86小說網 > 历史军事 > 她攜財產離婚前夫全球追妻霍璟博商滿月 > 第84章 我們不離婚了好不好?

第84章 我們不離婚了好不好?

i她今天穿的是羊毛絨的針織連衣裙,那是她之前大學畢業去冰島旅游的時候買的,可喜歡了,結果被他這狗東西粗魯地撕壞了。

想想都心疼!

以后都不知道還有沒有機會再去冰島!

商滿月沉浸在自己的思緒里,沒有察覺到霍璟博因為她的話,眉心不悅地蹙了起來。

他將煙頭摁滅在煙灰缸里,垂下眼簾,黑眸里的情緒晦暗不明,他低聲道:“我上次說的話,你考慮得如何?”

突如其來的問題,商滿月怔了一下,才慢慢想起他說的是,要個孩子這個提議。

她想也不想地回:“不考慮,我說過了,我不想生了!”

顯然這個答案不是霍璟博樂意聽到的,他俯下身,微涼的手指捏住商滿月的下巴,他就這么深深地凝視著她,不放過她臉上的任何一絲表情,像是在審視她內心真正的想法。

商滿月不閃不躲,就這樣任由他打量,她說的都是真心話,沒啥可心虛的。

兩個人無聲對峙著。

明明剛才還深入彼此抵死纏綿,情事的旖旎和曖昧都還在空氣里彌漫著,但在商滿月的臉上,已看不到半分情態。

真的就如她所說的——今天我陪你睡不代表什么。

這一刻,霍璟博莫名覺得商滿月就是那提起褲子不認賬的渣男,而他那么賣力伺候她,卻成了被白嫖的怨婦。

這女人,是懂怎么潑他冷水的!

霍璟博狠狠地捏住她的臉頰,“你如果是因為那件事想和我離婚,那個事我會查清楚,給你一個交代!”

商滿月并不意外他會說這個話,但他也并非是為了給她一個交代,而是……有人膽敢在他這個太歲頭上動土,他勢必會揪出幕后之人,狠狠懲處。

霍璟博是絕不會容許任何人挑戰他和整個霍氏家族的權威的!

但不管他是為了什么,商滿月心里還是有了一絲快意。

那晚,那個惡心的男人,他手下那些不堪入耳的話語,她在寒風中被撕碎的心,成了她好一段時間的噩夢。

如今霍璟博出手,那個惡臭的男人終于要迎來他的報應,她也能出了這口氣了。

男人見著商滿月唇角勾起很淺淡的笑意,知道他是戳中了她的心事,他的唇角也不由地上揚。

商場上談判,想要立于不敗之地,自然是要察覺出對方最在意的點,或威逼或利誘或安撫,以此讓對方軟化,進而達到他的目的。

他深諳此道,此時用在商滿月的身上,更是信手拈來。

目光落在女人姣好的面容上,她有著非常優越的骨相,卻不顯凌厲,因為她長了一雙又大又圓的眼睛,可清純可性感,特別是當她被他摁在身下,磨得眼淚汪汪的時候,最是迷人。

他的喉結不自覺地上下滾動,隱約又來了感覺。

捏著商滿月臉頰的手變成了曖昧地撫摸,一路往下,又從那浴袍的領口鉆了進去。

他一邊揉捏著她柔嫩的身子,一邊蠱惑般地說,“霍太太,我們不離婚了,你想要孩子,也可以要……”

商滿月的思緒一下子被拉了回來,她用力抓住霍璟博作亂的手,她冷眼看著他,直接開門見山了。

“我們不離婚,那江心柔怎么辦?你能給她交代嗎?”

其實她本來不想提這個人的,不管她在江心柔面前表現得多不在意,但她說的那句話還是扎得她鮮血淋漓。

三個人的感情里,不被愛的那個,才是第三者是局外人。

她的驕傲她的自尊不允許她像一個怨婦那樣和霍璟博哀求哭訴,失敗的婚姻已經讓她顏面掃地,所以既然要離婚,她就干干脆脆,挺直腰板地離。

誰也別想再看她笑話!

她花了三年時間認清楚霍璟博不愛她,掙扎痛苦了那么久才下定決心要放過他,放過自己,結果他說什么?

我們不離婚了?

想要孩子,也可以生?

商滿月覺得無比可笑,這一刻她竟無法撐住自己的偽裝,面色慘淡起來。

她撐著坐了起來,與霍璟博的視線平齊,她甚至攥住了他的衣襟,瞪著他,接著說。

“還是說,你就打算繼續維持著家里一個,外面一個?”

她譏誚一笑,“霍璟博我告訴你,我以前是又天真又傻,才會由著你在外面鬼混,才會一直在自己身上找問題,但以后不會了,我再也不想和別的女人分享一個丈夫,等著一個心不在我身上的丈夫回家!”

話落,她直接推開他,多余的眼神都不想再給他,她伸手去拿床頭柜上的話筒,準備讓客服給她買衣服買藥。

男人的手扣住她的手腕,將她拉了回來。

霍璟博黑眸深深,讓人窺不見任何情緒,他就這樣盯著她看了十幾秒,才啟唇,“商滿月,我和心柔不是你想的那樣,我不會娶她的,她威脅不了你什么!”

他說的很緩慢,每一個字都仿佛是經過深思熟慮才能說出口。

這個解釋,曾是商滿月最期盼從霍璟博口中說出的,從她知道了江心柔的存在開始,她就一直在等自己的丈夫給她一個解釋。

無論是好是壞,至少給個痛快。

可三年了,他只字不提,他甚至心安理得地在婚姻里享受著她的身體和伺候,一邊又任由他和江心柔的花邊新聞滿天飛,看著她被圈子里所有人嘲笑,看著那些豪門太太將她當做反面例子屢次提起。

一個正室被一個小三壓得死死的,最可笑的是,他不允許她懷孕卻讓小三懷上了。

所有的傷害都已經刻在她的骨子里了,才等到這個解釋,這一刻她不僅覺得自己可笑,還很可悲。

商滿月緩慢地搖頭,將她送出去伺候別的男人這件事,她可以相信不是他做的,但他和江心柔之間是不是真的清白,她無法憑著他這三言兩語就無腦信了。

特別是,男人在床上說的話,跟放屁沒兩樣。

“霍璟博,在你給我交代之前,我不會收回我要離婚的想法,這種時候我們之間更不適合有孩子!”

她無視他驀然黑沉下來的臉龐,朝他伸出手,無盡嘲諷:“霍總之前每次睡完我,還要派人專門盯著我吃藥,生怕我這個正牌太太懷上孩子,無法擺脫我。”

當即話鋒一轉,凌厲非常:“現在也別婆婆媽媽的,讓人送藥過來,立刻,馬上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