86小說網 > 历史军事 > 她攜財產離婚前夫全球追妻霍璟博商滿月 > 第66章 煽風點火

第66章 煽風點火

霍老爺子一扭頭,就看到商滿月雙眸含著眼淚,一副忍氣吞聲,委屈求全的模樣。

這下子,他打得更狠了。

霍璟博礙于老爺子的身體,到底沒敢反抗,硬生生地挨了十棍子,額角青筋爆起,額頭薄汗密布,連唇色都白了幾分。

霍老爺子打累了,喘得厲害,商滿月扶著他坐下,替他倒水,給他拍背順氣。

半晌,老爺子緩過來,他拉著商滿月的手,滿臉愧疚地看著她,“滿月啊,是爺爺對不住你,沒能管好我這孫子,讓你受委屈了,早知道他這副死德行,當年我就不應該替他和你提親。”

他也算是從小看著商滿月長大的,長得漂亮,性格好,又聰明,怎么看怎么喜歡,他就不明白了,這么好的姑娘,霍璟博到底是哪里看不上?

商滿月搖了搖頭,“爺爺,您別這么說,當年要不是你,舅舅他們都不知道會怎么樣,我很感激您的,而且……”

她又看向杵在床邊冷著臉的男人,含情脈脈地道:“我相信璟博,他會對我好的。”

霍老爺子淚目了,沒好氣地沖著霍璟博道:“聽見沒有?這種時候了還替你說話,你能娶到這么好的太太,是你三生有幸,居然還不珍惜,真是豬油蒙了心!”

替他說話?

分明是故意在煽風點火!

霍璟博唇角狠狠地抽搐了下。

看在老爺子眼里,以為他不服氣,又抄起枕邊的書砸了過來,然后指著他的鼻子吼道:“霍璟博,你別以為我現在躺在醫院就拿你沒辦法,給我盡快料理了你外面那些亂七八糟的事,否則我不介意親自出手!”

“爺爺。”霍璟博終于開了口,嗓音冷沉。

“閉嘴。”

霍老爺子根本不想聽他說話,直接打斷他。

而后他朝著商滿月道:“滿月,我突然間想吃葡萄了,你能幫我買點回來嗎?”

商滿月知道,老爺子這是有話要單獨和霍璟博說,才尋這個借口支開她,她十分懂事地點頭,拿著手機起身離開。

她一走,霍老爺子便十分直白地開口,“臭小子,我實話和你說吧,我已經讓石律師修改我的遺囑了,你若是愿意和外面那女人斷了,和滿月踏踏實實過日子,兩年內要個孩子,霍家的一切就還是你的!”

頓了下,他凝視霍璟博,眼神犀利,“若你還要繼續混賬下去,等我走了,我的財產一分一毫都不會留給你!”

醫院對面有個小超市,商滿月走進去,認認真真地挑選了一串葡萄,掃碼付款。

出來后,她沒有立即回去,怕他們爺孫還沒聊完,就坐到樓下椅子上,刷著手機等。

這會兒才注意到屏幕上躺著幾條未讀消息,她點開,是二丫發來的。

第一條是一個照片,是一對身高模樣極其般配的情侶在湖邊并肩走著,很是養眼,可待仔細一看,她猛地怔住。

那對男女竟是她和顧羨之……

這個角度一看就是二丫偷偷拍下的。

第二條消息是語音,她點開,二丫興奮地聲音傳了過來,【商姐姐,你看你和顧哥哥的照片是不是超級有氛圍感!要不是你已經嫁人了,我都要開磕了!!!】

商滿月扶額,一時之間都不知道說什么,于是回了六個點。

可惜她的冷淡并沒有讓二丫打退堂鼓,她很快又發消息過來。

【商姐姐,我還是覺得你和顧哥哥更配一點,姐夫……帥是帥,可冷著一張臉,有點嚇人!我都不太敢靠近他!】

這句話,前半句她不同意,她和顧醫生只是朋友,后半句,她倒是認可。

二丫又問:【商姐姐,如果你沒結婚,你會喜歡顧哥哥嗎?】

商滿月不禁搖頭失笑,這孩子真是什么都敢問。

原本不想回答她這種假設性問題,二丫執著得不行,一直發表情包懇求,請她滿足她磕CP的心情。

商滿月這人吃軟不吃硬,沒轍了,認真想了想,回:“誰能不喜歡顧醫生這種暖男呢。”

雖然顧醫生眼光差了點,但他十年如一日地愛著一個女人,哪怕那個女人沒選擇他,他仍舊癡情專一,也沒說人壞話。

家世好,事業有成,情緒還十分穩定,內核應該是一個很堅韌強大的人,這樣的男人,絕對是當老公的不二之選。

若她沒結婚,沒喜歡上霍璟博前就遇到顧醫生這樣的,沒準真的會心動。

然而……這個世界上沒有如果,也沒有假設。

約莫過了半個小時,商滿月拎著洗好的葡萄回到病房。

霍老爺子已經徹底冷靜下來,又恢復那副和藹可親的模樣,仿佛剛才的鬧劇只是她的幻覺。

她陪著他說了好一會兒話,直至他累了,才和霍璟博一同離開。

回到滿月灣,夜已經深了。

商滿月下午在車上飛機上睡了一路,這會兒還挺精神的,泡了個舒服的熱水澡,出來后,坐在梳妝臺前仔仔細細護膚。

霍璟博在客臥的浴室沖了澡,走進來時恰好看到商滿月正在涂抹著身體乳,她彎著腰涂抹著小腿,睡衣的領口大。

從他這個角度往下看,旖旎的風光一覽無遺。

性感的喉結無意識地上下滾動著,身體微微躁動起來。

他們已經許久沒有做過了。

要說不想,那肯定是不可能的,畢竟他們在這方面一直都很契合。

霍璟博不動聲色地挪開視線,坐到了床上,開口的嗓音有些沙啞,“商滿月,過來幫我上藥。”

商滿月內心呵地一聲,正準備嗆他,就聽到他下一句。

“五千。”

到了嘴邊的話當即咽了回去,有錢不賺是王八,商滿月笑瞇瞇地去取了醫藥箱,也坐到床上。

男人背對著她,脫下睡袍,后背上青痕交錯,可見老爺子確實打了重手的。

商滿月的手頓了下,隨后想著他就是活該,這才拿出藥膏,用棉簽沾著,往傷口處涂抹。

不過她的動作倒是不自覺地放輕。

臥室里驟然安靜下來,他們已經許久沒有如此平靜地坐在一起了,莫名還有點歲月靜好的味道。

霍璟博側目,看著女人柔美的臉龐,男人冷不丁地問了一句。

“今天爺爺說的話,你覺得如何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