86小說網 > 历史军事 > 她攜財產離婚前夫全球追妻霍璟博商滿月 > 第115章 霍璟博瘋狂吃醋

第115章 霍璟博瘋狂吃醋

霍璟博定定地審視著她,那幽幽黑眸里有著看穿一切的銳利。

女人表情麻木,眼神更是平靜無波,好似世間萬物都無法讓她再掀起半片波瀾。

他喜歡的那點小作精的勁兒,沒了。

霍璟博多少還是被氣到了,他的舌頭頂了頂口腔,故意說話刻薄,“商滿月,你寧愿當自己出來賣的,都不想當堂堂正正的霍太太是嗎?”

商滿月濃密的眼睫毛微微顫動。

她心里苦澀,但面上沒有顯露半分,還是那樣平平靜靜地回:“是。”

好一個是!

霍璟博大掌猛地扣住了她纖細的脖頸,語氣發了狠,“那你也把自己想得太值錢了,五個億,我要什么樣的女人都有了。”

這一點,確實是。

商滿月抬眸注視著他,眉眼深邃立體,高挺的鼻梁上仿佛能夠滑滑梯,唇形完美性感,還曾經被八卦雜志評價為,最適合接吻的唇。

188的身高,比例絕佳,腰是腰腚是腚,那雙腿更是長得不像話,還有某處傲人的尺寸……渾身上下透著致命的荷爾蒙。

這樣的男人,即便不花錢,都有無數女人愿意跟著他,甚至倒貼錢都可以。

她不也曾經是那個上頭到不可自拔的蠢女人嗎?

商滿月自嘲一笑,她沒接男人的話,只冷淡地說,“那你買不買?”

霍璟博眉心深深凝起,還沒開口,商滿月的手機鈴聲突兀地響了起來。

她從口袋里拿出手機,見到來電顯示著顧醫生三個字,手指動了動,準備接聽。

霍璟博自然也看見了,胸口處堆積著的火氣一下子就被點炸了,他奪走她的手機,聲音里充斥著譏諷,“不是要我買嗎?去洗澡!”

商滿月眉頭幾不可見地蹙了一下,可她什么都沒有說,轉身就進了浴室。

水聲響了起來。

霍璟博煩躁地拽掉領帶,單手解開了襯衣的好幾顆扣子,而手機還在持續響著,有一種不接聽誓不罷休的味道。

他垂眸盯了十幾秒,冷冷笑了。

走至窗邊,他推開窗,微涼的夜風吹了過來,卻半點熄滅不了他的心火。

他叼起一根煙,點燃,重重吸了一口,才摁下接聽鍵,放到耳邊。

顧羨之焦急的聲音傳了過來,“滿月,我看到新聞了,你家那邊沒事吧?還有,你下午是不是來找過我,我的助手看到你了。”

那時他正在做手術,是出來之后聽見助手提了一嘴才知道的。

霍璟博嗤笑,懶洋洋地開口,“我太太的事,我自會處理,就不牢你這個外人操心了。”

許是沒想到會是他,手機那邊猛地安靜了下來。

霍璟博冷嗤了聲,正要掐斷電話,顧羨之的話語徐徐傳來,“璟博,我和滿月是朋友之誼,她遇到麻煩了,我關心一下也是正常的,滿月她是個很好的姑娘,你既然娶了她,希望你能好好善待……”

“顧羨之!”

霍璟博打斷他,第一次這樣冷冰冰地喊著他的全名,他警告他,“我和我太太怎么相處是我們的事,你的手伸得未免也太長了!”

這時,商滿月洗完澡走出來,她裹著浴袍,腰間帶子系得緊緊的,水汽下,她白白嫩嫩的,宛若不諳世事的清純少女,哪兒像是已婚三年的少婦啊。

霍璟博抬眸看過去,黑眸鎖住她,明明把自己包裹都那么嚴實,只能看到她那一小截白嫩的脖頸,卻莫名地誘惑,讓人想要把她一點點剝光,狠狠褻玩。

喉結上下滾動著,他想起還在通話中,惡趣味上來了。

他倚著窗臺,用眼神肆無忌憚地逗弄著商滿月,嗓音低啞曖昧,“我的太太洗完澡出來了,正等著我呢,長夜漫漫,不能辜負美人意,羨之,我想你也沒有興趣聽我們夫妻間的事吧?”

嘟嘟嘟的聲音響起,他的話還沒說完,那邊就已經掛斷了。

霍璟博唇角邪氣一勾,將手機丟回床頭柜。

商滿月見狀,臉色很不好,“誰讓你接我電話的?你和顧醫生說什么了?”

她知道因為江心柔的緣故,霍璟博對顧羨之總有敵意,肯定又說什么話來埋汰人了。

霍璟博正不爽著呢,他陰惻惻地睨她,“商滿月,這種時候我不想從你嘴里聽到他的名字!”

又犯病了。

商滿月已經不想給予他多余的情緒,她走過去,干脆地給自己手機關了機。

這般護著的行為,霍璟博怒極反笑。

他突然轉身走入更衣間,很快返回,然后將一件黑色緊身馬甲吊帶裙丟到了床上,抬了抬下巴示意她,“換上!”

商滿月看了一眼。

這個衣服她并不陌生,這是前些天他們情意綿綿時,霍璟博抱著她在床上,哄著她下單的情趣內衣。

本來那晚上就想試的。

然后他們鬧崩了。

這種助興的衣服,在你情我愿的時候是情趣,但在這種情況下,他故意讓她穿,無非就是羞辱她。

商滿月的手用力攥緊,很快又松開了。

比起他在她面前扮演好丈夫,以愛為名禁錮她的心,她寧愿他就當一個錢貨兩訖恩客。

最起碼,她不會再對他抱著不該有的奢望。

她走過去,面無表情地當著霍璟博的面脫掉浴袍,隨后穿上了黑色裙子。

霍璟博氣得很。

她越是乖乖聽話,他就越是氣。

火氣在身體里亂竄,最終盡數匯聚到了下身,他磨了磨牙,大步走過去,一把扣住商滿月的細腰,低下頭狠狠地吻住她。

他的口中有煙味,商滿月不適,可她還是不掙扎,她配合得很,他的舌頭撬開她的牙關,與她的糾纏在一起,越探越深,要將她染滿他的味道。

要她清楚知道,她是誰的所有物!

商滿月被他壓得身體不住地往后仰,幾乎站不住了,他的侵略太狠,她的腳步踉蹌地往后退。

直至抵到床沿,然后摔入了柔軟的大床里。

剛剛穿上的黑色裙子宛若一張薄紙,嘶地一聲,就這么被他撕碎了,男人壓下來,重重的吻鋪天蓋地落下來。

商滿月眼角余光瞥見那裙子如破布般丟在床腳,還在想著是質量不行,還是商家故意這樣設計,好滿足臭男人的陰暗心思。

她不認真,霍璟博一下子便察覺了,也誤會了,大掌猛地扣住商滿月的臉頰,他的黑眸里翻滾著狂風駭浪,讓人心悸。

“霍太太,這種時候你還在想著別的男人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