86小說網 > 历史军事 > 她攜財產離婚前夫全球追妻霍璟博商滿月 > 第92章 你睡你的,我動我的

第92章 你睡你的,我動我的

商滿月抓起枕頭,狠狠地拍在了霍璟博那張可惡的俊臉上,“霍總,趕緊睡吧,夢里什么都有!”

說完,她扯過被子,將自己卷成了一個蠶蛹寶寶,背對著男人,閉上眼睛睡去。

不去客房或者沙發睡是因為,無論她睡在哪兒,狗東西都能摸過去,干脆就別折騰了。

霍璟博拽下枕頭,側過身去看商滿月,女人優美的背影很是撩撥人,一頭長發又黑又直,別的女人喜歡折騰自己的頭發,時不時燙染,但她從沒有弄過,自始至終都是自然柔順的黑長直。

恰好,也是他喜歡的。

每次和她做的時候,那頭黑發如綢緞般鋪在床上,與她白嫩的肌膚有著鮮明的對比,那種視覺刺激不言而喻。

次日清晨。

商滿月好夢正酣,驀地感覺到身上一股接著一股的熱浪涌動,叫人難耐得很。

一開始她還以為自己在做夢,可是身體越來越熱,就像是被架在火上烤著,她禁不住地微微睜開了眼縫。

男人埋首在她的身上,肆意親吻,他的大掌更是到處游走,撩撥著她的欲望。

商滿月意識還是有些迷糊,下意識地開口,聲音帶著初醒的沙啞,有點兒嚶嚀的味道。

“霍璟博,這個時候你不是應該在運動嗎?”

他每天早上都會健身,風雨無阻,自律到變態的程度。

男人的聲音更沙啞,仿佛含著砂礫一般,他曖昧地反問,“我現在不就是在運動嗎?”

商滿月的腦子遲鈍了好一會兒,才反應過來。

她又羞又惱,原來昨天晚上他按兵不動,不是良心發現了,而是秋后算賬啊!

霍璟博還一本正經地解釋:“霍太太,既然你不愿意支付我的報酬,那么我只能自取了。”

“…………”

商滿月氣得咬牙,已經顧不得修飾言辭,直接開罵:“霍璟博,你還能再狗一點嗎?”

男人宛若未聞,他將她的雙手摁在臉頰兩側,緩緩與她十指相扣,他吻了吻她亮盈盈的眼眸,又扶在她耳邊道:“你現在不是都要睡到日上三竿嗎?繼續睡吧,以后你想睡到什么時候都行。”

“那你滾開!”商滿月毫不客氣地說。

“你睡你的,我動我的,我們互不影響。”

商滿月徹底無語了。

這樣她還怎么能睡得著?她又不是木頭!

看出她的羞怒,霍璟博眸底染上淺笑,他再次低下頭,含住她的唇瓣,撬開她的牙關,逼迫她回應他的吻。

然后,他深深地占有了她。

……

也不知道過了多久,霍璟博終于滿足,抽身而起,大步走入浴室。

五分鐘后,男人裹著浴袍神清氣爽地走出來,去更衣間那邊換了一套西裝,穿戴整齊后,他返回床邊。

俯下身,指尖溫柔地替商滿月挽了挽鬢邊的發,開口的聲音里帶著饜足的愉悅,“霍太太,我去公司了,晚上等我回來一起吃飯,嗯?”

商滿月直接閉上眼睛,當沒聽見。

霍璟博刮了一下她沾著薄紅的鼻頭,輕笑了聲,邁步離去。

臥室里安靜了下來。

被這么一通折騰,商滿月也沒什么睡意了,身上黏膩得很,她撐著身體起來,準備去洗澡。

眼角的余光不經意地瞥到了床邊的垃圾桶,里面丟了兩個套子,她的神情微地一怔。

本來那天霍璟博說以后不會讓她吃藥,會戴套,她并沒有放在心上,可是剛才他真的做到了……

要說她毫無感覺,那是不可能的,畢竟她曾經是那么那么地喜歡他,想要他的溫柔以待啊。

商滿月洗漱完,下樓吃早餐。

今天陳阿姨格外高興,變著戲法一樣給她端上一堆中式早餐,還拔高了聲音告訴她,“太太,先生說了,以后你想吃什么,就讓我給你做什么,不必都按照他的口味來。”

“先生現在真會疼人啊,這些細節都注意到了,太太,你總算苦盡甘來了!”說著她不由地抹了抹眼淚。

商滿月沒接話,沉默地吃著紅豆粥,心里五味雜陳。

霍氏集團,總裁辦公室。

楊戈敲門走進,與霍璟博匯報著沈玉雯等人的新進展,他們全部交代了犯罪事實,接下來就是等著量刑了。

頓了下,他斟酌著字句,“霍總,沈玉雯到底是太太的舅媽,您確定一視同仁?”

霍總和太太最近的關系本來就不大好了,他擔心這么一來,兩個人鬧得更僵。

那么他勢必又會被誤傷,沒有好日子過了,想想就好可怕!

楊戈渾身不由自主地抖了抖,為了自己的身心健康,他開始絞盡腦汁想著怎么在不觸怒大boss的情況下,稍微地求求情。

不料他還沒開口,霍璟博便冷冷一句話打碎了他的夢。

他說:“不是一視同仁,沈玉雯的量刑加倍。”

楊戈:“??”

大boss,您這么沒有求生欲,真的好嗎?

你這樣做很快就會失去太太的!

霍璟博身體靠著真皮椅背,指尖輕扣著扶手,思忖了下,啟唇,“城南那塊地,程千帆不是很感興趣嗎?你給他打個電話,約他過來簽合同。”

楊戈雙眸猛地瞪大,差點以為自己聽錯了。

政府有意在城南建立開發區,現在那塊地的價格水漲船高,多少人羨慕霍璟博眼光獨到,能在兩年前就預料到未來有發展潛力。

他是低價買入的,現在霍氏集團自己開發,或者轉個手賣個高價,那都是一筆不菲的創收,結果他就這么眼睛不眨一下地拱手讓人了。

楊戈到底沒忍住,問道:“霍總,你的意思是,用這塊地讓程千帆徹底閉上嘴,不去煩太太是嗎?你對太太真好!”

既能讓欺負太太的沈玉雯付出代價,又能讓程千帆不會責怪太太,一舉兩得!

是他格局低了,都沒想到這一點,還在替大boss瞎操心!

霍璟博懶懶掀起眼皮斜睨他,并未回答,只道:“你的話太多了。”

“霍總,我這就去辦。”楊戈知道他傲嬌,不敢再說什么,腳下抹油,溜的飛快。

下午商滿月正準備出門,就看到了程千帆的來電,她輕抿了抿唇,想著遲早得來,便接聽了。

預想中的哭訴沒有來,程千帆的聲音里甚至有著壓不住的喜悅,“滿月啊,你舅媽那個事,該怎么處理怎么處理,你不用有心理負擔,怪我,是我管教無方,才讓她什么事都敢做,她是應該受點教訓了。”

商滿月呆怔住。

這話著實不像是舅舅會說出來的。

她敏銳地察覺到了什么,直截了當地問:“璟博找過你了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