86小說網 > 历史军事 > 她攜財產離婚前夫全球追妻霍璟博商滿月 > 第47章 你真陷進去了?

第47章 你真陷進去了?

商滿月閉上了眼睛。

本來以為會睡不著的,可大抵還是虛,意識漸漸模糊,暈暈沉沉中,她好像聽到了車子駛離的聲音,又好像只是幻覺。

不過,誰在乎呢。

港城今晚又下了一場雨,溫度驟降,冷意夾雜著濕意,又冷又黏,讓人極是不舒服。

陸今安走入酒吧包廂時,見到霍璟博那張俊臉,比外面的雨還要冷,他不禁打了個寒顫。

輕拍了拍皮衣上沾著的雨漬,他走過去坐下,自己倒了杯酒,喝了口暖暖胃,隨即不怕死地湊過去。

貼臉開大,“璟博,心情不好吶?”

霍璟博修長的手指捏著酒杯,漫不經心地搖晃著,“哪只眼睛看到的?”

就他坐在角落里,一聲不吭喝悶酒,免費給包廂制造冷氣,他得多瞎才看不出?

陸今安主打一個實話實說,他用手指撐起自己的兩只眼皮,凹出卡姿蘭大眼睛,“我兩只眼睛都看見了。”

男人沒說話了。

他的身體往沙發上一靠,懶洋洋地掀起眼皮,不冷不熱地睨著他。

驟然一股涼意從腳底冒了起來,陸今安感覺到某人的眼神如同一把利刃戳在他脖頸處。

識時務者為俊杰,他當即改口,“一定是我看錯了,是我的問題,我,我真該死。”

他一連喝了三杯酒,以示歉意。

酒意慢慢涌了上來,身體也暖和了,陸今安脫了外套搭在一旁,干喝酒,還是對著一個渾身散著冷意的大老爺們,著實無趣。

于是乎……

陸今安支著下巴,又開始套話,“璟博,你是不是又和嫂子吵架了?可是你急匆匆趕回來不是要照顧生病的商滿月嗎?這種時候是感情升溫最佳時候,怎么還能出問題?”

他為什么要放棄溫暖的被窩和床上性感的辣妹趕來,不就是為了聽這一出八卦的嗎?

真的是哪壺不開提哪壺,霍璟博殺人的目光又掃了過來,他重重地放下酒杯,“這么好的酒都堵不上你的嘴是吧?”

陸今安遲疑兩秒,還是迎難而上,“在我面前,你就別裝了,有什么煩心事和我說說唄,知心小陸在線為你答疑解惑!”

今天這個賤,他一定要犯!

霍璟博眸底暗光一閃,一掌蓋在他貼上來的臉龐上,正要嫌棄地推開,忽地又想到了什么,動作頓住。

“咳。”

他雙腿優雅交疊,端起酒杯一口飲盡,薄唇抿了抿,才低聲道:“我有個朋友……”

陸今安含著一口酒,差點沒噴出來。

好家伙,無中生友雖遲但到。

他憋著笑,一臉真誠地鼓勵,“嗯,你的朋友……怎么說?”

霍璟博似是真的挺困擾的,他揉了揉眉心,接著說,“他……女朋友原本一直追著他的,可是忽然間對他很冷淡,不是陰陽怪氣就是尖酸刻薄,甚至我,那朋友都已經刻意忍讓示好了,她都還是不領情。”

說著,他看了他一眼,“你不是自稱婦女之友嗎?說說看,我……那朋友的女朋友,到底怎么回事?”

結婚以來,霍璟博自詡還算了解商滿月的,對她來說,最重要的就是錢和她的好舅舅。

只要有錢可以讓她無限揮霍,再讓她舅舅能夠過得舒心,她便可以萬事大吉了。

這三年,他們也一直都是這種相處模式,她要什么,他都滿足了,所以他真的無法理解,她最近連番的作妖是為何。

簡直比任何一個大項目還要讓人頭疼。

“臥槽,所以你去和嫂子示好,還被嫌棄無視了?”

陸今安吃到了驚天大瓜,整個人差點跳了起來,“這也太刺激了吧!”

堂堂霍大少爺,霍氏集團最年輕有為的掌舵者,之前對他的鵪鶉小媳婦不屑一顧,如今竟被反將了一軍。

他就知道,追妻火葬場這個劇情終將會發生!就是沒想到來得這么快!

霍璟博的臉色沉如鍋底,他強調,“是我的一個朋友,不是我!”

轉念一想,他所有的朋友陸今安都認識,有點站不住腳,他冷冷又補充了句,“就是楊戈!”

此時此刻,等在外面的楊戈,不由地連續打了好幾個噴嚏。

陸今安:“……楊戈啥時候交女朋友了?”他怎么不知道?

“是我在問你,不是讓你問我的。”

霍璟博又倒了杯酒,借著喝酒掩飾著什么,冷著臉警告:“能回答就好好回答,不能就閉上你的嘴,我不想聽你說廢話!”

知道再調侃下去,他可能豎著進來,得橫著出去,陸今安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鏡,忍著笑分析。

“雖說女人心,海底針,但這種情況下,一般也就是兩種可能性。”

他豎起一根手指,“一,要么是你……哦不,楊戈女朋友覺得被忽略了,被冷落了,就想要耍耍小性子,想讓楊戈哄她,多在意她。”

霍璟博的手指輕輕扣著酒杯,垂眸沉思。

而后,他意味不明地道:“這些都做了,卻沒用呢?”

“那就是第二種情況,問題可就大了!”

陸今安表情微微夸張,繼而表情復雜地說,“那就是對家貓已經死心,在外面有了別的貓了。”

這個話霍璟博聽不明白,“說人話。”

“……”陸今安翻了個白眼,“簡單來說,就是變心了。”

“!!”

霍璟博豁地坐直了身體,額角青筋微微浮起。

商滿月一心撲在他身上,哪來的變心?她身邊也沒其他男人……

然下一秒,他忽然間想到了什么,臉色微微一變,但嘴里還是自信滿滿地說:“不可能,她不會變心的。”

陸今安到底沒忍住,“這話你自己說出去,自己信嗎?”

霍璟博沒有說話,他腦海里閃過這段時間有關于商滿月執意要離婚的所有片段,越想眸色越暗了幾分。

他突然從兜里摸出煙盒,抽出一根,熟練地點燃。

狠狠地吸了一口煙,似乎是想用這個味道,壓制內心的煩躁。

陸今安見狀,以往的嬉皮笑臉頓時一收,人也變得嚴肅了。

霍璟博因為之前心臟不好,基本上不抽煙的,除了必要的應酬,酒也很少喝,這還是第一次私底下,見他又煙又酒的。

他驀地伸出手,握住他的手腕,阻止他抽煙,“璟博,你對商滿月……真陷進去了?”

門口,原本要推門走進來的顧羨之身形猛地一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