回來了,心卻還是在別的女人身上,幸好剛才,她并沒有動搖。

其實她也不過吃了幾口粥,卻突然間飽了,一點胃口都沒有了。

放下筷子,移開小桌板,因為身體還是虛,她又重新躺了下去。

閉上眼卻沒有困意,她便拿起手機,手機屏幕上顯示著十幾通未接電話,大多數來自顧羨之,有兩通是姜愿的。

點開微信,他們的消息也都跳了出來。

顧羨之:【滿月,你好點了嗎?】

姜愿:【寶,對不起,你給我打電話的時候我沒看見,聽璟博哥說你發燒了,你怎么樣了啊,醒了給我消息。】

無論如何,還是有人真心關心她的,商滿月心里微暖。

她正準備一一回復報個平安,顧羨之的電話打了過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