86小說網 > 历史军事 > 她攜財產離婚前夫全球追妻霍璟博商滿月 > 第81章 霍璟博,你瘋了嗎?

第81章 霍璟博,你瘋了嗎?

就算她得不到霍總,商滿月也休想再安穩地當霍太太!她眉眼明媚,笑顏如花,眼神里毫不掩飾對他的癡戀。

雙手圈住他的脖子,她踮起腳尖,緩緩獻上紅唇。

她一湊近,霍璟博就聞到了她身上濃郁的香水味,那種很紅塵很LOW的味道,刺激他意識清醒了些。

眼前千嬌百媚的女人哪兒是商滿月,而是與她今天穿著打扮一樣的沈魅!

霍璟博怒氣橫生,抓住她的雙手,用力推開。

他的眼睛通紅,嗓音低沉壓抑,“滾!”

沈魅一個踉蹌,差點摔倒了,她也沒想到霍璟博在這種情況下還能這么警覺,心漏跳了半拍。

但事已經做了,開弓沒有回頭箭,她若是把握不住這個機會,以后絕無再接近他的可能性了。

她抬眸,看著男人脖子上爆起來的青筋,看著他因為壓抑而泛紅的眼尾,看著他襯衣下緊繃起來的肌肉,她忍不住地咽口水。

哪個女人能夠抵擋得住這樣的男人呢?

她已經可以想象他在做那種事時,有多欲多性感了。

沈魅不依不饒地又纏了上去,“霍總,是商姐姐讓我來伺候你的,我知道你現在很難受,就不要拒絕我了。”

“我從第一眼見到你,就很喜歡你了,你放心,無論你對我做什么,都是我自愿的,事后我也不會纏著你的,真的!”

她的一番真心表白,霍璟博是一個字都聽不進去,耳邊只回蕩著那幾個字——

是商姐姐讓我來伺候你的……

他猛地攥住沈魅的手腕,幽沉的眸子死死盯著她,開口的嗓音宛若從修羅地獄里傳來。

“是商滿月讓你來的?”

他一個字一個字說著,每一個字都咬得極重。

沈魅感覺到自己的手骨頭快要被擰斷了,疼得臉色發白,但她根本不敢喊疼,因為此時的霍璟博很嚇人。

那個眼神像是巨斧,懸在她的腦袋上。

沈魅那些旖旎的心思全消了,哆哆嗦嗦地點頭,“是,是……都是商姐姐指使的,她想要離婚,想要抓你出軌的證據多分錢……”

“但是霍總,我不是這么想的,我是真心喜歡你的,我不會……啊……”

話還沒說完,她就被毫不憐惜地甩開,后背撞到了墻上,她一陣頭暈目眩。

霍璟博卻看都不看她一眼,大步離去。

“霍總……”

沈魅不甘心,但根本挽留不了,只能眼睜睜看著他踏入電梯,門關閉,下行。

她的手攥緊,氣得胸口劇烈起伏。

也不知道等會兒會便宜哪個女人!

幸好她也不傻,至少把自己摘干凈了,還順便栽贓了商滿月,而且她給出的理由是有理有據的!

之前同事們在茶水間八卦的時候,她就聽見了他們說,商滿月前段時間和霍總鬧離婚,離婚協議被楊助理不小心在會議的時候投屏出去了,內容很刺激勁爆,以至于那段時間,大家私底下開了賭盤。

賭商滿月能不能分到霍總的財產!

大家都傾向于不能,商滿月父母雙亡,舅舅又沒什么能力,她怎么可能斗得過有權有勢的霍總,總裁一根手指頭都可以碾死她。

所以鬧到最后,她凈身出戶的可能性是最大的!

因此商滿月為了能分錢,是可以無所不用其極的!

沈魅冷冷勾唇,她得不到霍總,商滿月也休想繼續安穩地當這個霍太太!

她起碼要扒下她一層皮!

霍氏集團地下車庫。

商滿月坐在駕駛座上,剛啟動車子,手機鈴聲就響了,她從包包里拿出來,見到是霍璟博打來的。

她有些困惑,是她拉下什么東西了?

手指在屏幕上滑動,接聽,“怎么了?”

“在哪?”男人的聲音聽著很壓抑,也很喘。

商滿月更奇怪了,但她還是如實回答,“我在B1,準……”

話沒說完,咔嚓一聲就被掛斷了。

商滿月無語,他又犯病了?

將手機丟到置物柜上,她輕踩油門準備離開,下一刻,駕駛座的門驀地被拉開。

商滿月嚇了一跳,反射性地踩住剎車,繼而扭頭看向來人,是霍璟博!

“你干嘛啊……”她還心有余悸,語氣不善。

男人并沒回答她的問題,俯身進來,咔噠一聲解開她的安全帶,攥住她的手腕把她拽了出去。

緊接著又拉開了后座的門,把她用力塞進去,自己也鉆進來,高大的身軀就這么密密實實地壓在了她的身上。

一切來得太突然,商滿月腦袋一片空白,根本不知道他發什么瘋,直至他兇狠地吻住她,大掌還直接隔著衣服,惡狠狠地揉捏那豐盈。

商滿月難受得臉色發白。

他的動作無比粗暴,說是吻,實際上就是啃咬,毫不客氣地發泄,仿佛就是要讓她疼,讓她痛。

她自是不能接受霍璟博這樣的對待,手腳并用地掙扎,“霍璟博,你瘋了嗎?”

特么的,她招他惹他了?剛剛不還好好的嗎?

車廂空間過于狹窄,商滿月施展不開,輕易就被霍璟博攥住雙手,摁到了頭頂。

他的眸子幽沉一片,里面燃燒著無盡的怒火,聽到她的話,他竟還低低聲笑了,只是這個笑,格外地滲人。

“到底是誰瘋了?商滿月,我沒想到你竟能算計到這種程度,為了離婚時能分我一半身家,下、藥讓我去睡別的女人,拿到出軌的證據分走我一半身家,而離婚后,推沈魅無縫連接上位,讓我繼續給你們家當提款機,當靠山!”

霍璟博氣得聲音都在發顫。

他繼續冷聲質問:“如意算盤打得可真響啊,為了讓我放下戒心,這一個月在我面前裝得很辛苦吧?我還真的是低估你的貪婪了!”

商滿月被他的話整懵了。

明明每個字都認識,怎么組合起來之后,她一個字都理解不了呢?

“我不知道你在說什么!霍璟博,你冷靜點!是不是有什么誤會?”

兩個人的身體是緊緊相貼在一起的,她能感覺到他的身體極度緊繃而且滾燙得嚇人,他的額頭上布滿細汗,眼神幽沉地可怕,顯然無法理智地思考問題了。

商滿月又急又心慌。

“誤會?”

霍璟博的手重重地捏住她那無辜的臉龐,近似咬牙切齒,“飯菜不是你做的?今天還特意做了我喜歡吃的,平時怎么不見你這么好心?”

飯菜?

他是吃了飯菜才這樣的?

商滿月腦海里迅速閃過一個畫面,一下子就恍然大悟了,那個路人是故意撞她的,然后借著撿飯盒的空隙做了手腳!

她迅速地說出來,可霍璟博半個字都不相信,也不想再聽她狡辯,他就是這段時間對她太好了,以至于都爬到他的頭上,明目張膽地算計他!

這種女人,就不該慣著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