86小說網 > 历史军事 > 她攜財產離婚前夫全球追妻霍璟博商滿月 > 第98章 霍璟博,我們不可能了!

第98章 霍璟博,我們不可能了!

+霍璟博沒有心情聽什么廢話,正準備直接掐斷電話,驀地覺得估計和商滿月有關,鬼使神差地開口,“說。”

楊戈咽了口唾沫,才輕聲說著:“霍總,不知道您有沒有聽說過新聞界曾經最被看好的新星M記者?”

男人眉心輕蹙了下,有一種不太好的預感升騰而起,“接著說。”

“太太就是那位赫赫有名的M記者,消失了三年,一個月前正式回歸新聞界,還引起了業內一陣轟動……”

說到這里,楊戈聲音更小了,“之前拒了江小姐上W雜志社采訪的也是太太,但您讓我去和那邊交涉,成功讓江小姐上了雜志采訪,也就等于間接地……打了太太的臉……”

他幾乎是顫顫巍巍地把話說完的。

霍璟博掛斷電話,眸底的光晦暗不明,他望向遠處,神情仲怔,直至煙頭燙了一下手指才回了神。

和他結婚了三年的太太竟不是一個腦袋空空的草包,而是頗有能力的記者。

怪不得她剛才那樣生氣,言辭鑿鑿地說要發展她的事業,還拉出江心柔說事。

關于讓江心柔上雜志那件事,他確實不知道是她拒的,并沒有要打她臉的意思,可即便知道,他大概也不會改變想法,最多就是換一種方式。

此刻他依舊認為,他霍璟博的太太眼里最重要的,該是他這位丈夫,而不是什么事業。

但顯然他這位太太的心已經野了,加上她本身還是有點小本事,恐怕不是他三言兩語能輕易哄回來的了。

霍璟博眉眼輕挑,不僅沒有覺得生氣棘手,反而多了一份男人與生俱來的征服欲。

他從不懼任何高山,他想要的,就沒有得不到的。

商滿月,無論你有多少驚喜等著他,他都會讓她再次心甘情愿臣服在他的身下。

次日。

商滿月睜開眼睛時看到自己躺在霍璟博的懷里,她已經麻木了,米面無表情地拉開男人擱在她腰間的手臂,便要起身。

下一刻,手腕被溫熱的大掌扣住,一個天旋地轉間,商滿月被摁回床上,原本熟睡的男人則壓在了她的身上。

“霍璟……唔……”

男人修長的手指捏住她的下巴,與她接吻,將她抗拒的話都吞了下去。

他深深淺淺地吻著她,極有技巧,商滿月的呼吸被逐漸奪走,手腳不受控制地軟了下來,眼睛上都蒙了一層霧氣。

就在商滿月以為又逃不過時,卻發現霍璟博雖吻得纏綿,卻只在她的唇瓣上輾轉,并未有別的舉動。

即便她都感覺到他的身體熱了,某處抵著她。

正困惑著,男人已經松開她,指腹溫柔地摩挲著她粉紅的唇瓣,他貼著她的耳朵,啞聲道:“霍太太,雖然我想要你,但我更想要你像以前一樣,會回應我,會害羞地抱著我,會小聲地和我說,你要我……”

霍璟博的聲音很有磁性,故意壓低說著情話,根本沒有女人能夠抵抗得住。

商滿月的耳尖紅了,她不住深呼吸克制著,然后盡量冷冰冰地回:“霍璟博,不可能了!”

那個傻乎乎愛著他的商滿月,被他親手扼殺了。

霍璟博也不惱,意味深長地看了她一眼,起身去浴室洗漱,出來后,他直接脫下那寬松的睡袍,開始穿衣。

商滿月無意識地掃了一眼,結實性感的胸肌一覽無遺,不是那種很大塊的,而是薄薄的一層肌肉覆在上面,穿衣顯瘦脫衣有肉。

寬肩窄腰,典型的倒三角身材,那雙長腿簡直要比她的命還長,整體比例逆天,宛若漫畫里走出來的男人。

即便已經相處了三年,她看過摸過親過,仍舊還是會看得恍神。

男人突然間轉過了身,他已經套上黑色內褲,某處極其地出類拔萃。

商滿月猛地別過臉,雙頰微微泛起紅暈。

她努力說服自己,食色性也,人之常情!她也只是以純欣賞的角度,沒有任何其他的幻想。

誰讓狗東西確實長在她的審美點上,這個一時半會兒是改變不了的。

霍璟博將她所有的反應盡收眼底,他不動聲色,優雅淡然地系上襯衣扣子,再戴上腕表。

“你的工作完成了嗎?”男人語氣淡淡,聽不出什么情緒。

商滿月回神,卻是警惕地看著他,“你問這個做什么?”

他要是敢對她的工作動什么手腳,她一定和他鬧個天翻地覆!

許是看出她的心思,霍璟博不悅蹙眉,“你也不必把我想得那么霸權,你覺得在家里待著不開心,想工作就工作吧,但前提是,像昨天那樣危險的工作,盡量少接,或者我給你安排幾個保鏢,不會干擾你工作,只是保證你的安全。”

商滿月:“…………”

誰家好人出去工作還帶著保鏢的?

不過他昨天那樣反對,還貶低她,今天居然讓步了,著實出乎了她的意料之外。

她到底是個吃軟不吃硬的,霍璟博這樣說了,她也無法再拒人于千里之外。

商滿月的語氣也緩和下來,“帶著保鏢太招搖了,我會自己小心的,我比你更在乎我的小命,我還沒分到你的財產當上富婆呢,不會讓自己掛了的。”

霍璟博冷眼掃過去。

“咳。”商滿月知道他對離婚,分財產這幾個詞過敏,連忙轉移話題,回答他:“我等下去和何妙妙做最后的證據確認和看看她有沒有什么要補充的,這次的工作就結束了。”

霍璟博看了看腕表,直接安排了行程,“可以,吃了早餐我送你過去,下午我們一起回港城。”

商滿月還欲說什么,他又輕啟薄唇,補了一句讓她無法拒絕的話。

“那件事,有結果了!”

晚上七點,飛機在港城機場落地。

楊戈已經在外面等著他們了,霍璟博和商滿月坐上車,楊戈問,“霍總,是直接過去嗎?”

霍璟博握住商滿月的手,難得溫柔地開口,“餓不餓?先去吃飯?”

一路上,商滿月諸多猜測,現在更是心急如焚,哪有吃飯的心思,她搖搖頭,“我不餓,直接去吧。”

她要知道,這件事到底誰是幕后主謀!

是不是江心柔?

太專注了連男人的手都忘了甩開。

霍璟博深深地凝望著她片刻,倒也沒拒絕,他輕啟薄唇,吩咐:“去會所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