86小說網 > 历史军事 > 她攜財產離婚前夫全球追妻霍璟博商滿月 > 第55章 她是什么很賤的人嗎?

第55章 她是什么很賤的人嗎?

這突如其來的雙雙質問,惹得商滿月直接被自己口水嗆到,連連咳嗽起來,白皙的小臉染上了紅暈。

“滿月,你沒事吧?”顧羨之抽了幾張紙巾遞向她。

霍璟博瞥了一眼泰然自若的顧羨之,黑眸深深瞇起,眸底的冷意越發凌厲,原本和樂融的氛圍被打得七零八落。

有著一觸即發的危險氣息。

商老太太捂著心口,感覺沒臉看了。

她確實是希望滿月帶著姑爺回來,但也沒讓她一次性帶兩個回來啊,這……這要如何收場啊!

吳姐也是一臉惶恐,默默地縮到老太太身后,生怕戰火突起,傷及無辜。

商滿月原本下意識抬手要去接那紙巾,余光掃到霍璟博近似殺人般的視線。

仿佛在警告她,她要是敢接那紙巾,就死定了!

商滿月的手指微微一顫,到底還是頓住了,然后她自己抽了幾張紙,擦拭了下唇角,再將紙巾揉成一團,丟入垃圾桶。

“奶奶,我來介紹一下吧。”

她起身,走到霍璟博身側,與他一同面朝向商老太太,淡淡道:“其實你誤會了,他才是霍璟博,你的姑爺。”

商老太太傻眼了,“那……那這位……”

她看向溫柔儒雅的顧羨之。

商滿月笑著道:“他是顧羨之顧醫生,是我的……好朋友,也是璟博的好兄弟,這次是來義診的,我們是恰巧碰上,才引起這場烏龍。”

她的話一落,顧羨之也起身,略帶歉意地和老太太解釋,“商奶奶,不好意思,我是聽到你和滿月說的話,本意只是想讓你開心,沒想到好心辦壞事了。”

商老太太拍了拍他的手,一點都沒有怪罪的意思,反而還說:“不必道歉,也怪我,還沒弄清楚呢就瞎喊,這整得你們多尷尬。”

不知道是不是商滿月的錯覺,莫名地從她的語氣里聽出一絲絲遺憾的感覺。

顧羨之又看向霍璟博,“璟博,希望你別介意。”

霍璟博薄唇緊緊抿成了一條線,定定看著他,眼神滲著寒意,商滿月知道他這種表情代表著極度不悅,不免心驚膽顫的。

生怕他發火,嚇著奶奶,她搶先開口,“璟博怎么會介意呢,一場誤會而已,他才不會這么小心眼。”

商滿月抓住霍璟博的手,唇角擠出一抹笑,烏黑的眸子眨巴眨巴,帶著一絲討好的意味,“對吧,老公?”

霍璟博垂眸,與她對視。

她的眼珠子很黑很亮,如水洗過的黑葡萄般,眼睛很大,這樣眼巴巴瞅著人的時候,自帶一種讓人無法抗拒的魔力。

之前每一次,她故意勾引他,要睡他的時候,也總是這樣誘惑他,讓他沒有招架之力。

興許是她軟下來的態度,還有這句老公,他的臉色稍緩,長臂一伸,占有欲十足地錮住她纖細的腰肢。

而后摟著她走上前。

他的目光不經意地掠過站在一旁的顧羨之,然后落到商老太太身上,低沉的嗓音緩緩響起,“奶奶,我有點事耽誤,回來遲了,抱歉。”

商老太太仔仔細細打量著他。

眉目俊美,骨相優越,服貼的黑色西裝襯得他身材無比修長,矜貴優雅,奪人魂魄般的好看。

而且這氣勢,氣場,一看就是人中龍鳳。

難怪小滿月眼光那么高都對他贊不絕口,喜歡得不得了。

商老太太笑道:“回來了就好,都坐下吧,別站著了。”又扭頭吩咐吳姐,“再去倒杯茶給姑爺。”

“好的老太太。”

晚飯還有一會兒才好,經歷了剛才的修羅場,氣氛還是有些尷尬,特別是霍璟博天生冷臉,坐在那兒一副生人勿近的架勢,商老太太就沒辦法像拉著顧羨之聊家常一樣和他聊。

至于顧羨之,她倒是想聊,可親姑爺杵在這,她若是對顧羨之太熱情了也不好,左右為難,她干脆就不說話了。

霍璟博生性就寡淡,更加不會主動開啟話題,顧羨之倒是溫和健談,只是這會兒,他莫名地也沒說話。

幾個人像是集體被禁言了一樣,場子直接冷下來了。

老太太那么E的人,都被整I了,商滿月看不下去了,直接把霍璟博拉了起來,“奶奶,羨之,你們先聊著,我和璟博出去一下。”

這個宅子有一個大大的后院,老太太平日里就在后院里種菜,養豬養雞。

商滿月拉著霍璟博往這邊走。

微風吹過,糞便的味道猛地襲來,霍璟博無比嫌棄地皺眉,腳步頓住,怎么也不肯往前走了。

商滿月眸底劃過一抹嘲弄,她轉過身,雙手環胸,抬頭看他,開門見山地說:“你什么時候到的?”

提起這個,霍璟博眸色沉了下來,開口的嗓音夾著譏誚,“在大家說,你和別的男人天生一對,郎才女貌的時候!”

商滿月:“……”

果然他什么都聽見了。

“商滿月,楊戈沒告訴你,我會回去接你嗎?”

“說了。”

“那你為什么沒等我?”霍璟博逼近一步,冷聲質問。

商滿月扯了一下唇角,“我等了,只是沒見到你人,我以為你不回了,就自己走了,免得誤了飛機。”

她如此輕描淡寫的態度讓霍璟博的怒火更甚。

他的目光冷若冰霜,“你等了?陳阿姨說了,八點一過你就走了,多一秒你都不愿意等。”

“還有,你在那自以為是,為什么不打個電話問我一聲?打個電話就這么難嗎?”

商滿月本來好聲好氣的,這會兒直接被他的話點炸了。

每次他失約,她都是第一時間給他打電話問原因,結果都是自取其辱。

要么不接,要么忙,要么陪在別的女人身邊,要么讓楊戈打發她。

她是什么很賤的人嗎?都明知道結果了,還非要打電話去問?

見她不語,以為她默認了,霍璟博嗤笑,徑直下了結論,“商滿月,你根本就不想我來吧!”

甚至還扭頭看了一眼屋內客廳的方向,意有所指地接著說,“我來了,是不是還阻礙你了?嗯?”

媽的。

自己不守時還要倒打一耙內涵她!

這到底是什么狗屎!

商滿月垂在身體兩側的手攥成了拳頭,氣得渾身都在發抖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