86小說網 > 历史军事 > 她攜財產離婚前夫全球追妻霍璟博商滿月 > 第94章 商滿月,你好樣的!

第94章 商滿月,你好樣的!

霍璟博在浮想翩翩中,車子抵達了滿月灣。

不料他走入臥室,迎接他的不是溫香軟玉,而是一片漆黑冰冷。

男人眉心蹙了起來,喚來陳阿姨詢問,“太太呢?”

因為商滿月出門前交代了,陳阿姨沒多想就回答:“太太出差去了啊,下午就走了,她沒和您說嗎?”

出差?

剛知道他替她解決了一個大麻煩,沒有半分表示就算了,還轉個頭就走了?

這明顯就是故意在躲著他!

霍璟博俊美的臉龐一下子黑成了鍋底。

陳阿姨最是察言觀色了,見到自家先生臉色不好,就知道太太沒提前知會。

她實在是看不懂這小兩口了。

以前是先生不回家,太太獨守空房夜夜難眠,現在好不容易先生迷途知返,太太又不回家了。

簡直比她看得八點檔狗血粵語長劇里的男女主還要能折騰。

霍璟博揉了揉眉心,走回臥室,繼而拿起手機,撥打了商滿月的電話。

那邊很快就傳來了冰冷的提示音:您所撥打的電話已關機……

他攥緊了手機,眸底盡是冷意。

商滿月,你好樣的!

商滿月這次的任務是采訪一起家暴案的當事人何妙妙,因為她的丈夫吳軍在當地有權有勢,她之前多次被家暴,雖然都報警了,但要么被和稀泥,要么就不了了之了。

六年時間,她被打了無數次,身上大大小小的傷,已經嚴重影響到她的生命安全,為此她還患上了嚴重的抑郁癥和妄想癥。

她的父母為了能讓女兒解脫,不得不求助媒體,希望熱度能擴散,能利用輿論的壓力給女兒活命的機會。

一開始,很多想要博眼球抓熱度的媒體愿意幫忙,但稿子才發上微博,沒一會兒就被全面清了。

緊接著是那些媒體要么被騷擾警告,再也不敢出頭,要么就是被收買了,掉轉槍頭來抹黑何妙妙,以各種不堪入耳的罪名往她身上潑臟水來洗白吳軍。

比如何妙妙是個心機拜金女,嫁給渣男丈夫只是圖錢,丈夫給不了就露出真面目,每天罵丈夫是廢物,沒用,還要出軌給他戴綠帽,丈夫才會忍無可忍出手打她。

而且何妙妙就是個神經病,她有抑郁和妄想癥,吳軍只打過她一兩次,是很輕的那種,很多重傷都是她自己弄的,來污蔑吳軍。

節奏被這么一帶,網絡上原本同情何妙妙的圍觀群眾們,也開始跟風來罵她。

何妙妙本來心里就很脆弱了,根本承受不住這樣的網暴,然后她就割腕自殺了。

幸好父母發現了,及時送去醫院搶救,才勉強撿回一條命。

老兩口實在沒辦法了,被好人網友介紹去求助W雜志社,只有這種主流媒體才不會懼怕人渣丈夫的勢力,才能還真相于大白。

商滿月是在醫院的病房里見到何妙妙的。

她瘦骨嶙峋,病服穿在她身上都空蕩蕩的,她躺在床上,奄奄一息,若不是旁邊的儀器上顯示著她的心還在跳,真的看不出任何生息。

商滿月坐下,聲音很輕地喚她。

何妙妙扭頭看她,眼神無比空洞,仿佛已經只剩下一個軀殼的行尸走肉了。

商滿月跑新聞以來,也算是見識過不少隱藏在光明下的齷齪和黑暗,可這一刻,卻還是被眼前傷痕累累的女人觸動了。

她不需要再提出質問,就可以明確她的一切遭遇都是真的,丈夫說的才是假話。

一個女人在婚姻里過得如何,有時候不需要張口,看著她的眼神就一清二楚了。

她也經歷了三年不幸的婚姻,她能共情到何妙妙。

商滿月溫柔地握住了何妙妙的手,堅定道:“何小姐,我一定會幫你揭穿吳軍的真面目,還給你公道,到時候你就可以順利和他離婚,到時候你可以重新開始新的人生了。”

