86小說網 > 历史军事 > 她攜財產離婚前夫全球追妻霍璟博商滿月 > 第97章 把她當情人對待

第97章 把她當情人對待

她的話雖是疑問句,可語氣卻是肯定的。

男人的動作停住,幽幽的黑眸里極快地涌現各種情緒,但轉瞬又盡數消失。

他對上商滿月灼灼的眸子,薄唇緊緊抿成了一條冷硬的線,沒有說話。

因為他的確是這么想的。

霍氏家族不是沒有聯姻的傳統,他父母便是聯姻組成的家庭,而到了他這一代,他足夠優秀和強大,根本就不需要靠聯姻來錦上添花。

所以他原本是可以自行選擇配偶的。

可他生性涼薄,又因為見證了上一輩不幸福的婚姻,他對感情的需求特別淡,相反他在事業上的野心可謂是極致。

因此他一直還不曾認真去考慮過婚姻之事,直至三年前霍老爺子身體不好了,逼著他娶了商滿月。

這件事打亂了他要進軍國際市場的計劃,再加上新婚妻子過于癡纏和粘人,讓他越發反感。

在他的預設里,他要娶的太太并非商滿月這樣的小姑娘,他可以不計較身世背景什么的,但希望她足夠獨立,有自己的思想和眼界,而不是只會圍著丈夫團團轉的小女人。

她最好是學富五車,能夠與他有共同話題,懂藝術會附庸風雅就更好了,畢竟她以后代表著霍氏家族的臉面。

結果商滿月哪哪都不符合。

當然,她也不是完全沒有優點的,年輕漂亮身材好,皮膚嫩得能掐出水來,在床上怎么擺弄都只會紅著臉哼哼唧唧,實在是弄狠了才會伸出爪子不痛不癢撓你一下,大抵是大多男人心目中的美嬌娘。

她這樣的,其實更適合當被圈養起來的情人。

仔細想想,他又何嘗不是把她當情人對待,婚后除了要孩子這件事上有分歧,她要什么他基本上都給了,畢竟她也一直能滿足他強盛的生理欲望。

他不在乎他之前設定的太太標準,也不在乎商滿月是一個什么都不會的花瓶,更不求她上進什么的。

甚至覺得,她這樣也挺好的。

偏偏就在他逐漸習慣了這樣的太太,她突然間變了,也不知道是不是遲來的叛逆期,讓他無比地頭疼和不解。

他習慣掌控一切,很不喜偏離軌道的人和事,所以急于修正商滿月的位置。

只是他挺意外的,商滿月竟還能說中他的心思,是真有那個腦子,還是那點小女人的聰明誤打誤撞了?

商滿月不知道霍璟博在想什么,她也不關心了,但霍璟博休想再影響她的人生。

“霍璟博,以前我沒工作,你嘲笑我在家里好吃懶做,沒有半點貢獻,現在我去工作了,你又不讓了,真的什么話都讓你說了唄。”

“我不會再為任何人任何事放棄我的事業,就算是你,也別想干涉我,你的副卡我不會要,我們之間就按照合同走,你出錢我辦事,離婚了該給我的給我,多一分我也不會要!”

之前她多傻啊,以為愛情能飲水飽。

經歷了婚姻的毒打之后,她終于明白,靠山山倒,靠水水流,靠自己才是硬道理!

“霍璟博,你捫心自問,你是真的覺得女人不需要事業嗎?你為了幫江心柔發展事業,動用了那么多資源,甚至連我……”

她猛地頓住,不想再提那件破事,但難免火氣也上來了,“你只是看不起我,覺得我處處不如別的女人,不配有事業罷了。”

聽著她洋洋灑灑的大女人發言,再加上莫名其妙扯到江心柔,霍璟博的怒火不可抑制地又被挑了起來。

“商滿月,你夠了!”他一個字一個字念著她的名字,警告她適可而止!

他認為他這段時間已經很放低姿態了,她還要不依不饒的,這是鐵了心地要飛出他的掌心?

就憑她一個被圈養了三年,不知道天高地厚的金絲雀?

商滿月自然察覺到霍璟博很不高興了,他這種自負狂妄,大男人主義的上位者,豈能接受一個與他而言是螻蟻般的人對著他叫囂。

那個人還是曾經依附著他的妻子,招招手就能喚來的寵物。

最重點的是,她提了江心柔,僅僅一個名字就能讓他情緒起伏!

商滿月累了,也不允許自己還像從前那樣拈酸吃醋,真的很沒意思。

她再次開口,直接下逐客令,“沒其他事的話,我要休息了,霍總,請離開吧。”

霍璟博怒極反笑。

人常道士別三日當刮目相待,而他這位太太,每一天都在刷新他對她的認知。

他仿佛沒聽見一樣,徑直扯著領帶,理所當然地說:“我沒開其他房間,今晚上我就在這兒湊合一晚。”

商滿月早就猜到他會這么說,她拿起手機,利索地開了一間新的房間。

“霍總既然喜歡這間房,那我走,您自便。”

她上前整理自己的衣物,幾分鐘后提著自己的小行李箱,頭也不回地拉開門走了。

重新辦理了入住,商滿月到了新的房間,洗了澡便睡下了,這幾天為了查線索找證據,她基本上沒怎么合過眼,又驚心動魄了一整天,實在是累到腦子轉不動了。

眼睛一閉上就夢周公去了。

這時,霍璟博站在落地窗前,抽了好幾根煙,才稍稍壓下內心的躁意。

他任由商滿月換房,沒有追過去,是因為他怕一個克制不住,他會想弄死她。

畢竟暫時他還不想換太太,不管是因為爺爺,還是因為他自己的需求。

但這股火,他總要找個發泄口。

霍璟博黑眸微瞇了瞇,修長的指尖撣了撣煙灰,摸出手機,撥了一個電話。

那邊很快就傳出楊戈恭恭敬敬的聲音,“霍總。”

“商滿月今天在醫院遇襲的事,去給我查清楚怎么回事,一個細節都不許漏!”

楊戈很意外,他之前看到照片也不由自主想歪了,沒想到太太不是偷男人,而是差點被男人砍啊……

一時間都不知道是松一口氣,還是替她擔心了。

“好,我立刻去查。”

楊戈辦事效率極高,不過半個小時就弄清楚來龍去脈,緊接著給霍璟博匯報了。

霍璟博聽完,俊美的臉龐上染上了濃郁的陰霾。

什么阿貓阿狗也敢動他的太太!

而這么驚險的事,商滿月差點丟了小命,可他剛才問她時,她竟就那么敷衍過去了。

曾經的她可是一點小事能給他說成三分夸張,而大事都可以在他面前唱戲了。

像這次這種大事,她如此悄無聲息的,霍璟博的心多少有些不舒服。

他冷著臉,冷聲道:“讓人在里面給我好好招待吳軍。”

楊戈點頭,“霍總,我知道怎么做了。”

然他并未掛電話,猶豫了下,還是鼓著勇氣小小聲地開了口,“霍總,去查這個事的時候,我還發現了一件事……就是不知道當講不當講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