86小說網 > 历史军事 > 她攜財產離婚前夫全球追妻霍璟博商滿月 > 第72章 霍總,其實你很行!

第72章 霍總,其實你很行!

商滿月頓時被噎住。

狗東西雖然對她做的菜評價都不高,但也確確實實沒有從他口中說出過不喜歡三個字。

可很多事也并非一定要說出來,他的態度已表明一切,她不得有自知之明嗎?

“你是沒說,但你的表現告訴我,你不喜歡!”氣勢不能倒!

霍璟博這些天一直憋著氣,這下子可算逮到她的錯處了,他高聲質問,“商滿月,你靠著你的腦補給我定罪,你可真棒啊!”

呵呵噠。

到底是她的腦補,還是被她說中事實了惱羞成怒,他自己心里沒數嗎?

商滿月心里也不爽,也想掀桌走人,不過到底還是留下一分理智,她的任務還沒完成。

她深吸口氣,仿佛什么事都沒有發生,強行轉移話題,“霍總,您用完膳了的話,我們來聊聊正事唄。”

霍璟博還在氣頭上,聽見她的話,冷笑連連,起身就要走。

“霍總!”商滿月急忙拉住他的手,聲音放軟,“我為我上次的出言不遜和您道歉,您大人大量,別和我這個柔弱小女子計較唄。”

柔弱小女子?

好一個嘴巴像機關槍一樣篤篤篤的柔弱小女子!

見他根本不接茬,商滿月知道自己的話沒說到點子上,她深吸口氣,才接著說,“霍總,我上次的話您別放在心上,那都是氣話,其實你很行,非常行!”

她說的篤定又認真。

不過這次她沒說謊,說的都是真話。

偏偏也不知道是不是她前兩次給霍璟博造成陰影了,他猛然抽回自己的手,居高臨下地冷睨她。

“商滿月,閉嘴,我不想再從你口中聽到任何評價!”

顯然再怎么夸他猛,也是討好不了他了,他已經不相信她的話了。

商滿月體會到搬石頭砸自己腳的感覺了。

既然這套行不通,那她就換一套,她站起來,熟練地替霍璟博整理著衣襟,輕輕地拍了拍他肩膀上不存在的灰塵,她笑得眉眼彎彎。

“霍總,夫妻哪有隔夜仇啊是不是?”

不得不說,商滿月懟起人來,能把霍璟博氣得不行,可她若有心討好,溫溫軟軟的,霍璟博現在確實又覺得受用。

但他不動聲色,嗓音還是淡淡的,“打的什么鬼主意,直說吧。”

商滿月也知道以霍璟博的智商,就算一開始看不出來,現在也能回過味來知道她必有所圖了。

她也就不繞彎子了,“一個很簡單的小事,霍總您動動嘴皮子就能辦成的事。”

于是她言簡意賅地把事情說了一遍。

“所以你的意思是,要讓我給你舅舅的侄女開后門?”

霍璟博的聲音冷到不能再冷了,“商滿月,你不是不知道,霍氏集團遵從能者居之的規則,我身為總裁更要以身作則,我憑什么給你開后門?”

霍璟博在對待霍氏集團的事情上,確實挺鐵面無私的,當年姜愿要進霍氏,姜太太就去拜托霍老爺子,讓她直接空降,這事霍璟博知道之后,毫不留情駁回了,讓姜太太尷尬極了。

姜愿那會兒特別難過,她卻不愿服輸,硬是咬著牙從最底層做起,她本身就是名牌大學畢業的,腦子很好使,又夠拼命,最終還是一步一步爬到了公關部老大這個位置。

但是!

他嘴里說不徇私,實際上還是做了一次。

別以為她不知道,秘書部門的江秘書,就是江心柔的親戚,當初是他招進來的。

對其他人和對真愛,兩個標準呢!

要不是她知道真相,差點就信了他的鬼話。

好在她今天也不是非要讓他把人招進來,既然他拒絕了,她的任務也就完成了,可以回去和舅舅交差了。

商滿月壓下酸意,皮笑肉不笑地,“不開就算了,當我沒來過吧,告辭!”

說完,半點都沒有停留,拎起包包就走人。

許是沒想到她做了那么多事,結果說走就走,霍璟博錯愕,下意識地扣住她的手腕。

“你就這么走了?”

商滿月掙了掙,沒能掙脫,她無語地回頭,“霍總,你都拒絕我了,我不走,難道還要我腆著臉繼續求你不成?”

顯然他就是這么想的,霍璟博黑眸盯著她,沒說話。

商滿月看出來了,譏諷一笑,“做夢去吧,夢里什么都有。”

霍璟博算是明白了。

她今天來這里,什么道歉什么遞話都是假的,只不過是她拗不過她舅舅,于是來這里,借他這個橋來過河的。

目的一達成,就翻臉不認人,還要拆掉他這個橋。

簡單來說,就是她又耍了他一次。

“放手,我要走了。”

商滿月不想留在這里和他浪費時間,她待會兒要去W社一趟,看看最近有什么任務可以接。

狗東西斷了她的工資,再不努力搞錢,下個月的匯款,她就拿不出來了。

她著急走人的模樣讓霍璟博很不悅,他沒有放開她,反而輕啟薄唇,不緊不慢地開口。

“我可以給你一次說服我的機會。”

商滿月神色微頓,略有些詫異地看向他。

以她的了解,霍璟博這人向來說一不二的,基本上不會推翻自己所說過的話。

結果上一秒才說要以身作則,不會徇私,現在卻又松口……

她好奇心冒出來了,問:“你覺得我要怎么做,能讓你改變主意呢?”

“也就是很簡單的小事,你動動嘴皮子的事就能辦成的。”

男人將她的話原封不動地還了回來。

什么意思?

商滿月人還沒反應過來,她就被霍璟博的手臂一帶,身體直接貼到了男人結實有力的身軀上,他一手環住她的腰,一手扣在她的后腦勺處,將她摁向自己。

他吻了下來,非常地強勢有力。

一切發生得太過突然,他所有的動作都絲滑無比,等商滿月回過神時,男人已經撬開她的牙關,肆意品嘗掃蕩。

“唔……”

商滿月回過神來,又氣又惱,霍璟博這狗東西居然借機要占她便宜!

大抵是太久沒有過了,男人身體的溫度急速飆升,根本滿足不了唇齒那點交一纏,他掐住女人纖細的腰肢,就這樣將她丟到了寬大的沙發上。

下一刻,高大的身軀覆上,抓住她掙扎的雙手,扣到了頭頂,又重重地含一住她的唇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