86小說網 > 历史军事 > 她攜財產離婚前夫全球追妻霍璟博商滿月 > 第117章 霍太太的冷暴力

第117章 霍太太的冷暴力

他感覺到女人胸口劇烈地起伏著,氣的。

霍璟博心情大好,他放開了她,優雅地整了整衣襟,才大步離去。

男人離開后,商滿月無力地靠著沙發。

霍璟博在商場上浸淫已久,渾身都是心眼子,他存了心刁難她,她又豈會是對手。

逃不過,躲不開。

卻又愛不得……

下午商滿月又回了一趟程宅去看舅舅。

楊戈做事向來麻利,門口那群圍著喊打喊殺的討債人已經散去了,現在宅子里歲月靜好的模樣,仿佛那場變故不曾存在一般。

傭人給商滿月送上熱茶,眼神里不免帶著感激,畢竟主家要是破產了,他們也得跟著失業,現在想要找一份穩定高薪的工作是非常難的。

程千帆昨晚上終于沒再噩夢連連,睡了一個好覺,黑眼圈都消了一些,他又恢復那笑呵呵的樣子。

“滿月,你不用特意回來看我,我已經沒事了,你也放心,我以后不會想不開了,只要有璟博在,什么事都不用怕了!”

商滿月的手無意識地握緊杯盞,眼神掙扎,猶豫著要不要告訴舅舅,她和霍璟博之間的真實情況。

程千帆沒有察覺到她的情緒,自顧自地說著,“滿月,看得出來璟博是真的很在意你了,才會愿意庇護你,甚至庇護我們,俗話說,無怨不成夫妻,兩口子過日子難免磕磕絆絆的,都是要相互包容遷就才能把日子過好的。”

“你看你舅媽那個樣,我不也念在夫妻之情對她一再包容忍讓,才能相安無事走到現在嗎?所以啊……你也別老揪著之前的事對璟博耍脾氣,省得寒了他的心。”

他握住了商滿月的手,苦口婆心:“回去之后,收著點大小姐脾氣,好好和璟博過,你幸福了,舅舅也就安心了,知道嗎?”

興許是遭逢大難,差點死過一回的人了,身上也沒了以前的焦躁浮夸勁,一心一意想過安生日子了,說話的口吻都仿佛帶著佛性。

商滿月有很多話,很多委屈想要訴說,舅舅是她最親近的親人,原本是可以和他傾訴的。

但到了這一刻,她看著舅舅滿臉的期盼,又環視著這熟悉的別墅,再看著傭人們安心自在的身影。

她的喉嚨酸澀,什么話都說不出來了。

如果她的妥協能夠換來親人的安逸,似乎也是值得的。

反正她也當了三年安分守己,乖巧聽話的霍太太,也輕車熟路了不是?

晚上,商滿月親自下廚,按照霍璟博的口吻,做了一大桌飯菜。

霍璟博一走入別墅,便聞見那香氣,而后見著商滿月系著圍裙,將最后一道菜端上桌子。

她見著他,笑容恬靜,“回來了啊,上去換個衣服就可以吃飯了。”

男人挑了挑眉,這一幕他并不陌生。

之前三年,他的霍太太就是這么伺候他的。

熟悉的感覺回來,他持續了一天的好心情就更好了,他看得出來,商滿月終于懂得什么叫做識時務者為俊杰了。

這真的好比他在商場上,拿下最高難度的項目一樣,充斥著刺激和成就感。

吃過飯,霍璟博在書房處理完公事,回房時,商滿月已經替他放好熱水,溫度掌控得剛剛好。

男人摟著妻子纖細的腰,吻著她嬌嫩的紅唇,啞聲道:“霍太太,一起洗吧?”

他以為她會拒絕。

而商滿月神色不變,唇角微笑的弧度都是完美的,她沒有拒絕,一副丈夫想要如何,她都會盡力滿足的模樣。

在浴室里,在狹窄的浴缸里,霍璟博確實感受到了商滿月的溫順,他怎么擺弄怎么折騰,她都配合,弄狠弄疼了,卻連眉心都沒有蹙一下。

她也沒有和之前那樣推搡抗拒他,而是努力做出他喜歡的樣子,他之前說喜歡讓她主動,她便攀附著他,主動向他索要……

這一夜,霍璟博過得很快活。

是他一手把商滿月調教出來的,他這個老師教得好,商滿月也學得快,他們的結合讓他身心舒暢,哪兒哪兒都舒服。

一切終于回到了正軌,他心目中理想的霍太太也回來了,這場可笑的離婚風波劃下了句號。

然而才過了一周,霍璟博莫名就覺得索然無味了。

以前的商滿月表面看著溫順,實際上內心都是小九九,她會因為他不回家吃飛醋,給他耍小脾氣,會在看到他那些捕風捉影的緋聞,給楊戈打電話旁敲側擊他的行蹤,在床上就更明顯了,他弄得她疼了,她就給能他一腳。

可是現在,她永遠都在笑著,不哭不鬧,她不過問他的行蹤,他回家了她就伺候著,不回家手機也安安靜靜的,他想要她就給睡,無論是粗暴的還是溫柔的,她都沒太大反應。

有一晚他心里憋著一股悶氣,用盡手段磨她,想和之前調教她時那樣,讓她情不自禁,讓她沉淪情欲,讓她眼里有他,可當時的她……僅僅是雙眸濕潤,最難受時也就是咬緊下唇。

而結束后,她哪怕滿臉紅潮,身體還處于余韻中,她的眼神卻很快一片清明,看不出任何眷戀和情意。

是夜。

霍璟博從商滿月身上下來,他披上睡袍,看著她沉靜的臉龐,冷不丁地開口,“商滿月,你故意以這種方式反抗我是嗎?”

他的語氣里充斥著濃濃的躁意,比之前更甚。

“怎么會呢。”

商滿月氣息微微喘著,她盡量以溫柔的嗓音回,“你想要的,不就是這樣的我嗎?”

霍璟博蹙眉,怒斥:“我想要的是之前的霍太太,不是一個木頭人!”

她現在跟充一氣娃娃有什么區別?

他缺的是一個假人嗎?

商滿月唇角溢出一抹嘲諷,她攏好睡裙坐起來,靜靜看著他,一字一頓地說,“霍璟博,之前的霍太太,就是這個樣子的,為了討你歡心,把自己活成了一個木頭人。”

“你要我變回來,我變回來了,你還有什么不滿意的?”

霍璟博凝視著妻子姣好的面容,心底的煩躁卻越來越大,他心里很清楚,商滿月確實做得比之前還要好。

可他心里就是不舒服,就是不爽,就是不滿意!

他甚至覺得他正在遭受霍太太的軟刀子,冷暴力!

霍璟博黑眸冷冷地盯著她,眸底情緒不斷變幻,臥室的氣氛漸漸冷凝起來。

這時,商滿月輕輕嘆了口氣,似是意識到自己不應該這樣,又溫柔靠到他的懷里。

“老公,不然你具體說說你還喜歡其他什么樣的,我都可以改的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