86小說網 > 历史军事 > 她攜財產離婚前夫全球追妻霍璟博商滿月 > 第59章 等我二婚時再大辦!

第59章 等我二婚時再大辦!

霍璟博眸色瞬間沉了下來,就知道這女人狗嘴里吐不出象牙。

他冷冷譏諷:“當著爸媽的面也能扯謊,不怕他們半夜找你談心嗎?”

這狗東西怎么這么煩人。

商滿月扭頭瞪他一眼,想了想,重新介紹,“爸,媽,他是我的未來前夫。”

霍璟博:“……”

片刻,他輕哂:“商滿月,你有本事,在今晚的酒席上,也和大家這么介紹我。”

商滿月捕捉到“酒席”這兩個關鍵詞,一下站起來,奇怪地看向他,“你怎么知道這個事情?”

“奶奶早上和我說了,還說給我們準備了禮服,讓我們今晚閃亮登場。”

霍璟博話語停頓了下,唇角勾起一抹似笑非笑的弧度,“老人家的心意不能辜負,我答應了。”

“…………”商滿月頓時腦袋嗡嗡的。

以她和霍璟博目前的關系,已經不適合一起辦酒席了,她都尋思著,拜祭完回去的路上,攛掇他取消這個事。

反正他一直也不愿意辦婚禮,這個事情他們有共識,勢必是一拍即合的。

結果他竟不按常理出牌。

商滿月焉能看不出他是故意的,她攥緊了手,“之前三年也不見你這么殷勤。”

他就是見不得她好。

被揭穿的霍璟博面上沒有半點不自在,雙手環胸,不冷不熱地說:“所以你不想去?可以,你自己去和奶奶說。”

說你奶奶個腿!

明明就知道她無法和老太太張這個口,怕她受刺激。

看著他那欠扁的死出,商滿月氣得胸口劇烈起伏,她動了好幾次唇瓣,才找回自己的聲音。

話語幾乎是從牙縫里擠著出來的,“霍璟博,我警告你,既然你答應去了,就給我好好演,要是出什么差錯,你就像此樹枝……”

她左右看看,撿起地上一根樹枝,沖著霍璟博用力一掰。

偏偏看著挺細一根樹枝,卻是出乎意料的結實,第一下沒斷。

商滿月尬住。

這什么破樹枝,也太不給面子了!

霍璟博像是被她的蠢樣逗樂了,發出了低沉的笑聲,他素日里面癱居多,總是沒什么表情,可他笑起來,眉目舒展,冷硬的臉部線條變得柔和,宛若冬日里的艷陽。

有著奪人心魄的耀眼。

商滿月的目光不由自主地被吸引過去,心想,他長著這張臉就是專門克她這種死顏控的。

否則就他這種狗脾氣,誰能受得了他!

她搖晃了下腦袋,搖走那些不理智,想著婚后受得那些委屈,她冷笑著,啪嗒一聲,樹枝在她手中折成了兩段。

霍璟博唇角抽了抽。

商滿月彎下腰,將帶來的木槿花放在墓碑前。

這是她媽媽最喜歡的花。

然后拿出濕巾,一邊仔仔細細地擦拭著墓碑上的照片,一邊和他們說話。

“爸爸媽媽,女女來看你們了,不知道你們在天堂過得好不好,你們不用擔心我,我有聽話,替你們好好活著,奶奶和舅舅一家,我都會照顧好的,你們放心吧。”

商滿月瞥了霍璟博一眼,他雙手插兜站在那兒看著她,黑眸深邃,不知道在想些什么。

不過她現在也不想去猜他想什么了。

她起身,拍了拍衣衫上沾著的土,道:“走吧,回去了。”

霍璟博蹙眉,“你聊完了?”

“聊完了。”

“你每次來,就說這么一兩句話?”

那自然不是的。

每一年來拜祭時,商滿月總能坐在這兒,和父母念叨好久,將心里存著的所有情緒都發泄出來。

這一次來之前她其實也是存了很多話的,只是突然之間,她不想說了。

因為那些話,都是關于他的。

他牽扯著她所有的喜怒哀樂,婚后三年,她的生活狹隘到,只能看到他,只圍著他轉。

如今已經沒必要去說了。

往后余生,霍璟博也不會和她有關系了。

商滿月當然不會告訴他這些,省得又被他嘲笑,“霍總,家住海邊呢,管挺寬啊!”

男人的面色一下又黑了。

陰晴不定,絕對是有大病。

商滿月懶得理他,收拾好東西,抬腳就要往山下走。

不然回去晚了,得耽誤晚上的酒席了。

“等一下。”

她的手腕驀地被霍璟博拉住,商滿月不耐煩地正要懟他,卻見男人上前一步,跪了下來。

和她剛才那樣,認認真真地磕了三個頭。

商滿月的心猛地一震。

直至霍璟博起了身,她神情還有些恍惚,抬眸看著男人的側臉,“你……干嘛?”

“來都來了。”

霍璟博替她拎過袋子,又補充了句,語氣淡淡,窺不見任何情緒,“現在我們還是夫妻,拜祭岳父岳母是禮數。”

話落,他邁開長腿,大步往山下走。

商滿月強壓著又亂竄起來的心思,抿著唇,跟過去。

下午,霍璟博和商滿月去商老太太預約好的婚紗店試禮服。

反正是走個過場,商滿月本想著隨意挑一件,霍璟博卻不允,讓人拿店內最好的禮服過來。

但她心里清楚,不是霍璟博多重視她,重視酒席,單純只是因他這人做事求完美,要么不做,要做就得做到最好。

即便是一個“假”的婚禮。

可惜一個鄉下地方,哪能有什么多好的禮服,所以霍大總裁一件都看不上眼。

商滿月試累了,坐在沙發上擺爛,“霍總,又不是什么豪門世紀婚禮,能不能暫時收起您高貴的眼光?隨便穿穿,晚上應付應付就完事了。”

霍璟博嗤笑,“商滿月,三年前你和我要婚禮的時候,可不是這么說的。”

那時她多理直氣壯啊,上來就和他說要什么中世紀風,要去城堡舉行婚禮,要全程現場直播,讓全世界都見證她的幸福。

而她的婚紗要最好的,要獨一份的,婚鞋要水晶鞋,還要坐在南瓜車里像個公主一樣出嫁等等諸多要求。

“你自己說的話,都被狗吃了?”

經過他提醒,商滿月也記起來了,倒也不是她獅子大開口,那每個女孩總會幻想憧憬自己的婚禮,她也不例外啊。

更何況當時,她還不知道江小三的存在,她就以為他們的彼此相愛的。

所以就想要一個永生難忘,等他們老到頭發白了,牙齒都掉光了,還能依偎在一起,一同回憶的婚禮。

商滿月現在最忌諱提起之前的事,會讓她想起那個愚不可及的自己,她下意識地反駁,“你不是也沒給嗎?現在就別折騰了,等我二婚時,再大辦就是了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