86小說網 > 历史军事 > 她攜財產離婚前夫全球追妻霍璟博商滿月 > 第113章 霍璟博愛不自知

第113章 霍璟博愛不自知

商滿月穿上外套,攏了攏頭發,走了出去。

從二樓露臺上往下看,門口被一群人圍住了,那些人拉著橫條,上面寫著:【無良奸商,還我血汗錢!】

為首的男人還高舉著大喇叭,一直喊著舅舅的名字,讓他滾出來還錢,別當縮頭烏龜!

還有不少人瘋狂扒拉著大鐵門,分分鐘要破門而入的架勢。

傭人哪兒見過這種陣仗,嚇得臉色發白,六神無主,“大小姐,這可怎么辦啊?”

商滿月也腦袋嗡嗡的。

盡管不知道具體發生了什么事,但可以肯定的是,舅舅肯定又闖禍了。

“先把大門關緊,別讓他們闖進來,我給舅舅打電話。”

商滿月回房間拿手機,開了機后才看到舅舅先前給她打過幾個電話了,她抿著唇,撥了回去。

響了好一會,程千帆才接起電話,一張口就是哭。

“滿月啊,嗚嗚嗚,你終于開機了。”

商滿月也頭疼欲裂,她靠著床頭坐著,言簡意賅地描述了家里的情況,然后直截了當地問:“舅舅,你到底做了什么?”

說起這個,程千帆就老委屈了,“幾個月前,我的一個朋友看中了一款投資APP,說是穩賺的生意,和我關系好才約我一起入伙,我也找專人評估過了,都說很不錯,我就……投了點錢進去。”

“一開始真的很賺錢,也吸引了不少客戶下載,把錢投進來,我們的規模也越來越大,可一個星期前,我聯系不上那個朋友了,共同賬戶里的錢也沒了,客戶放在APP里的錢都提不出來,因為法人是我,所以都來找我要錢,可是和我有什么關系啊,我也是受害者啊!”

其實商滿月也大致猜測到是這么個情況了,她的舅舅從來都是目光短淺,只看中眼前利益,所以才會被這么明顯的殺豬盤給忽悠了。

她閉了閉眼,再問:“涉及的金額多少?”

程千帆重重嘆氣,“五個億。”

商滿月差點握不住手中的手機,她的鼻翼都微微擴展了些,這個金額已經遠遠超出了她的意料之外。

“舅舅,你不是說,只投了一點點錢嗎?怎么會是五個億?你又哪來的五個億?”

她多少還是了解舅舅的家底的,基本上賺多少花多少,再有就是被他胡亂投資沒了,他不可能拿的出那么多錢。

“前段時間,璟博不是給了我一塊地么,我……我拿去銀行抵押了五個億,就全投進去了。”程千帆的聲音越來越低。

“舅舅你……”

“滿月,我也只是想多賺點錢,給阿讓掙點老婆本,還有你,我也不想你老在婆家看人臉色,你舅舅要是出息了,霍家也能高看你一眼不是?我怎么知道那個混蛋是個騙子,把我的錢都騙走了,現在我反倒欠了一身的債!”

程千帆越說越傷心,“滿月,我知道我沒用,這么多年一直在拖累你,姐姐走了,我本來應該替她好好照顧你的,我卻沒能做到,我知道你在霍家過得也不容易,這次我不會再麻煩你了。”

這個話聽得很不對勁,商滿月敏銳地察覺到了什么,她的心揪到了一塊,“舅舅,你在哪里?”

程千帆像是沒聽見,自顧自地接著說,“滿月你聽我說,我買了一份保險,受益人是你,你舅媽,還有阿讓三個人,等我走了,公司宣布破產,那些債務就抵消了,那筆錢你好好規劃,照顧好你舅媽和阿讓,這樣我就放心了。”

隔著手機,商滿月仿佛能夠聽見呼呼的風聲。

她內心有著很不好的預感,她幾乎是朝著手機那邊嘶吼,“舅舅,你不要做傻事,錢的事我來解決,你不可以和爸爸媽媽那樣丟下我,不然我不會原諒你的,聽見沒有!”

“滿月,對不起……”

程千帆好似將手機拿遠了,他的聲音也漸漸遠去。

“程千帆!”商滿月厲聲吼著,“你要是敢這么不負責任地死了,我不會管你的老婆和孩子,他們以后是死是活,和我有什么關系啊,你死了,我們的血緣就斷了,你想看著你的老婆孩子流落街頭嗎?”

與此同時,她快速跑去書房,拿了車鑰匙,下樓,坐上車,啟動引擎,以最快的速度沖了出去。

最后,商滿月是在程氏集團的天臺看到程千帆的,他頹然地坐在地上,周圍堆滿了空的酒瓶子,胡子拉稀,哭得上氣不接下氣。

商滿月眼眶一下子紅了。

她很害怕,自己趕到時,只能看到一片血泊,就如同當年爸爸媽媽那樣。

她無法承受再失去任何親人。

她走過去,想要打他罵他,可到了跟前,她卻只用力地抱住了他。

程千帆嘴里還在自責,說自己沒用,說自己總是連累她,說他活著就是浪費空氣。

商滿月沉默地聽著,等他發泄完,把他拉了起來,“回家吧,我通知阿讓了,接下來我會讓他看著你,至于其他的事,我來處理。”

程千帆張了張嘴,還想要說些什么,見著商滿月意已決,他頹然地低下了頭。

霍氏集團。

霍璟博一整天冷著臉,時不時從總裁辦公室里傳出訓斥人的聲音,惹得大家人心惶惶的。

而身處于雷暴中心的楊戈就更是草木皆兵了。

生怕自己進辦公室時,因為左腳或者右腳先邁進去而被炒魷魚。

他猜測這事兒肯定又和太太有關系,只是前些天兩個人分明蜜里調油,大boss都直接君王不早朝了,他想不出因為什么又鬧別扭了。

于是他偷摸著給陸今安打電話,打聽一下消息,避免踩雷。

掛斷電話后,他深深嘆息。

原來是因為太太發現了大BOSS對她不是真心的,所以鬧起來了。

可是,在他看來,大boss之前的確是對太太不上心,不聞不問的,但自從太太鬧離婚后,大boss逐漸對太太很關注很在意了啊,這還不叫喜歡嗎?

即便是江小姐,大boss都不曾在她身上動過那么多心思。

還是說,其實大boss是愛而不自知?

他尋思著,得想個辦法讓大boss自己意識到才行,一籌莫展之際,他看到一個新聞,驀地眼前一亮!

楊戈敲響辦公室的門,走進去,將iPad遞到霍璟博面前,說:“霍總,太太遇到麻煩了。”

夜漸漸深了。

程千帆睡下后,商滿月才回到自己的房間。

剛剛回來的時候她和外面那些人初步交涉了,給她三天時間,她會給出還款計劃。

看在她是霍太太的身份,那些人暫時走了。

商滿月盤腳坐在沙發上,拿著計算機清點舅舅所有的不動產。

這個別墅,公司的工廠,再加上一些股票,七七八八加起來,也僅僅一個多億,簡直杯水車薪。

而她手里那點錢,更不值一提。

除非能立刻離婚,拿到財產,霍氏集團百分之五的股份拿出去抵押,是能籌到這筆錢的!

可是……她和霍璟博鬧成那樣,他又豈會愿意高抬貴手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