86小說網 > 历史军事 > 她攜財產離婚前夫全球追妻霍璟博商滿月 > 第74章 我看你也挺享受的

第74章 我看你也挺享受的

霍璟博不以為然,他優雅地扣上袖扣,視線落到商滿月的身上,她估計是氣的,手抖得厲害,扣子扣半天扣不上。

即便剛才沒有做到底,但也親了摸了抱了,大抵男人在這種時候都很容易生出一種憐惜的情緒,他唇角很淺地勾了勾,單手握住商滿月的手腕,把她拉了起來。

骨節分明,勻稱修長的手指替代她的,為她系上扣子。

他垂眸看她,漫不經心地開口,“你是我的太太,登記在我的戶口本上的,我不對你禽獸,還要我對誰禽獸?”

男歡女愛是最正常的事,他不會也沒必要掩飾自己的生理欲望。

而且,能夠在商場上占據一席之地的男人,都是超級野心家,這樣的男人無論哪種欲望,都很強烈。

不過他不僅僅是胃口挑剔,對女人更是挑剔,不是什么女人都能看得上的。

商滿月別的不行,至少在床上,一直很符合他的胃口。

所以婚內,她時不時地作和矯情,他都能忍受了,畢竟契合的床伴,非常難得。

聞言,商滿月直接翻了個白眼。

狗東西又裝起來了!

他也沒少對著江小三禽獸吧,不然孩子怎么來的?

現在對著她火氣這么大,估計也是因為江小三懷著不方便,才會一反常態纏著她。

霍璟博沒有察覺到她的情緒,他的目光越過她的肩膀,玩味地掃過剛才的戰場。

真皮沙發上有一塊顯眼的水漬,那是剛才她推拒得厲害時,他壓著她,用手指先探了一遍。

然后看著她明明眼神憤恨,卻又情不自禁地被他拉入深淵的情態……

他冷不丁又貼在她的耳畔,“霍太太,剛才你也不吃虧啊,我看你也挺享受的。”

商滿月看著他那修長的手指,腦海里不禁浮現了那些糜爛的畫面,耳根止不住紅了。

她努力告訴自己,那是正常的生理反應,哪怕是一頭豬被這樣那樣摸,都不會無動于衷,更何況他還蓄意撩撥了。

她不需要羞恥!

以前霍璟博跟老干部一樣,從不會與她開黃一腔,這會兒流氓起來,她有點招架不住。

雖然她之前看了不少島國帶顏色的小片子學著怎么勾引他,但實際上她也只是學到了一點點小皮毛,內心走的還是純愛風。

商滿月用力推開他,快速整理衣服,她的上衣扣子不齊,怎么都會泄春光,她又怨念地瞪了霍璟博一眼,走過去,從掛衣架上取下他的西裝外套,穿到了身上。

男人身高188,他常年保持著健身的習慣,寬肩窄腰,全身上下覆著薄而性感的肌肉,是個行走的衣架子。

商滿月穿著她的外套,顯得無比寬大,宛若偷穿大人衣服的小孩,看著有些滑稽,但她顧不得那么多了。

總好過衣衫不整出去,成為大家茶余飯后的閑話。

她捋了一把頭發,拎起包包,懶得再和霍璟博多說一句,抬腳就走。

霍璟博雙手抱胸,黑眸注視著她,自己的衣服裹在她的身上,沾滿了他的氣息,他對這樣的占有挺滿意的。

不管如何,她今天取悅到他了。

“霍太太,你不是來央求我開后門的嗎?就這樣走了?”

商滿月猛地止住腳步,狗東西有完沒完了?

她惱火地反問:“怎么?霍總爽完了,要兌現承諾了?”

其實商滿月是故意嘲諷霍璟博的,不料他還真的思忖了起來。

霍璟博走回辦公桌后,坐到轉椅上,靠著椅背,他的視線掠過茶幾上的食盒,薄唇輕啟,“你給我送一個月的飯,要你親手做的,我就讓她入職,實習一個月。”

商滿月:“……”

還真的是商人本色啊,吃干抹凈了,連骨頭渣子都不放過!

她張口就想說去你的吧,卻又頓住,她都被他消遣了,如果什么都不要,豈不是更虧了?

雖說沈魅入不入職她根本不在乎,但這個事辦成了,起碼舅舅不用再受舅媽磋磨,能耳根清凈一段時間了。

“行,我可以答應,不過我也有條件!”

商滿月三兩步走至辦公桌前,雙手撐著桌面,俯視他,“立刻把我上個月的工資打給我,做飯的費用另算,還有,我們簽的合同里,我沒有義務陪你上床,你不準再碰我!”

霍璟博黑眸瞇了瞇。

她要錢,他是無所謂的,反正她再怎么敗家,他也養得起,至于不讓他碰,他自是不愿意的。

他是個男人,有正常的生理需求,現在他對她還沒有膩味,而且剛才淺嘗即止,根本解不了渴。

不過他能夠聽出商滿月話語里的毋庸置疑,仿佛他不同意,她又要和他魚死網破了。

獵人捕獵時,并非只有一種手段,很多時候,懷柔政策有奇效。

而霍璟博自詡是最好的獵手,有的是耐心和她周旋。

他勾起唇角,“好,你可以讓你舅舅的侄女來報道了。”

得到回答,商滿月二話不說,直接走人。

霍璟博盯著她的背影,視線落到她西裝外套下,露出的兩條纖細筆直的雙腿,身體不自覺地又熱了。

他嗤笑了聲,摸出煙盒,磕出一根煙,放入嘴里,點燃。

深深吸了口,仰頭緩緩吐出煙圈,霧氣繚繞,模糊了男人俊美的臉龐。

商滿月推開洗手間的門,不料與正要出來的姜愿撞個正著,她大概被霍璟博嚇到了,眼眶紅紅的,像是哭過了。

雖說是好閨蜜,但那種私一密不堪的被看到,簡直大型社死現場,商滿月再厚臉皮也無法當沒事發生,一時間沉默住了。

兩個人之間莫名地尷尬。

還是姜愿率先開了口,“滿月,你……和璟博哥和好了?我看到你發的朋友圈了。”

她一如既往八卦的口吻,讓商滿月懸著的心落了下來。

你不提我不提,這事就揭過了。

“沒有。”

現在商滿月提起霍璟博就覺得晦氣,她絲毫不掩飾自己的嫌棄,“逢場作戲罷了。”

姜愿目光掃過她脖子處的紅痕,表情微妙:“我還以為你們……”

“不要以為,沒有,絕對沒有!”商滿月直接捂住她的嘴:“是親姐妹的話,今天的事,請你爛在肚子里,不要再提!”

姜愿無法說話,點頭如搗蒜,就差指天發誓!

商滿月走到洗手臺前,擰開水龍頭洗著手,忽地又想到了什么,又開了口,“愿愿,關于沈魅,我想拜托你……”

姜愿當晚沒睡好,做了一夜的夢,第二天早上灌了一大杯黑咖才清醒一些。

今天沈魅要來報道了。

紅色跑車開到霍氏集團地下停車場,倒入專屬車位后,姜愿推門下車。

不料一抬眼就看到迎面走來的霍璟博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