86小說網 > 历史军事 > 她攜財產離婚前夫全球追妻霍璟博商滿月 > 第118章 給我一次機會,好嗎?

第118章 給我一次機會,好嗎?

懷里的女人溫軟,她身上淡淡的沐浴露的香氣安撫著他焦躁的情緒,感覺到男人緊繃的情緒,她還伸出手,輕輕地將他推倒。

商滿月跨坐到他的腰間,俯下身,親吻著他的胸膛。

男人呼吸微重,他握住女人圓潤光滑的肩膀,多少有些被撩得又情迷意亂了。

她的動作挺生澀的,但做得泰若自然,就好似被編寫好的程序一樣,目光堅定得仿佛要入黨一樣。

霍璟博的身體很快又熱了,那燙人的溫度抵著她的后腰。

商滿月這才湊到男人耳邊,聲音很輕很輕地問:“你是喜歡這樣的嗎?”

宛若一大盆冷水兜頭淋下,霍璟博迷亂的眸子瞬間清醒,他掀起眼皮,對上商滿月的。

而后,他氣笑了。

她這是在作愛還是在交作業?

他特么覺得自己像是一個求著老公交公糧的怨婦?

下一刻,商滿月感覺到一陣天旋地轉,她被摁在了男人的身下,他的黑眸里翻滾著她看不懂的怒意。

她的肩膀被他捏的生疼。

霍璟博死死盯著商滿月,咬牙切齒,一字一頓地說,“商滿月,你這個霍太太做的可真賢惠盡責,是不是還要給你頒個獎啊!”

商滿月自然看得出霍璟博生氣了,只是這一次,她是真的不明白他到底在鬧什么。

這段時間,她都把自己給拋棄了,她屏蔽掉自己所有的感受,去當好他想要的霍太太。

她自認為她已經足夠順著他的意了,他卻還要挑刺。

這次商滿月沒有避開他的目光,她直勾勾地回視著他,眼神很是困惑和不解,“霍璟博,我不明白你,我真的不明白你。”

“你到底想怎么樣,你能說清楚嗎?”

霍璟博卻又沉默,他抿著唇不說話,仍舊用那滿是怒火的目光灼燒著她。

商滿月突然也覺得沒勁極了。

也許答案早就擺在這里了,他自始至終就是不喜歡她,無論她做什么,在他眼里都是錯的。

哪兒比得上江心柔呢。

此時他沉溺她的身體,也只是性,和愛無關。

而現在看來,他也開始對她的身體不滿意了。

這樣很好,離她解脫的日子,又近了。

最終,霍璟博什么也沒有做,他翻身下床,換了一身衣服,在深夜里摔門離去。

商滿月經歷過無數個獨守空閨的夜晚,一開始她總會在夢里不自覺地流淚,醒來的時候,淚濕了枕頭。

到后來她漸漸麻木,只能爭取自己做的好一些,再好一些,這樣她的丈夫就能記得家里還有個妻子,能多些回家。

現在她獨自一個人躺在大床上,心里只剩下一點點意難平的難受,更多的,似乎是心如止水。

黑色的瑪莎拉蒂在馬路上疾馳著,快若幽靈。

霍璟博來到了陸今安開的酒吧,將車鑰匙丟給泊車小弟,進去后直接就在吧臺坐下,點了最烈的酒。

酒保自然認得霍總,恭恭敬敬遞上酒后,連忙通知自己老板。

陸今安今晚難得清心寡欲,已經在被窩里睡大覺了,結果一個電話過來,他不得不爬起來,以最快的速度趕過來。

他到的時候,霍璟博已經喝了不少,只是他喝酒不怎么上臉,看不出來醉沒醉。

“璟博,你最近不是春風得意得很嗎?又怎么了?”

這些天他沒少在他面前炫耀他和商滿月和好如初,恩愛非常,天天頂著那張饜足的帥臉來刺激他這個單身狗來著。

霍璟博拂開他的手,眼神都不帶掃他一眼,繼續灌酒。

他有胃病,這樣喝下去準得躺醫院,他要是真的在他這兒出了問題,陸今安怕被自家老爺子和霍老爺子混合雙打,把他的腿打斷。

陸今安戰五渣,阻止不了霍璟博,只能嘴里沒忍住抱怨,“哥,你是我唯一的哥,您消停一會成嗎?你簡直比我那群女朋友們都要難伺候!”

霍璟博涼涼地掃他一眼,終于開了尊口,“要么閉嘴陪我喝,要么滾。”

陸今安:“……”

這個情況,他深知自己是搞不定了,得喊個能搞定的人來。

摸著下巴琢磨了下,他試探地問:“要不然,讓嫂子來接你回去?”

之前霍璟博喝多了,就喜歡喊商滿月來接她。

當然,商滿月也是很樂意做這個事。

雖然不知道兩個人又鬧什么別扭了,不過嘛,兩口子床頭打架床尾和,天大的問題,打一炮也就好了。

實在不行就打兩炮!

霍璟博聞言,手微地一頓,眸底的光卻無比地冷,他唇角牽起譏諷的笑,“她巴不得我死在外面。”

他出門她不阻攔,估計還在心里想著,他走了最好吧!

從他出來到現在兩個多小時了,她一個電話一條短信都沒有。

還裝什么乖巧賢惠,都是狗屁!

她就是不在意了,所以對他不聞不問,不管不顧!

越是想,他心里越是不得勁!

軍師陸今安仔仔細細聽完他的話,第一次CPU給燒干了。

然后他也認認真真地問:“璟博,嫂子哪里做得不對了?你不就要這樣嗎?解決生理需要,照顧你的衣食住行,又乖巧不粘人,你需要時永遠都在,你不需要時自動隱身,去哪兒找這么好的太太啊?”

霍璟博的手驀地握緊了酒杯。

他突然間覺得陸今安屁也不懂一個,說的話也無比刺耳,聽著招人煩。

這時,一個黑長直,穿著白裙子的纖瘦女人走了過來,她長著一張初戀臉,是每個男人心目中會喜歡的模樣。

陸今安瞟了一眼,認出了她是新晉小花凌依然,人美聲甜,主演的仙俠劇剛爆了,風頭正盛。

她端著酒杯,笑得眉眼彎彎,很是勾人。

陸今安感嘆自身魅力太大,屁股都沒坐熱呢,艷遇就來了,他擺了一個成熟男人的帥氣姿勢,正準備接過美女的酒。

凌依然卻眼角的余光都不掃他一下,徑直躍過他,站在霍璟博的面前。

她笑起來,臉上有著淺淺梨渦,“霍總,有榮幸請你喝杯酒嗎?”

陸今安的笑容尬住。

好家伙,野心還挺大。

竟是要去勾搭霍璟博這種不解風情的冷面男,而且還是在他心情不好的情況下!

這不是純純找虐么。

他也幫不了她了,開始磕著瓜子看戲。

霍璟博懶懶撩起眼皮,睨了女人一眼。

凌依然面容清純,可眼神里寫滿了勾引和誘惑,她來之前還特意涂了斬男色的口紅,薄唇紅潤的唇瓣看著就很吸引人親吻。

她微微嘟起紅唇,撒嬌,“霍總,給我一個機會,好嗎?”

霍璟博眸底滑過一抹冷意,卻又想到了什么,而后他意味不明地吐出一個字,“坐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