86小說網 > 历史军事 > 她攜財產離婚前夫全球追妻霍璟博商滿月 > 第101章 我想要你!就在這里!

第101章 我想要你!就在這里!

柑這是商滿月無論如何都不敢想的回答,霍璟博竟然會說……他會嘗試著回應她的感情需求?

他不是一直以來都對她的感情嗤之以鼻嗎?他不是心里只有江心柔嗎?

各種思緒不受控制地涌了上來,商滿月的心終究還是亂了,濃密的長睫毛不住地輕顫著。

“嗯?”男人的薄唇輕貼了貼她的側臉,在等著她的答案。

商滿月愛而不得了三年,沒有人知道她曾經有多么期盼著霍璟博能夠回頭看看她,回應她。

而眼下正唾手可得。

這個瞬間,她幾乎被誘惑著就要點頭了。

頭頂,煙花驟然炸開,綻放出璀璨的花火。

這個聲音一下子將商滿月的最后的理智喚了回來,她心跳得很厲害,沒有說話,只是猛地推開了男人,打開門下了摩天輪。

霍璟博黑眸不悅地瞇起。

他哪能察覺不到商滿月本來有所松動了,女人向來是個感性的動物,特別是像商滿月這種滿嘴情情愛愛的女人,她們就喜歡這些華而不實的東西,說是浪漫。

若不是為了迎合她,他霍璟博這輩子都不可能坐什么鬼摩天輪,幼稚得要死,要是被商場上的對手看到,可不得笑掉他們的大牙。

本來就要成功了,結果誰他媽的沒事干放什么狗屁煙花啊!

向來很有教養的矜貴公子霍璟博第一次沒忍住爆了粗口。

躲在暗處點煙火的楊戈,莫名其妙地打了幾個噴嚏。

他不禁裹緊了他的外套,夜里的風是有點涼哈……

不過為了霍總和太太的愛情添磚加瓦,就算是冷到感冒也是值得的!!!

等他們和好了,甜甜蜜蜜時,霍總應該會把他扣掉的獎金加倍還回來的吧?

一想到這個,他精神就倍兒棒,更加賣力去點煙花。

商滿月回到車上,依舊心緒難平。

楊戈不在車內,不知道去哪兒了。

但這樣也好,她能自己安靜待一會。

短短幾個小時內,發生的事有些多,她現在腦子發懵,并不是隨意下決定的時候。

否則很容易做出錯誤的選擇。

五分鐘后,霍璟博拉開另一邊的門,坐了進來。

男人的身上裹挾著外面的冷風,帶著寒意,商滿月無意識地朝著窗戶那邊靠,離他遠一些。

她這個動作卻讓霍璟博誤會了,本來臨門一腳不知道被哪個懵柄破壞了,這會兒商滿月還一副他身上有病毒閃躲不及的模樣,他強壓著的戾氣直接爆發。

霍璟博一直都不是什么好脾氣的男人,外表矜貴優雅,實際上也不過是披著一層羊皮,他內核從來都是一只兇狠的狼。

他盯上的獵物,是絕對不會允許從他的口中跑掉的。

剛剛打了一場,他的血正熱著呢,沸騰的熱血在身體里四處流竄,叫囂著,最終聚集于身下。

他急需發泄。

霍璟博雙手驀地掐住了商滿月的腰,微一用力,她整個人就被提了起來。

商滿月嚇得驚呼一聲,“啊——”

下一刻,她就被男人按坐在他的腿上,面對面的,姿勢無比地曖昧。

“霍太太,剛才跑什么呢,你還沒回答我呢?”

他的嗓音沙啞,透著磁性,說話的同時,他的指尖點在她的背脊處,緩緩往上撫摸著。

明明隔著一層衣物,她卻還是能夠感覺到他手心的灼熱,像是要將人燃燒殆盡了一樣。

商滿月身體敏感,以至于她開口的聲音跟著發顫,“我……我還沒想好。”

一切來得太突然了。

盼了三年他都無動于衷,在她絕望了要放棄了,他突然間又要和她好好過了,她挺迷茫的,也得慎重考慮。

顯然這個話并非是霍璟博想要聽到的,男人黑眸深深凝視著她,沒有說話。

其實霍璟博這樣看著人的時候,帶著與生俱來的壓迫感,會讓人不自覺地露怯。

盡管商滿月不似之前那樣怕他了,但到底還是有些不自在,特別是他們靠得這樣近,近到她能夠感覺到他身體的變化,太危險了……

商滿月咽了幾下唾沫,故意說:“我,我會好好考慮的,等我想好了再回答你,現在……我們回家吧。”

“呵。”

男人嗤笑一聲,鼻尖蹭著她的鼻頭,“哄騙我呢?”

商滿月:“…………”

她有時候真的很討厭霍璟博那洞察人心的本事!

“商滿月,你想考慮,我可以給你時間,作為補償……”

霍璟博低啞的嗓音刻意地拖長,把人的心也吊得高高的,等到了最頂端,他才不緊不慢地接著吐出剩下的話。

“我想要你!就在這里!”

簡單的八個字,卻扣人心弦。

商滿月還沒反應過來,霍璟博的手已經摁住她的后頸吻了過來,不是早上那種逗著她玩,蜻蜓點水式的親吻,而是狂熱的吞噬,帶著濃濃的欲。

“唔……”商滿月終于回過神,手腳并用地掙扎。

幕天席地的,隨時有人會過來,她骨子里還是趨向于保守,特別是性的方面,如何能依。

霍璟博惱她不配合,大掌在她的臀部用力地掐了一把,惹得她痛吟,他的舌尖順勢抵入她的口中,肆意掃蕩。

商滿月根本扛不住他的各種手段,身體漸漸發軟,沒一會就被壓在了車座上,眼尾都泛起了極致的紅。

“上次在車子里時,我就想這么弄你了……”

男人的動作不干不凈,嘴里說的話也不干不凈,商滿月又羞又惱,她知道霍璟博從來不是什么紳士君子,就是個不折不扣的禽獸,可她還是高估了他的流氓。

她掙不開,又實在是怕有人過來,只能低聲哀求,“霍璟博,我們先回家好嗎……”

可惜男人都喜歡追求刺激。

霍璟博這樣的,要么不開竅,一開竅了只會有過之無不及。

商滿月這次鬧離婚,倒還真的是把他骨子里的猛獸給釋放出來了。

他宛若沒聽見她的話,一連串的吻落在她的耳畔,他含著她的耳朵,嗓音嘶啞,“霍太太,你不知道你現在的樣子有多誘人嗎?”

緊張兮兮的,全身的肌膚都透著粉紅,身體在輕顫,與在家里安逸的狀態,完全不一樣。

如此難得一見,他放不開。

也不愿意放過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