86小說網 > 历史军事 > 她攜財產離婚前夫全球追妻霍璟博商滿月 > 第119章 霍璟博作死

第119章 霍璟博作死

陸今安手中的瓜子就這么掉到了地上,他愕然,什么情況?

凌依然頓時喜上眉梢,她就知道沒有男人能拒絕她,即便是霍璟博,她坐了下來,大半個身體都傾向男人,幾乎快貼著他了。

她輕撩長發,嫵媚地笑著,聲音夾得不能再夾,“霍總,干杯~”

她的酒杯輕輕地碰了一下霍璟博的,然后紅唇輕抿杯口,留下了艷紅色的唇印,很有女人味,很是勾人。

饒是陸今安閱女無數,都有一瞬間被吸引住了,看得出來,這個凌依然很會,知道男人的點,撩人于無形。

霍璟博仍面色如常地喝著酒,窺探不出真實情緒。

一杯酒喝完,凌依然佯裝出不勝酒力的模樣,柔柔弱弱地說:“霍總,我有點醉了,今天我沒帶司機,能送我回家嗎?”

久混風月場合的陸今安一下子就get到她的言外之意了,送回家,再上樓喝杯茶,然后順理成章發生點什么,成年男女,無非也就那點事。

陸今安卻哂笑一聲,這個凌依然也太著急了點,霍璟博又不是他這種浪子……

可這個念頭才剛剛升起,下一秒又被霍璟博打臉了。

只見他勾了勾唇角,似笑非笑地回:“好。”

陸今安:“???”

他今晚見到的人真的是霍璟博,還是他見鬼了?

霍璟博將杯中酒一飲而盡,起身,拿起擱在一旁的外套搭在胳膊上,邁開長腿便往外走。

凌依然連忙美滋滋地跟上。

“等下。”陸今安猛地回過神,抓住了霍璟博的手肘處,有些焦急了,“璟博,你來真的啊?別作死啊!!”

他大抵能猜測到霍璟博是什么心思,他并不認為他能看上凌依然,不就是商滿月讓他不痛快了,他故意和別的女人親近,好刺激她嗎?

可他莫名覺得,以商滿月現在的性子,霍璟博沒準得翻車,不但拉不回女人的心,還會把人推得更遠。

作為兄弟,他不能眼睜睜地看著霍璟博跳火坑啊!

“你別管!”

霍璟博蹙眉,似是無比嫌棄他多管閑事,冷冷丟下這句話,徑直與凌依然離去。

陸今安見狀,也無能為力了,不聽老手言,絕對吃虧在眼前!

車子駛入了一高檔小區地下車庫。

凌依然側過頭,看向面容俊美的男人,他上了車后就靠著真皮椅假寐,長而濃密的眼睫毛,高挺的鼻梁,菲薄的唇,禁欲的氣質,矜貴迷人。

她不禁看得癡了,她在娛樂圈也是見過那么多帥哥的人,卻無一能與他媲美。

哪怕不為其他,能夠和他春風一度,都絕對能夠成為她人生的高光時刻。

她看了看他的鼻子,又看了看他修長的手指,身體都不由有些發軟了。

“霍總。”她柔聲喚他,“到了。”

霍璟博緩緩睜開眼睛,大概是酒意上頭有些不舒服,長指優雅地揉捏著眉心。

凌依然看見,趁機提出,“霍總,您是不是頭疼啊?要不要上去坐坐,我給您煮醒酒茶。”

男人淡淡看向她。

凌依然輕挽鬢邊的碎發,露出了細白的脖頸和小巧的耳朵,她笑容羞澀,又輕輕地咬著下唇,“好不好?”

霍璟博還是那樣意味不明地勾著唇角,半晌才道:“好。”

女人面露喜色。

兩個人下車,朝電梯間走去。

他們的身后,有狗仔持著長鏡頭,咔嚓咔嚓拍個不停。

這個晚上,霍璟博一夜未歸。

沒了他的索要,商滿月難得睡了個好覺,第二天日上三竿才醒來。

下樓吃午飯時,陳阿姨神情奇奇怪怪的,她瞧見,問怎么了,陳阿姨又搖頭,推說沒什么,然后開始裝忙碌。

商滿月沒拆穿她,她下意識想拿報紙或者雜志看,又發現都被收起來了,她便心里有數了。

吃完飯,她還慢悠悠地去小花園逛了一圈,喂了喂池塘里的錦鯉,才上了樓。

回到臥室,她靠著沙發,拿著iPad刷微博。

都不需要她刻意去搜,霍璟博夜會新晉小花,深夜一同回到她的公寓,疑似新歡曝光的花邊新聞就鋪天蓋地地席卷了過來。

商滿月有些意外。

倒不是意外這個新聞,而是意外霍璟博的緋聞女主角居然換人了,之前可一直都是江心柔呢!

難怪他昨天晚上沒回來,原來是宿在新歡那兒了。

霍璟博顏粉和女友粉很多,底下的評論一溜都是哭臉,傷心欲絕,而凌依然的粉絲則在狂歡,說這個姐夫很不錯,她們準了,想給他們搬來民政局!

只有很少的一些人在說,別忘了霍總是有太太的,也不知道霍太太看了有什么感受,出軌的男人有什么可喜歡的!啊呸!

但又有人反駁:霍總和霍太太是商業聯姻,本身就沒有感情,霍總要出來尋找真愛也不過分啊,霍太太享受了名利財富,就別要求那么多了!否則分分鐘會被休了!

以前這種評論,她看了會很生氣,就會開小號去對線。

而現在,她能一笑置之了。

也是,如果她之前沒要求那么多,也許能過得很開心,最愚蠢的事就是在一個不愛你的男人身上要求感情。

那天之后,霍璟博一直沒再回來,他和凌依然的戀情瓜也沒有被壓下,而是越傳越烈,絲毫沒有消停的意思。

才短短幾天,都已經傳成凌依然準備退圈,做好嫁入豪門的準備了。

姜愿為商滿月打抱不平,約她出來逛商場時,一直在罵凌依然不要臉,炒作沒底線。

凌依然為了名氣,是自己找了狗仔去拍照,曝光,再讓八百營銷號下場引導話題,增加熱度,硬生生把戀情瓜給炒了起來。

商滿月沒什么感覺,只淡淡附和著她,隨后她走入一家男裝店,想著快要換季了,要給舅舅買幾套新衣服。

舅媽不在,沒人給他打理這些,就讓她盡盡孝心。

她看中一套質感不錯的西裝,導購拿過來給她,商滿月正端詳著,一個戴著黑超的漂亮女人走到了她的面前。

她一身珠光寶氣,抬著下巴,洋洋得意地開口,“霍太太,你知道我是誰吧?”

商滿月抬眸掃了她一眼,淡淡道:“不知道,也沒興趣。”

凌依然不覺得她會不知道,肯定是在嘴硬,她摘下墨鏡,露出精致的小臉,她很有優越感地自我介紹,“我是凌依然,我和璟博在一起了,他很喜……”

話還沒說完,商滿月抬腳就走。

這樣的無視讓凌依然很沒面子,她勃然大怒,湊到了商滿月耳邊,惡意嘲諷:“霍太太,你知道璟博為什么不喜歡你嗎?他說,你在床上就像個死魚一樣,他根本提不起興……啊——”

啪地一聲。

商滿月抬手利索地給了她一巴掌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