86小說網 > 历史军事 > 她攜財產離婚前夫全球追妻霍璟博商滿月 > 第77章 你算個什么東西

第77章 你算個什么東西

霍璟博終于掀起眼皮看向她。

沈魅使出渾身解數,沾著夸張型猶如蜘蛛腿的假睫毛不住地眨著,朝著男人放電。

她要一舉拿下他。

霍璟博推開那碗魚湯,聲音冷而淡,毫不留情地開口,“誰給你的自信,讓你覺得你做的比商滿月好?”

完全沒想到他竟會這樣說,沈魅怔住。

剛才她明明聽到,他把商滿月做的飯批得一文不值啊,而她的魚湯其實不是她自己做的,是特意請了五星級飯店的大廚做的,色香味俱全,怎么可能比不過商滿月做的。

更何況,他還嘗都沒有嘗呢。

沈魅正尋思著怎么回答,又聽到男人的逐客令,“出去吧。”

好不容易有機會接近他,沈魅豈能就這樣放棄,她放下魚湯,看著他緊蹙的眉眼,想了想,便大著膽子走到沙發后面。

“霍總,商姐姐讓您這么不高興,作為妻子實在是太不應該了,生氣對身體不好,我學過按摩的,幫你放松放松吧。”

說著,她柔軟的雙手搭在了霍璟博的肩膀上。

然下一刻,霍璟博直接坐直身體,她的手一下子落空。

“我說,出去!”男人的聲音里已帶著嚴厲。

沈魅有些無措地站在原地,委屈巴巴地咬著唇,“霍總,我……我只是擔心您的身體。”

霍璟俊臉上染上寒意,這種愚不可及的女人是什么心思,他一眼就能看透,之所以會讓她進來,不過是被商滿月氣到了,沒想到她一點眼力見沒有,還蹬鼻子上臉。

“你算個什么東西?我的太太是你可以隨意評論的?”

霍璟博起身,雙手插兜,居高臨下地俯視她,“沒有商滿月,你連霍氏的門都摸不到,懂嗎?”

他的語氣明明很淡,卻不怒而威,沈魅背脊一陣寒意竄起,根本說不出話來。

“再有下次,自己走人,滾!”

沈魅唇瓣顫抖,臉色發白,哪里還敢放肆,踉蹌著往外走。

“等等。”

她的心猛地一顫,以為還有戲,欣喜回頭,“霍……”

“把你腥臭的魚湯帶走!別讓這種骯臟東西玷污了我的辦公室。”

沈魅這下子沒繃住,眼眶直接紅了。

她再蠢都聽出來了,霍璟博是在指桑罵槐,說她是個骯臟東西,又腥又臭……

她拎起那魚湯,捂著臉快步地跑了出去。

霍璟博坐回辦公室后,猶覺得整個辦公室都不干凈了,哪哪哪都看不順眼,他摁下內線電話。

楊戈接起,“霍總。”

“讓保潔現在過來,給我的辦公室進行全面消毒。”

楊戈:“……是。”

不是早上才剛消過嗎?什么情況啊?

“還有,以后我的辦公室,閑雜人等不得靠近,再出紕漏,你的年終獎沒了!”

話落,咔噠一聲掛了。

完全不知道發生啥事的楊戈淚流滿臉了,他什么也沒干,怎么躺著也中槍啊!

嗚嗚嗚。

“愿愿,你說霍璟博是不是有什么大病啊,天天雞蛋里挑骨頭,動不動就沖我發火,是不是更年期提前了啊!”

這邊,坐在車子里的商滿月在和姜愿瘋狂地吐槽中,她真的要氣死了。

姜愿聽完她說的來龍去脈,也覺得霍璟博這火來得莫名其妙,但她也沒頭緒,只能歸類于,“應該是工作上的事,璟博哥不是針對你的。”

關于霍璟博今天在會議室大發雷霆的事,已經在公司的內部群里傳遍了,她也看到了。

“誰惹他生氣沖誰去唄,憑什么我要承受他的壞脾氣!”

商滿月越說越替自己不值,還不是因為她不是他喜歡的女人,就隨意把她當出氣筒,怎么不見他沖著江小三發火呢。

姜愿不能拱火,只能溫聲軟語哄著。

罵了一通,商滿月堵著的那口氣稍稍緩下來了,她也不好一直占用姜愿的時間,“愿愿,我好多了,午休的時間都要結束了,你快去吃飯吧,掛了。”

姜愿掐斷電話,走到電梯口按下按鍵,準備下樓吃個簡餐。

叮咚一聲,門開了,好巧不巧,沈魅在里面。

她走了進去,待電梯門關閉,側目看了沈魅一眼,很顯然她哭過,眼妝花了,眼睛紅腫,十分滑稽。

目光往下移,看到她手里拎著一保溫盒,手指死死攥著。

略微思索,她就清楚是個什么事兒了。

姜愿勾唇,絲毫不留情面地嘲諷出聲,“我之前就提醒過你,讓你安守本分,做好你實習的活,可惜某些人還是喜歡不自量力,自取其辱!”

沈魅本來心態就崩了,那還聽得下去這種話,她憤怒質問,“姜愿,你說誰呢你!”

姜愿直接轉身面對她,不屑地打量她,“說的就是你,你從頭到腳,連一根頭發絲都比不過我們滿月,竟還想去勾引霍總,真可笑。”

“你……”沈魅一下子就被刺激到了,雙眸瞪大,里面滿是怨恨,“商滿月讓你來嘲笑我的吧?”

姜愿:“你還不夠資格讓她多看一眼。”

沈魅卻不相信,姜愿是商滿月的閨蜜,她說的話肯定就是商滿月的意思,想起霍璟博也是覺得她處處不如她,更是氣得跳腳。

“姜愿,你讓商滿月等著,等我拿下霍太太的位置,到時候有她好看的,還有你!我會讓你為今天對我說的話付出代價,我要讓霍總開除你!”

看著她張牙舞爪的蠢樣,姜愿譏笑,“好啊,我等著你拿下霍太太的位置,來開除我。”

電梯抵達一層,她整了整自己脖子上的絲巾,踩著高跟鞋優雅走出,徒留沈魅滿臉不忿地站在原地。

晚上,夜美麗會所。

霍璟博走入頂級包廂,渾身攜帶著無盡的寒意,使得熱鬧的包廂登時安靜下來。

陸今安正摟著新泡上的大學生的小蠻腰跳著舞,看著小姑娘紅撲撲的清純臉蛋兒,準備香一口時,瞥見他冷若冰霜的面癱臉,差點萎了。

霍璟博從來不會多管閑事的,此刻卻走近,睨了大學生一眼,淡淡開口,“你是這個月,他帶過來的第十八個女朋友。”

小姑娘直接懵了,“可他明明說,我是他的初戀啊,他這么多年守身如玉就是為了遇見我……”

說完,她意識到自己被騙了。

陸今安著急辯解,“寶貝你聽我……”

小姑娘含著眼淚,啪地一聲就給了他一個嘴巴子,“渣男,別再來找我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