86小說網 > 历史军事 > 她攜財產離婚前夫全球追妻霍璟博商滿月 > 第80章 還挺能招人

第80章 還挺能招人

顧羨之發來的微信消息。

霍璟博薄唇緊抿,他輸入截屏密碼,點開那個消息。

他倒也沒說什么,只是轉發了一個預防甲流的文章,并叮囑她最近流感肆虐,多注意身體,以防生病。

作為醫生,說這個似乎也沒啥毛病,但是霍璟博就是怎么都看不順眼,好心情全沒了。

他認識的顧羨之,可不是這么有閑心的人,而且他對她什么心思,別人不知道,他卻知道得一清二楚!

想起往事,他眸底的情緒不住起伏。

緊接著,他動了動手指,毫不客氣地把顧羨之給刪了。

將手機丟回床頭柜上,他仍不解氣,目光落回女人瓷白的臉龐上,她的皮膚是真的水嫩細膩,幾乎瞧不見毛孔,是天生麗質的那種美麗。

三年前嫁給他的時候,還是個小姑娘,臉上膠原蛋白滿滿,有一點點未褪去的嬰兒肥,以至于他們第一次做的時候,她疼得小臉皺巴巴的,哭得上氣不接下氣,讓他都生出了罪惡感。

但同時,也有了強烈的獨占感。

沒有男人會不喜歡一張任由他施展的白紙,他所有的喜好,幻想,小癖好,都可以在她身上落實。

三年時間,他們已無比契合,她也慢慢成長成一個女人,一個滿足他性、福的太太。

這一刻,他想明白了陸今安昨天晚上問他的那個問題,為何這段時間這么在意商滿月。

原因有二。

他的生理需求離不開她,還有,顧羨之暗搓搓的覬覦,激發了他的征服欲。

商滿月三年前選擇了嫁進霍家,嫁給他,霍太太這條路是她自己選的,跪著也要走下去!

霍璟博定定凝視著商滿月好半晌,大掌捏住她的下巴,恨恨道:“還挺能招人!”

他低下頭,毫不客氣地在她的脖子上咬了一口,方才出了這口氣。

商滿月醒來時,下意識摸了摸身側,已經沒人了。

她伸手想去拿手機,感覺到手指酸軟,腦海里不禁涌上昨晚上那些不可描述的畫面,她血壓又上來了。

以前覺著霍狗死悶騷,現在明騷起來簡直不是人!

洗漱時,從鏡子里看到自己的脖子有新的牙印,顯然就是霍璟博早上咬的,她差點把牙刷擰斷了。

到底是哪個精神病院批準他出院的?有沒有點社會責任感了?

她心情不好,手指還酸著,做飯的時候就任憑著心意來,一個菜放了半罐子鹽,一個菜放了半罐子糖,一個菜放了一整瓶辣椒,連米飯都夾生的。

陳阿姨在一旁,看得目瞪口呆,可見到商滿月臉上的殺氣,她什么都不敢說。

反觀霍璟博這邊,比起昨天的狂風暴雨,今天則是雨過天晴。

雖然算不上多好,起碼不再是冷著臉,開口就是訓人,連昨天被他罵了的吳經理去遞交新的方案,他都正常批注,不再挑刺。

中午十二點,商滿月拎著飯盒踩點到。

她啪地將飯盒放到茶幾上,“您慢用,我走了。”

是多一秒都不想留。

霍璟博摘下眼鏡,走過來,拉住她的手腕,“陪我吃完再走。”

商滿月自然不樂意,但他說,“大不了我不再挑剔你做的菜,你做什么,我都吃。”

“真的?”她停下腳步。

“嗯。”霍璟博拉著她坐下,他猶豫了下,還是有些生硬地解釋了句,“昨天我說的話有點重了,以后不會了。”

既然認清自己想要什么,他便會想方設法拿到籌碼。

陸今安指出他的態度不好,他就轉變一下態度,只要最終結果能讓商滿月乖乖變回之前那個霍太太,這點付出還是值得的。

狗東西的字典里居然還有認錯的概念?

商滿月眨了眨眼,再眨了眨眼,懷疑自己是不是看錯人了。

所以男人真的是下半身動物,昨天紓解了一下,又變得很好說話了?

