86小說網 > 历史军事 > 她攜財產離婚前夫全球追妻霍璟博商滿月 > 第64章 把狗男女都鯊了!

第64章 把狗男女都鯊了!

她的話一出,顧羨之緊繃的眉眼舒展開來,又恢復了那清風霽月的模樣。

而霍璟博眸底的光芒瞬間沉了下來,渾身泛起危險之意。

“滿月,璟博,那我先走了。”

商滿月揮揮手,“再見。”

顧羨之沖著商滿月微一頷首,轉身離開。

下一刻,商滿月的下巴被男人的手用力鉗制住,那力道像是要把她捏碎一樣,他強行把她的臉掰向他。

幾近咬牙切齒地在她耳邊質問,“商滿月,看清楚誰才是你男人,你胳膊肘往外拐?”

商滿月也是滿腹怒火,此刻一點就著,她惡狠狠地推開他,懟了回去,“是又怎么樣,我就看不慣你這種嘴臉!”

見她沒有半點愧意,還敢和他嗆,霍璟博氣得手抖,“我什么嘴臉?”

還在裝無辜?這演技奧斯卡小金人不頒給他,都說不過去了!

商滿月冷笑連連,“你自己清楚!”

她是多一個字都懶得再和他說,免得把自己氣死,抬腳就要走。

霍璟博再次扣住她的手腕將她拉回來,為了防止她掙脫,用力摁在了樹身上,將她圈禁在身前。

他低頭看她,眸底閃過寒芒,“把話說清楚,別胡亂在我身上安罪名!”

事實明明擺在眼前了,還說她胡亂給他安罪名?

強詞奪理他可真有一套啊!

商滿月恨不得扇死他,她努力掙扎,可她的力氣根本撼動不了男人半分,更是氣得腦袋都要冒煙了。

她仰頭看他,白皙的臉頰漲得通紅,烏黑的眸子里仿佛燃燒著火焰,“好,你都不嫌丟臉了,我怕什么啊,霍璟博,你不就是因為吃醋才針對顧醫生的嗎?”

霍璟博渾身猛地一震。

眼神莫名閃爍了幾下,才下意識否認,“我怎么可能吃醋!”

他怎么可能吃她的醋?

只是……只是她現在還是他的太太,那他就絕不允許她在婚姻存續階段紅杏出墻。

更何況這個男人還是顧羨之,是他的兄弟!

商滿月絲毫不意外他會死鴨子嘴硬,她盯著他,也開始陰陽怪氣,“對對對,你沒吃醋,我就應該拿手機錄下你剛才那尖酸刻薄的模樣,讓你霍大少爺好好瞧清楚!”

霍璟博俊臉越發地冷,心底莫名的躁意又不受控制地蔓延全身,他最煩看到她這樣對他說話。

商滿月并未注意到他的情緒,她自顧自地說著,“霍總,拜托你不要這么小肚雞腸,你都和江小三你儂我儂了,能不能放過人家顧醫生,不要再戳人痛處了,你這樣真的很沒品!”

也很傷人。

最后四個字,她沒說出口,不想自己最后一點自尊都被撕碎。

萬萬沒料到她會說出這番話,霍璟博難以置信地看著她。

所以這女人覺得他和羨之剛才是因為江心柔在爭風吃醋……

瞬間,霍璟博只想撬開她的腦殼看看里面進了多少水,腦回路才能如此奇葩!

他輕哂,“商滿月,你知道你上輩子是怎么死的嗎?”

商滿月不明白話題怎么突然跳到這了,還問這種無聊透頂的問題,她隨口敷衍,“怎么死的?美死的?”

“你想得倒美,你是蠢死的!”男人薄唇掀起,字字清晰。

商滿月直接炸了,她嫁的到底是什么歹毒玩意,被她戳破陰暗心思就人身攻擊。

她掄起拳頭去捶他,今天不是他死,就是他死!

霍璟博不屑勾唇,大掌握住她襲過來的拳頭,直接摁到了她的頭頂,商滿月雙手受制,又抬腳用力頂向他的下身。

男人早有預料,稍稍一閃,躲開后,又直接將她的腿夾住,這下商滿月便動彈不得了。

他還不忘損她,“就這點戰斗力,還想打人?你是在給我撓癢癢?”

男女力氣的懸殊讓商滿月不甘到了極點,她豈能讓他這么得意,磨了磨牙,她直接張口咬在他的手腕處。

一點都不留情。

霍璟博立即感覺到女人的虎牙咬破了他的皮膚,滲出了血。

他嘶地一聲松開了她,眉心皺得死死的,“商滿月,你是狗嗎?動不動就咬人!”

有一次她也是生氣,發狠咬在他脖子處的牙印,差不多半個月才消,被全公司的人在背后取笑他怕老婆,嚴重損害他的形象。

“你應得的!”商滿月眼眶發紅。

她何止要咬他,還想錘爆他的頭,剪了他的作案工具,讓他出軌,讓他勾三搭四,讓他不守男德!

狗東西就不配活著!

霍璟博勃然大怒,正要發作,手機鈴聲驀地響了起來。

他頓住,拿起手機看了眼來電顯示,立即收斂怒火接了起來。

商滿月一看他那德性,就知道肯定又是他的親親真愛來電話了,她壓下心里冒出的酸意,眼不見為凈,直接抬腳就走。

還沒走兩步,霍璟博掛了電話追上來,“走什么?”

商滿月忍無可忍,“我不走,還要原地立正聽你和小三調情?你就不怕狗急跳墻,我瘋起來把你們這對狗男女都鯊了!”

“胡說八道什么!”霍璟博黑眸剔她一眼,“是爺爺的電話。”

“……”

“他要我們立刻去見他。”

商滿月火氣頓消,困惑道:“這么急?有說什么事嗎?”

“沒有,我擔心他身體狀況,我們得立刻走。”

霍璟博一邊說著,一邊快速撥打了楊戈的電話,讓他安排專機。

事關霍老爺子,再大的私人恩怨也要先擺在一邊,商滿月自然也不會在這種時候再鬧,“好,回去和奶奶說一聲,我們就走。”

匆匆告別了商老太太,商滿月和霍璟博坐上車,前往機場。

即便暫時休戰,商滿月也沒法給霍璟博好臉色,她幾乎貼著車窗坐,和他離得遠遠的。

霍璟博見狀,臉色又難看起來。

小小的車廂里,氣氛壓抑。

坐在副駕駛座的楊戈偷摸吞了一顆速效救心丸,明明大boss昨天才豪擲千金給太太風風光光補了酒席,讓她和老太太都倍兒有面了,不趁熱打鐵修補感情,怎么又冷眼以對了?

他都不得不感慨一句,俗話說無怨不成夫婦,古人誠不欺我。

安靜到落針可聞的車廂里,商滿月的手機冷不丁叮咚叮咚響了起來,打破了這窒息的沉默。

她拿起來解了屏,看到是顧羨之發來的微信消息。

他是老爺子的主治醫師,難道爺爺真的出什么事了?

商滿月心口處猛地一個咯噔,迫不及待地點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