86小說網 > 历史军事 > 她攜財產離婚前夫全球追妻霍璟博商滿月 > 第51章 她的心拔涼拔涼的

第51章 她的心拔涼拔涼的

]江心柔眼淚滾落,“璟博,你這話的意思是,我自己摔倒了栽贓她?”

霍璟博單手撥打電話,讓楊戈把車開到醫院門口。

隨后他收起手機,雙手插兜,居高臨下地俯視著她,“還是你覺得,我該去看看監控?”

江心柔死死咬著下唇,沒再說話。

“心柔,我答應你的,我會做到,其他的……”

霍璟博并未說完,黑眸深深凝視她數秒,邁開長腿,大步離去。

江心柔盯著他的背影,臉色煞白。

他是在警告她,讓她別搞這些小動作。

可她又怎么能甘心呢,如果沒有那場意外,她才應該是霍太太啊!

商滿月一覺睡到了大天亮,睜開眼睛后,卻發現自己躺在一個陌生的環境里。

她左右環顧,這兒顯然是酒店房間,而她身上只穿著浴袍……

此時,浴室那邊傳來了水聲。

商滿月驚得一下子坐了起來,宿醉使得她頭暈腦漲,手腳酸軟,她一時竟分辨不出自己有沒有干什么。

她努力回想,卻只有細碎的片段,最后的記憶停留在她走不動了,躺倒在路邊的木椅上,然后有個人來了,她揪著人家一頓輸出……

所以她到底是怎么到酒店來的?

商滿月的心拔涼拔涼的。

水聲停止,浴室的門被拉開,腳步聲漸行漸近。

商滿月不敢抬頭去看,腦海里閃過無數種可能性。

“滿月,你醒啦?”

熟悉的聲音傳來,她一怔,豁地抬頭。

同樣一身寬松睡袍的姜愿,拿著毛巾在擦拭著頭發。

懸到嗓子眼的心瞬間回落,商滿月熱淚盈眶,“愿愿,你怎么在這?昨天晚上,是你和我在一起的?”

“那不然呢?”

姜愿坐到床上,手握成拳頭捶了捶她的老腰,“你自己醉了有多折騰人,你曉得吧?昨天晚上為了照顧你,都把我的腰給閃了。”

商滿月也知道自己酒品……挺一般的。

猶記得有一次在霍璟博面前喝醉,非要拉著他一起打醉拳,成了她的黑歷史之一。

所以她很克制,輕易不讓自己喝醉,免得丟人,昨天要不是被刺激到了,也不會放縱。

商滿月狗腿地給姜愿捶肩膀,“姐妹,幸好是你,不然我要是做出什么道德敗壞的事,我還怎么出去見人。”

姜愿嘖地一聲笑了,“你以為你沒做?”

“!!”

姜愿將毛巾甩一旁,雙手環胸,一言難盡地看著她,“是羨之哥發現你睡在路邊的椅子上,他想送你回家,你卻對著他發酒瘋,將對璟博哥的怨氣都發泄在他身上。”

“好不容易你累了,消停了,他送你回家的路上又突然詐尸起來鬧,嚷嚷著霍璟博都不回家,憑什么你要乖乖回家,你也要找一個小鮮肉瀟灑,還他一頂綠帽子。”

發酒瘋不可怕,可怕的是有人幫你回憶。

商滿月狠狠地咽了好幾口唾沫,才組織好語言,“然后……我拽著顧醫生來開房了?”

“這一趴我不清楚,羨之哥跳過了,估計也是難以啟齒,再之后羨之哥就給我打電話,讓我過來照顧你了。”

商滿月重新倒回床上,如瀑般的黑發鋪了一床,襯得她的小臉越發地蒼白了。

“那我豈不是很丟臉?”

姜愿點頭,“恐怕是。”

“我不想活了,你幫我找塊地松松土,把我埋了吧。”商滿月已生無可戀。

見狀,姜愿見她重新拉起,安慰道:“幸好是羨之哥,他不會胡亂嚼舌根的,肯定會給你保密,放心吧,臉撿撿還能用。”

商滿月唯有強行打起精神,起床洗漱去。

姜愿還要上班,商滿月沒讓她送,自己叫車回滿月灣。

路上,她看著手機幾番猶豫,都還是沒有勇氣去和顧羨之說話,不僅丟人,還羞恥,都不知道怎么面對顧醫生了。

罷了,先讓她緩緩。

回到別墅,她心不在焉地走進來,宿醉讓她腦袋一直刺痛,估計也是沒睡夠,準備直接回房補覺。

客廳沙發那邊,驀地一道低沉的呵斥聲響起,“商滿月,你還舍得回來?!”

商滿月腳步猛地一頓。

她下意識循聲看過去,竟看到霍璟博黑如鍋底的臉龐,渾身上下充斥著濃濃怒火。

商滿月遲鈍了眨了幾下眼睛,緊接著神游的意識一下子回籠了。

她氣笑了,這分明是她的臺詞,狗東西擱這玩先發制人是吧?

霍璟博三兩步走了過來,黑眸里仿佛滲著冷意,“你去哪了?”

商滿月對上他的視線,輕啟紅唇,送他四個字,“關你屁事!”

“商滿月!”霍璟博臉色更加難看,“我們的合同里說了不許夜不歸宿,若是被拍了呢?”

扯合同是吧。

商滿月怒極反笑,“合同里也規定了我們要扮演好恩愛夫妻,那你在婚宴上為了江小三打我的臉時怎么不怕被拍呢?”

“霍總,做人這么雙標是會遭報應的!”

霍璟博眉心蹙起,強調,“我沒有要打你的臉,只是她當時情況緊急……”

安撫好小三了,又來她面前狡辯,挺會玩啊。

商滿月不想再聽他和江小三之間的破事,免得臟了耳朵。

她打斷他,“霍總,昨天是我逾矩了,你說的對,你花錢,我辦事,你沒必要和我解釋什么,不管你是送她去醫院,還是和她去開房。”

說到這,她似笑非笑的,“我是你妻子的時候都管不著,即將離婚拆伙了,我這個預備前妻,就更不需要管了。”

以前商滿月雖然表面裝著大度賢惠,實際上每次看到他身邊貼上來的一些女人,她都要暗搓搓耍脾氣使性子。

那個時候,霍璟博覺得她煩,矯情,作精。

如今見著她冷冷淡淡,事不關己,和他的界限劃得明明白白,他心里卻并不舒服,甚至覺得她之前小作精的模樣更好。

以至于他沒忍住譏諷出聲,“商滿月,你還挺賢惠。”

商滿月面不改色,“謝謝夸獎。”

話落,她懶得再搭理他,撞過他的肩膀,直接上樓回房了。

昨天晚上手機沒電自動關機了,她找出充電線插上,剛開機,一通電話就打了進來。

看到來電顯示,商滿月連忙接聽,聲音都輕快了,“外婆。”

“滿月啊,過幾天就是你父母的忌日了,你今年回來嗎?”商老太太的聲音一如既往地慈祥溫和。

“當然回。”

“那今年,姑爺有空陪你回來了嗎?”

商滿月唇角的笑容瞬間凝滯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