不過她也懶得揣度他到底什么心思,傷人的話已經說出去,就像是潑出去的水,她的心已經受傷了,現在不痛不癢說一句抱歉,傷害就可以撤回嗎?

她沒接話,輕抬下巴點了點食盒,“吃飯吧。”

看她好似不再介懷,霍璟博唇角幾不可見地勾了起來,果然這招有用!

然而在打開食盒,看到那三道黑暗料理后,他的臉綠了。

商滿月趕在他發火之前,支著下巴笑瞇瞇地開口,“霍總,您剛才是不是說了,不會再挑剔我做的菜,我做什么,吃什么?”

她拿起筷子,夾了一塊辣子雞,喂過去,“霍總,請用!”

霍璟博:“…………”

他一言難盡地盯著那塊雞肉好一會,竟還是張口,吃了下去!

這回輪到商滿月不會了,她怔怔看著他被辣得滿臉痛苦,連灌了一大杯水,還咳了好幾聲。

稍稍緩過來后,霍璟博黑眸凝視著她,一語雙關,“商滿月,這幾個菜我都會吃完的,昨天的事,不準再生氣了,嗯?”

商滿月過于震驚,都不知道自己最后是同意了還是沒同意,走出霍氏集團的時候,腦袋還有點嗡嗡的。

在她身后,沈魅妒恨地盯著她的背影,明明昨天霍總和她吵成那樣了,今天卻又仿佛無事發生。

姑姑不是說,霍總根本不喜歡商滿月這個太太嗎?

怎么莫名感覺,他們只是在打情罵俏,而她則成了他們play中的一環……

難怪商滿月不把她放在眼里,還指使了她的閨蜜姜愿來侮辱嘲笑她。

沈魅眼里的怨恨越發濃郁,雙手狠狠地攥緊。

這口氣她是咽不下去的,她一定要睡到霍總,成為他的女人!把商滿月踩下去!

沈魅拿出手機,撥打電話,那邊接通后,她言簡意賅地說,“我要那個藥,價錢隨便你開!”

接下來的時間,霍璟博倒是說到做到,無論商滿月做什么菜,味道如何,他都沒有再挑刺,也都吃了。

雖然他隔山差五還是回滿月灣住,但都自覺睡書房或者客臥,偶爾爬上她的床,也僅僅是抱著她睡覺,沒有動手動腳,就是他那東西會頂著她,讓她渾身不自在。

商滿月并不知道他葫蘆里賣的什么藥,但若是能一直這樣相安無事到離婚的時候,也是他為數不多的功德了。

今天是一個月期限的最后一天,送完今天的餐,這個交換條件就結束了,她也不用天天當外賣小妹,可以去跑大新聞了賺錢了。

所以她高興地按照霍璟博的口味做了一頓,還用心擺了盤,拎著出發了。

沒想到剛下車,就被人撞了一下,食盒落地,蓋子開了些。

商滿月蹙眉,正要發火,那人滿臉愧疚,一邊不住地說對不起,一邊幫她撿起食盒。

見狀,她也不好再指責人,檢查了下食盒,并沒有什么事,她讓那個人注意看路,就走入霍氏集團。

辦公室內,霍璟博看到今天的菜色,明顯是花了心思的,他唇角勾起,眼神也多了一絲深意。

怕他多想,商滿月解釋,“只是想畫個圓滿句號而已。”

霍璟博笑意更深,“我又沒說什么,急什么。”

商滿月:“……”

罷了,最后一天了!

她懶得再說,靠著沙發刷手機,看看最新有什么熱點。

吃完飯,商滿月起身離開,霍璟博等會兒有個會,他準備拿資料提前看看,不料才走了幾步,一股極其強烈的,異樣的燥熱猝不及防地在身體里炸開。

霍璟博瞬間就知道自己中招了,十幾秒時間,額頭上熱汗密布,額角青筋暴起,根本不是靠自制力能壓下去的。

眼角余光掃到茶幾上的飯菜,他眼神一沉,眸底涌起波濤駭浪。

他抓起手機,一邊撥打電話,一邊大步往外走。

走廊拐角處,突然一個溫香軟玉摟了上來,霍璟博渾身猛地緊繃,低頭看過去。

恍惚間,他看到了商滿月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