86小說網 > 历史军事 > 她攜財產離婚前夫全球追妻霍璟博商滿月 > 第78章 越來越在意她了

第78章 越來越在意她了

陸今安拿著小鏡子,端詳著自己帥氣的右臉,上面有著清晰地巴掌印,而罪魁禍首則是坐在他對面喝著烈酒的男人。

不小心扯了一下唇角,他疼得嘶了聲,繼而惱火地沖著霍璟博道:“霍璟博,你今天吃錯藥了啊?大晚上不睡覺來尋我的晦氣!!”

要知道他勾搭這個大學生半個月了,好不容易等她松口,他連小嘴都沒親上呢,就被他攪黃了。

商滿月罵他是狗東西,真是罵得太對了!

霍璟博仰頭喝了口酒,冷冷道:“我是替天行道。”

陸今安:“……”

替什么玩意?他霍璟博居然還有這樣的閑心?真他媽活久見啊!

不過陸今安到底是個人精,很快就反應過來自己到底哪里惹到他了,他冷哼哼,“看來是又在嫂子那里踢了鐵板,所以拿我出氣啊!”

霍璟博不置可否,仿佛沒聽見他的話,冷不丁問,“羨之呢?在醫院?”

陸今安讓服務員拿了毛巾過來,他裹上冰塊,敷著自己的帥臉,生怕明天腫了影響他的行情。

聞言,沒好氣地說:“你問我我問誰啊,你覺得我會盯著一個大老爺們的行程嗎?”

頓了下,他似是意識到不對勁,又道:“你怎么那么關心羨之的行程啊?也沒見你關心過我的行程,你是不是中途轉基愛上他了?和兄弟說實話,我退出成全你兩!”

霍璟博冷笑,他轉動著手中的玻璃杯,不咸不淡地反擊,“你的行程還需要問嗎?反正不是在女人的床上,就是在去女人的床上。”

“少浪點吧,別玩廢了硬不起來。”

事關男性尊嚴,陸今安怎么能忍,他把毛巾往桌上一甩,損回去,“總好過你想硬也沒機會硬!”

男人最懂男人了,霍璟博這種渾身帶刺,處處找茬的模樣,一看就是欲求不滿。

身體得不到滿足,心理就開始變態了!

霍璟博氣笑了,行啊,膽子大了。

他的舌尖頂了頂臉頰,“公司最近在緬甸那邊有個新項目,我看你挺適合的,明天就過去吧。”

他慵懶地理了理袖子,“我會讓楊戈給你訂機票,別遲到了。”

陸今安當即滑跪,“璟博,別發配我啊,我錯了還不行嗎,給我將功補過的機會吧!”

眼珠子一轉,他湊到霍璟博跟前,賤兮兮地說,“你現在最鬧心的不就是嫂子的叛逆嗎?老臣有一計!”

霍璟博那黑眸不冷不熱地睨向他,開了尊口,“準奏。”

“想要女人回心轉意,其實就是一個態度問題,我聽楊戈說,今天嫂子給你送飯,你態度極差,把人給氣走了,你這樣真的不行啊!”

“雖然我知道你胃口刁,但太太親手做的菜,再難吃也要閉著眼睛夸,你那樣奚落人,嫂子不要面子的啊!難怪她不想搭理你,把秀恩愛的朋友圈給刪了。”

霍璟博:“…………”

提起這個他就來氣,要不是這個東西嘴賤,特意告訴他這事,他也就不會看到商滿月前腳刪了秀恩愛朋友圈,后腳點贊了顧羨之的朋友圈,以至于他壓不住脾氣,兩個人才不歡而散。

但他最氣的還是……

霍璟博扭頭看向陸今安,“不是菜好不好吃的問題,是商滿月現在不對我用心了,做什么事都只是在敷衍我!”

陸今安卻覺得好笑了,“你之前三年不也是在敷衍她嗎?扯平了啊!”

霍璟博語塞。

陸今安還嫌不夠,又補了一刀:“反正半年后你們就要離了,你管她那么多干嘛?”

霍璟博理所當然,“她一天還是霍太太,就應該做好她的本分!”

“那么問題來了,所謂的本分是什么呢?”

霍璟博黑眸深深瞇起,片刻,他又灌了一口酒,才淡淡地說:“乖乖的,聽話的,不惹我心煩,一心一意看著我的霍太太。”

過去三年,她一直是這么做的。

陸今安反問,“你要求嫂子一心一意對你,那你會一心一意對她嗎?”

霍璟博難得被問到沉默了。

“那你大概是在想屁吃!”

陸今安自認自己挺渣的,這一刻,他都自嘆不如。

他拍著自家兄弟的肩膀,語重心長道:“我看嫂子堅持了三年的熱臉貼你的冷屁股,也很不容易了,你要是真看不上,念著人伺候了你三年的情分上,放生她吧!”

“趁著她現在還年輕貌美,再找下一春也不難,否則熬到人老珠黃了,那是真作孽啊!”

下一春?

霍璟博臉上肌肉抽搐,狠狠拍開陸今安的手,咬著牙,一字一字地吐出,“商滿月既然嫁給我了,就休想給我戴綠帽,離了也不行!”

陸今安嘖嘖搖頭,“突然間覺得嫂子攤上你,是有點子倒霉在身上的,我為她扣一把同情淚。”

霍璟博不想再聽他說廢話,沒有一句話是他愛聽的,豁地起身,就要離開。

只是即將走出包廂前,陸今安在他身后嚷嚷,“璟博,你不覺得你最近越來越在意嫂子了嗎?你到底什么情況,得想清楚啊!”

他會在意商滿月?笑話!

霍璟博腳步不停,頭也不回地走了。

他喝了酒不能開車,會所給他安排了代駕,坐上車后,司機恭敬詢問他去哪里。

他含糊說了地址就閉上眼睛假寐。

一個多小時后,車子停下,司機喚醒他,“霍總,到了。”

霍璟博掀起眼皮,眼前赫然是滿月灣的別墅,并非公司,他蹙眉,“我不是讓你去霍氏集團嗎?”

司機驚訝,“霍總,您說的是滿月灣啊。”

“是嗎?”

司機重重點頭。

頓了下,他小心翼翼地問,“霍總,現在還要去霍氏集團嗎?”

霍璟博閉了閉眼,鬼使神差地開口,“不用了,你下班吧。”

他推開車門下車,邁著長腿走了進去。

商滿月和陳阿姨都睡了,別墅里安安靜靜的,他在玄關處換了鞋,摸著扶手上了樓,走進臥室。

柔軟的大床上,女人正在酣睡,床頭小夜燈微弱的燈光照在她的身上,裹了一層暖洋洋的光暈。

莫名讓人覺得心安。

這時,商滿月無意識地翻了個身,被子被她一腳踹開。

她穿著的睡裙已然卷到了腰間,無限的春光頓時在霍璟博的眼前乍現。

黑色蕾絲的內內,兩條纖細白皙的長腿,輕易地就勾起了他身體深處蟄伏已久的欲望。

許是酒精作祟,許是男人本能,霍璟博脫掉外套丟到一旁,拽掉領帶,一邊走一邊脫。

衣服散落一地,他掀開被子,躺下去,抱住了那具柔軟的身軀。

他聞著她身上幽幽的香氣,不是市面上任何一款香水,單純的就是她沐浴露的味道,卻能讓他沉迷。

情不自禁地吻著商滿月的后頸,撫摸她的力道不自覺加重,商滿月似是有所感,像貓兒般嚶嚀了幾聲,眼睫毛微微顫抖著,就要轉醒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