86小說網 > 历史军事 > 她攜財產離婚前夫全球追妻霍璟博商滿月 > 第63章 相互陰陽

第63章 相互陰陽

'作為金牌記者,商滿月敏銳地嗅到了大瓜的味道。

不過她也不好表現得太八卦,于是搖了搖頭,“愿聞其詳。”

顧羨之似是回憶起了什么,唇角牽起一抹溫柔的笑意,“其實我十幾歲的時候,在這兒待過一段時間,對這里的人……很有感情。”

商滿月怔住,錯愕地看著他。

他比她大個三四歲左右,他十幾歲的時候,算算時間的話,恰好是她父母意外離世后,她回來住的那段時間。

這兒的人她基本上都能認個臉熟,何況他這等美男子,他在的話,她怎么對他一點印象都沒有呢?

昨夜不知道是不是喝多了不舒服,霍璟博翻來覆去地徹夜難眠,以至于今天難得起晚了。

他走出房間時,太陽已高懸空中。

吳姐正在客廳打掃衛生,一見到他就熱情地打招呼,“姑爺,睡醒了啊,廚房里有早餐,我去給您熱一熱。”

說罷,她將手在圍裙上抹了抹,就要去廚房。

霍璟博卻喚住她,“滿月呢?怎么沒見她?”

“今天醫療團隊在公園義診,滿月陪著老太太湊熱鬧去了。”

義診。

那顧羨之也會在。

男人黑眸深深瞇起,菲薄的薄緊緊地抿成了一條冷硬的線。

吳姐慣會看人眼色,察覺不對,小心翼翼地詢問,“姑爺,您怎么了?是……哪里不舒服嗎?”

然而她沒等到霍璟博的回答,只見他邁開長腿,大步朝外走去。

“哎,姑爺,你去哪兒啊?早餐不吃了?”

吳姐喊不回人,不解嘀咕,“這么急匆匆去哪啊?”

日頭漸大,商滿月和顧羨之沒有繼續往前走,而是停在了一顆很大的梧桐樹下。

這個樹據說已經在這兒生長了一百年,是這個公園的標志性景點,也是個網紅打卡地。

商滿月終究沒忍住自己的好奇心,問道:“顧醫生,那你當時真的在這住過?我們見過面嗎?”

顧羨之的目光從波光粼粼的湖面上轉到了她精致的臉龐上,她的五官長得極好,化妝的時候風情萬種,而素顏時,又是另外一種純欲的美。

“其實我們……”他張口欲言,卻看到一片落葉落到了她的頭發上,他不禁輕笑了下,轉道:“你的頭上有落葉,我先幫你拿下來吧。”

“啊?哦,好。”商滿月配合著稍稍低頭。

霍璟博在公園門口遇到了回去的商老太太,她說商滿月在湖邊,并幫他指了路。

而他走過來時,恰好撞見了這一幕。

顧羨之與商滿月相對而立,男人的手輕輕撫在她的腦袋上,女人低著頭,唇角微微上揚。

好一副郎情妾意的畫面!

霍璟博眸底閃過厲色,三兩步上前,一把扣住商滿月纖細的手腕,在顧羨之的指尖即將觸到她頭發時,將她拉到了他懷里。

“你們在這里做什么?”

他的聲音很平靜,商滿月卻能聽出壓抑在期間的狂風暴雨。

她詫異地看著他,“你怎么來了?”

聞言,霍璟博笑了,笑意卻不抵達眼底,他垂眸對上她的視線,一字一頓,不答反問,“我不該來嗎?”

商滿月感覺到自己的手腕快要被他擰斷了,不由皺起了眉,不理解他又開始抽哪門子的風。

但外人面前,她還是好面子的,盡量克制著不與他起沖突,耐著性子回答,“顧醫生幫了我一個忙,作為回報,我陪他逛逛公園,剛才他只是想幫我拿下頭上的葉子。”

“是嗎?”霍璟博顯然不是很相信。

商滿月沒好氣地說,“那不然呢?你到底在想些什么啊?”

她一臉的坦然,霍璟博定定看了她數秒,又看到她頭發里確實藏了一片落葉,面上的冷意才緩和下來。

修長的指尖捻住那片落葉,他取了下來,也不知道是有意還是無意,在顧羨之眼前晃了晃,薄唇輕啟,“我這個當老公的來效勞就行,不用麻煩你了。”

顧羨之淡然一笑,沒說什么。

“哦,對了,羨之,昨天怎么沒來喝我們的喜酒呢?我讓楊戈給你送了請帖,沒收到嗎?”

霍璟博松開了商滿月的手腕,順勢攬住她的肩膀,男人帥氣高大,女人嬌俏玲瓏,極是般配。

商滿月不由瞥了他一眼,她都不知道他還特意讓楊戈去送了喜帖。

不過顧羨之與他是兄弟,確實也應該請他吃席,倒是她疏忽了,畢竟昨天那個酒席,她就沒當一回事。

“收到了,昨天有點事沒能去,不好意思了,下次一定。”顧羨之從從容容地應著。

霍璟博唇角勾起,眸底卻無半點笑意,他冷不丁從口袋里摸出兩塊喜糖,是昨天一個親戚家的小孩塞他口袋里的。

“沒能喝到喜酒,那就吃喜糖吧,沾沾喜氣,也好快些找到你未來的另一半。”

他將喜糖遞過去。

顧羨之面不改色,接了糖,視線極快地掠過商滿月,勾唇:“好,承你貴言。”

霍璟博眸底泛起淡淡涼意,似是想到了什么,又道:“不過我聽說,伯母已經在圈內幫你物色對象了,如無意外的話,好事將近了呢。”

“提前恭喜你了,羨之。”

顧羨之唇角的弧度,幾不可見地落了下來。

商滿月在一旁聽了半天,終于后知后覺他們兩個人的對話不太對勁,莫名感覺相互在陰陽對方。

特別是霍璟博,就像是心愛玩具差點被搶走的熊孩子,巴巴在這兒宣誓著主權。

不對,她要自信點,狗東西就是在陰陽怪氣。

猶記得之前顧羨之和她說過,他們曾經爭搶過心愛之物,由此有一定的敵意。

沒想到這個畫面會在她面前具象化了。

然而她商滿月卻不是他們搶奪的對象,她此時此刻不過是江心柔的替身,想到這里,她的火氣就蹭蹭蹭地燃燒了起來。

狗東西一天不氣她就完成不了KPI是嗎?

江小三都是他的了,他都贏了,還要在這里戳顧醫生的痛處。

為了江小三,連起碼的風度都不要了,跟個小女人一樣拈酸吃醋的,也不嫌丟人!

商滿月極其不爽,同時也看不下去了,主動開口解圍,“顧醫生,你下午還要看診吧?時間差不多了,你快去吃飯吧,免得來不及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