“所以,不要放棄自己,未來還長著呢,一切都會好起來的。”

她的話一字一字傳入何妙妙的耳中,她的眸底似是終于燃起了一抹微弱的光,她艱難開口,因為嗓子也被燙壞了,顯得無比沙啞難聽,“真的可以重新開始嗎?”

“一定可以的。”商滿月努力揚起笑臉,像是要給她希望,“我可是W社的首席記者M,相信我!”

何妙妙緩慢地反握住商滿月的手,用盡全身的力氣握住,宛若溺水的人抓住唯一的浮木。

探望完何妙妙后,商滿月專心致志地搜集證據,除了醫院那些就診記錄,她還走訪了鄰居,朋友,家里的傭人,一一錄下他們的口供。

因為何妙妙養狗,在客廳裝了監控,她花了點錢拿到監控錄像,幾乎不眠不休地看了快兩天,眼睛都看花了,終于看到一小段家暴的畫面。

何妙妙在給狗狗喂食,吳軍醉醺醺地回來,估計心情不爽,上來就揪住何妙妙的頭發,要把她往房間里拽。

狗狗護主,沖著吳軍吼叫,還上去咬他,吳軍當即一腳把狗狗踹飛。

何妙妙又護著狗狗,吳軍就兩個一起打,連砸帶踹,最后狗狗躺在地上不動了,何妙妙也被打得頭破血流,他卻還是不放過,拽著何妙妙回了臥室。

后面畫面看不見了,但能夠聽到何妙妙凄慘的尖叫聲。

商滿月啪地一聲將電腦蓋子蓋上,滿腔的憤怒在身體里沸騰著,這種雜碎都不配當人!

人證物證俱全,她定要他付出慘重的代價!

第二天,她僅睡了幾個小時就起來了,將各種證據整理好,出發去醫院。

她要去找何妙妙做最后的核實,然后再看看她還有沒有什么要補償的,沒有的話,她就要上傳新聞稿子了。

到了病房不僅見到何妙妙,還見到了吳軍。

吳軍滿臉橫肉,兇神惡煞的,“臭娘們,就是你這兩天在查東查西的是吧?把你查到的那些東西交出來,然后滾回港城,否則我要你的命!”

何妙妙估計又被打了,唇角都是血,她顧不得那么多,最后一口氣朝著商滿月喊,“別聽他的,快走!”

“閉嘴,賤人!”

吳軍惡狠狠一巴掌甩在了何妙妙的臉上,她兩眼一翻,直接暈過去了。

商滿月雖恨不得把他千刀萬剮,但她知道吳軍牛高馬大的,她肯定不是對手,被他抓住的話,證據就沒了,何妙妙就真的沒有希望了。

她轉身就往外跑。

吳軍被她敬酒不喝喝罰酒的舉動激怒,當場就掏出刀,追著她砍。

好幾次,商滿月都差點被砍中了,驚得她出了一身的冷汗,但她還是抱緊手提電腦,不能讓他拿到去銷毀。

跑到電梯里,她瘋狂地按著關門鍵,只要下樓了,她就安全了。

眼看著電梯門就要徹底關閉,一只手,驀地卡在了那點縫隙上,門就這樣被重新掰開了。

吳軍那扭曲恐怖的面容在商滿月眼里放大,他舉著刀直接刺向她,“死記者,去死吧!”

商滿月臉色煞白,心臟幾乎驟停,她下意識地閉上眼睛。

然下一刻,疼痛沒有襲來,而是聽到了吳軍被踹倒在地的哀嚎聲。

緊接著,商滿月感覺到自己被人用力地拉入懷里,牢牢地護著,那手臂都在抖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