86小說網 > 历史军事 > 她攜財產離婚前夫全球追妻霍璟博商滿月 > 第96章 是我站得還不夠高嗎?

第96章 是我站得還不夠高嗎?

隨著他的聲音落下,他摁亮了全屋的燈光,商滿月望過去,懸到嗓子眼的心才一點點落了回去。

她還以為又是吳軍……

正出著神,霍璟博已經走至她面前,單手鉗住她的臉,黑眸里噙著寒意,再次質問出聲,“為什么忽然來這里?”

他并未憐香惜玉,商滿月覺著疼,她想掙脫他卻不允許,“回答我!”

商滿月不知道他又發什么瘋,她咬著牙,一字一字地回,“我來出差。”

出差?

霍璟博毫不掩飾他的不屑和譏諷,“你一個閑賦在家的豪門闊太太出什么差?你能做什么?你會做什么?商滿月,你就算是撒謊也撒得高明些吧!”

即便商滿月一直都知道,霍璟博對她從未有過半分了解,但好歹夫妻三年了,他竟都不知道她曾經是個記者,發表過不少有價值的新聞報告。

她的心還是不爭氣地刺痛起來。

垂在身體兩側的手微微攥緊,商滿月抬眼對上男人薄涼的眸子,她沒有解釋,只是同樣譏誚地開口。

“霍總,我到底又做了什么?讓您如此大發雷霆,不遠千里都要專門跑過來,蹲在酒店房間堵我?”

“又不知道是嗎?”

霍璟博怒火更甚,他從口袋里抽出一疊照片,直接朝著商滿月的臉砸了過去。

女人下意識地閉了閉眼,照片刮到了臉上,洋洋灑灑地落了一地。

商滿月低頭,掃了一圈,全都是在醫院時,她和顧醫生抱在一起的照片。

事實上,顧醫生是為了護著她才拉她入懷的,她也只是神情恍惚了才定著不動,之后很快就分開了,根本算不上什么擁抱。

她蹲下身,手指捏起一張。

拍攝的人很會抓角度,也很會運用鏡頭的語言,所以每一張照片看上去都是郎情妾意,纏綿悱惻,仿佛周遭都是曖昧的紅泡泡在飄著。

這種情況下就很難是偶然拍攝的,除非是……

她有些難以置信,“霍璟博,你讓人偷拍我?”

這些照片是狗仔拍到,聯系了楊戈,他讓花錢買斷的,但霍璟博此刻滿腔的怒火,怎么可能和她解釋什么。

“若要人不知,除非己莫為!”霍璟博幾近咬牙切齒地念著這一行字。

商滿月定定地看著霍璟博,眼神里滿是失望,難過,還有不斷升騰的憤怒。

她剛經歷了一場生死搏斗,到現在雙手雙腳都是發軟的,一回來還要被他不信任,被他冠上莫須有的罪名。

很多事她也懶得與他解釋,一個對你不上心的人,你說什么也不會放在心上。

不過這個事情還關乎了顧醫生的清譽,她不能讓霍璟博像冤枉她一樣冤枉顧醫生。

“霍璟博,你聽好了,我最后說一遍,我和顧醫生之間清清白白的,我們只是朋友,這個照片事出有因,但也不是你想得那樣齷齪,我們身正不怕影子斜,隨便你去查!”

她烏黑的眸子凝視著他,一字一頓,擲地有聲。

霍璟博薄唇緊緊抿著,沉默地看著她,不知道是信還是不信。

房間氣氛頓時壓抑到了極致。

但他也不傻,商滿月敢這樣反駁他,說明了確實無事發生。

他不爽的是,每次提到顧羨之,她就跟個刺猬一樣渾身冒起刺尖兒來維護,這讓他怎么能不懷疑?

霍璟博深呼吸了幾下,終究還是克制住自己的火氣。

不過那口氣他咽不下去,雙手叉腰瞪著商滿月,粗聲粗氣地警告,“霍太太,你一個有夫之婦,還是不要和單身男人走得太近了!否則也不會有這樣讓人誤會的照片流出了!”

商滿月笑了,反唇相譏,“先管好你自己,你一個有婦之夫還不是天天和別的女人走得那么近!”

“你……”霍璟博氣結。

他伸手去拽商滿月的手肘,打算和她理論理論,不料商滿月“嘶”地一聲,疼得五官都皺成了一團。

霍璟博驚訝,意識到什么,撩起了商滿月的袖子,果不其然看到了涂著紅藥水的傷口。

而且還不止一處。

他的眼神驀地沉了下來,“怎么回事?”

商滿月抽回手,沒忍住還是嘲諷了一句,“霍總您那么牛掰,還有不知道的事呢?”

還擱這裝,都讓人偷拍她了,能不知道前因后果嗎?

“少陰陽怪氣的,你是自己說,還是我去查?”

霍璟博一邊說著,一邊去脫她的衣服,似是要檢查她身上到底有傷口。

見狀,商滿月微微怔住。

所以不是他叫人去偷拍她的,他也不是不信任她……

她壓下心口處很微弱的悸動,握住了男人的手,阻止他繼續往下脫,才輕描淡寫地說:“我跑新聞時采訪者的丈夫發狂砍人,我想保護好證據才……不過,都是些輕傷,不要緊的。”

然她的話卻讓霍璟博勃然大怒,“商滿月,說你蠢你還不服,你是去跑新聞還是去送命?”

“還有,什么新聞值得你拿命去拼?在家安安穩穩當霍太太還委屈你了是嗎?是霍家還不夠富裕,還是我霍璟博站得不夠高讓你要拿命去換錢?”

一個處處瞧不起她,覺得她只能待在家里伺候他,當暖床工具的丈夫,商滿月也不指望他能理解她的理想和抱負。

所以她只自嘲地扯了扯唇角,一句話都沒有說。

霍璟博見狀,以為她服軟了,難怪剛才她回來見到他會嚇成那樣,到底還是被他嬌養了三年的太太,經歷了這樣的事,豈會不害怕。

怒火被澆滅,取而代之的竟是有些不合時宜的心疼……

他的手輕輕地撫摸著她蒼白的臉頰,聲音也變得柔和,“以后別去跑什么亂七八糟的新聞了,我又不是養不起你,回去之后,那張副卡我還給你,你怎么花我都不會過問了,嗯?”

男人的掌心帶著溫熱,這樣滿是憐惜呵護的撫摸很容易就讓人淪陷心動。

商滿月甚至用臉頰蹭了蹭他的手心,像是一個朝著主人撒嬌的寵物一樣。

然后如她意料般地看到了霍璟博一下子龍顏大悅,他的雙手捧住她的臉頰,低頭就吻了下來。

卻在即將觸碰到時,商滿月嘲弄的話語響了起來。

“霍璟博,不讓我去跑新聞,要讓我回歸家庭,還給我錢隨便花,是怕我傷了,殘了,沒人再給你當玩物,當泄欲工具,對嗎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