86小說網 > 历史军事 > 她攜財產離婚前夫全球追妻霍璟博商滿月 > 第76章 辜負這場婚姻的人是他!

第76章 辜負這場婚姻的人是他!

霍氏集團,會議室。

霍璟博慵懶地靠著椅背,聽著下屬的激情匯報,他抬手看了眼腕表,差不多十二點了。

卻還沒見商滿月身影。

這女人不會陽奉陰違,拿了錢不辦事吧?

他拿起手機,正準備發微信詢問她到哪了,結果先看到了陸今安發來的消息。

陸今安看熱鬧不嫌事大,瘋狂嘲笑:【沒想到堂堂霍總也有被老婆嫌棄的一天,嫂子把秀恩愛的那條朋友圈刪了!】

霍璟博的手猛地一頓,轉而點進去朋友圈。

刷新了好幾次,確實沒了那條秀恩愛的朋友圈,反而看到了商滿月剛剛給顧羨之新發的朋友圈點了個贊。

幾乎是他一發,她秒點。

曾經,這是屬于他的待遇!

霍璟博冷冷勾唇,啪嗒一聲,將手機丟到了桌面上。

所有下屬皆嚇了一跳,惶恐地看向他,特別是正在演講的吳經理,直接汗流浹背了。

他結結巴巴地張口,“霍,霍總,哪里……不……不對嗎?”

“哪里都不對!”霍璟博聲音冷厲,“給你批那么高的預算,就只能拿出這種垃圾方案?要是不帶腦子來上班,以后也別來了!”

頓時,全場寂靜,落針可聞。

就連楊戈都大氣不敢喘一下。

雖說這個方案確實不是最佳的,但也沒這么一無是處吧,霍總這是怎么了?突然發這么大的火!

“今天之內,給我一個新的方案,不然就把你的辭職信交上來!”

撂下這句話,霍璟博直接起身,大步流星地走了出去。

留下眾人面面相覷。

霍璟博推開辦公室的門,就看到站在落地窗前的商滿月,今天她不穿裙子了,穿了一套寬松的運動服,從頭裹到腳那種。

他豈能不知道她是什么意思,是在防著他呢。

他冷著臉走進來。

商滿月聽到聲響,回過身,一眼就察覺到他情緒不對,剛剛似乎聽到他在會議室那邊發火了。

霍璟博在公事上的要求極其苛刻,他認知高,IQ高,眼界更是長遠,饒是下屬們一個個都是精英中的精英了,也要很努力才能難達到他的要求,不過他付的薪資也是業內最高水平,因此他們做不好,他發火也正常。

但她不想當這個炮灰,原本她想把飯放下就走的,卻被告知要等他回來,她不得不留下來。

既然人回來了,她今天的送餐任務也就完成了。

商滿月走到茶幾那邊,手輕輕地拍了拍飯盒,朝著霍璟博道:“霍總,您的午飯在這,您慢慢吃,我先走了。”

她背上包包就往外走。

經過霍璟博身側時,卻被他冷不丁地扣住了手腕,強硬地拖了回來,摁坐在沙發上。

她仰頭看他,“什么意思?”

他今天要是又敢亂來試試!

霍璟博黑眸睨她,“我要驗貨,誰知道你是不是又李代桃僵。”

商滿月:“……”

她會傻到再讓他借題發揮嗎?

她把飯盒拆開,一一擺放好,再將筷子遞到他手里,“那您驗唄。”

反正貨真價實的,她絲毫不慌。

霍璟博拿過筷子,夾了一塊牛肉放入口中,才咀嚼了幾下,他豁地吐了出來,然后摔了筷子。

“商滿月,你做的什么,難吃死了!”

商滿月猝不及防地嚇了一跳,她確實沒有如之前那么用心,但也在正常水平,不至于就難吃死了吧?

她有些不爽,也有些難受,反駁,“我都說了你不喜歡吃我做的菜,就讓陳阿姨給你做,非要讓我做,做了你又嫌棄,你有病吧!”

霍璟博更是冒火,言語刻薄:“那得問問你自己,這菜做的這么敷衍,喂給豬都不會吃,你還想讓我吃下去?”

商滿月心里就呵呵了。

她好好做的時候,也沒見他有多欣賞。

什么話都讓他一個人說了!

大概是他心情不好,拿她發泄了,商滿月不想撞這個槍口,她忍著委屈,好聲好氣地說,“霍總,既然你這么不喜歡,那我就不做了,我每天讓陳阿姨做好,我給您送過來,行嗎?”

“你想得美!”

霍璟博眸底浮著薄怒,“做不好,就做到好為止,一個月做不好,就延到半年,再不行就一年!”

商滿月也火了,“你這是無理取鬧,我憑什么聽你的!你愛吃不吃吧!”

他要是存心刁難她,別說一年了,她做一輩子他都不滿意的。

狗東西絕對是少爺病又犯了,她瘋了才在這里哄著他,商滿月想也不想地起身走人。

可沒走兩步,男人極其嘲諷的聲音就從身后響起,“霍太太,你提出離婚,理直氣壯說要分我一半身家,你的理由是因為你在婚內孝敬公婆,伺候丈夫,你做好了全職太太的本分,所以理所應當和我分錢,但事實卻是,讓你給自己的丈夫做一頓符合他胃口的飯菜都做不出來!”

“就你這樣還敢和我叫囂說你在婚內不是只會揮霍的米蟲?你哪來的臉和我叫板?”

他的話,仿佛在商滿月的雙腳上釘上了兩顆堅固的釘子,她怎么都邁不動腳了。

商滿月垂在身體兩側的手驀地攥緊,連眼眶都跟著紅了。

霍璟博從來都看不到她在婚內的付出,他只會挑剔她的毛病!

即便她已經不屑于他的認同,但他如此羞辱她,看低她,商滿月骨子里的勝負欲和不服輸的勁兒一下子被激了出來。

她轉過身,目光灼灼,憤恨出聲,“霍璟博,你少瞧不起人了,行,我給你好好做,做到你滿意為止!”

“還有,在這場婚姻里,我問心無愧!”

辜負這場婚姻,對不起這場婚姻的人,自始至終都是他霍璟博!

沈魅躲在外面,圍觀了全程,她感覺到自己的機會來了。

自己的太太不懂事,只會惹惱丈夫,這會兒,不就需要一個解語花嗎?

她提上自己帶來的新鮮魚湯,適時敲了門,柔聲道:“霍總,我熬了魚湯,您要嘗嘗嗎?”

霍璟博坐在沙發上,俊臉陰沉,渾身散發著極致的寒意,讓人不寒而栗。

沈魅也有點害怕,但富貴險中求!

霍璟博黑眸冷冷盯著商滿月,啟唇:“好,我嘗嘗。”

沈魅頓時無比欣喜,她就知道男人都抗拒不了她這樣的。

聞言,商滿月扯出一抹譏諷的笑意,什么也沒說,轉身就走。

背脊挺得直直的。

霍璟博的手攥緊,眸色越發晦澀難懂。

“霍總,您消消氣,魚是我今天早上特意去市場挑的活魚,現宰現燉的,特別鮮美。”

沈魅邁著蓮步,扭著小腰走近。

她今天上衣僅穿了一條吊帶,下身是熱褲,進來前已經把外套脫了。

彎腰去放魚湯時,那胸脯幾乎是貼著霍璟博的手臂,身上的香水味濃郁。

倒了一碗魚湯,她喂到了霍璟博嘴邊,嗲聲嗲氣地說:“霍總,您吃吃看,肯定比商姐姐做得好~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