86小說網 > 历史军事 > 她攜財產離婚前夫全球追妻霍璟博商滿月 > 第124章 回家生娃娃去!

第124章 回家生娃娃去!

霍璟博當即邁開長腿,大步朝著加護病房那邊走去。

商滿月努力穩住心神,連忙也跟了上去。

望著他們雙雙離去的身影,顧羨之定在原地看了好一會兒,他才抬起腳,獨自走向另一個方向。

病房內。

霍老爺子身上插著各種儀器,嘴里吸著氧,臉色慘白,毫無生機的模樣讓人的心都跟著揪了起來。

霍璟博和商滿月走至床邊,他似有所感,艱難地睜開了沉重的眼皮,他拿掉吸氧器,開口。

“璟博,滿月,你們來了……”

老人嗓音沙啞,他拉過他們的手,然后重重地合在一起。

霍老爺子話語悲凄,“我走了之后,你們別難過,人都有這么一遭,就是我這心里還是很遺憾,沒能看到你們的孩子,你們答應我,一定要好好的,然后再為霍家多添幾個孩子,能熱熱鬧鬧的,好不好?”

商滿月眼淚止不住地往下落,聲咽氣堵的,根本說不出話來。

老爺子唯有轉向霍璟博,目光期盼,“璟博,你答應爺爺,不然我死不瞑目……”

霍璟博原本悲傷的眼神驀地凝了凝,隨后面容轉冷,他的語氣帶著驚怒,“爺爺,你沒事?”

霍老爺子怔住。

他明明演得這么好?哪里被看出來的?

他的反應自是沒有逃過霍璟博的眼睛,他難得冷下臉訓斥道:“爺爺,你知不知道大家都很擔心你,你怎么能拿這種事來開玩笑?”

往日里都是霍老爺子訓霍璟博,這會兒被孫子訓了,老爺子面上多少有點掛不住,但這次他理虧,不敢反駁,只能拉著商滿月求助,“滿月,你看你老公好兇啊,爺爺好害怕!”

還沒能反應過來的商滿月狐疑地看著他,“爺爺,你……真的沒事嗎?”

事到如今,霍老爺子也只能實話實說了,“有事,是有一點,我那個……嘴實在是饞,半夜起來偷吃了一個雞腿,沒想到這個不爭氣的心臟就發作了,不過羨之在呢,能妙手回春,所以不用擔心。”

“就是,就是我怕被這臭小子不高興,才演了這么一出戲,鬼知道他居然看穿了。”

商滿月:“…………爺爺,那你確實該挨訓。”

把大家嚇成什么樣了,特別是霍璟博,剛才看著,整個人都要碎掉了。

霍老爺子頓時心碎一地,“滿月,你都不站我這邊了?”

霍璟博懶得搭理他的戲精樣,他將護工喚進來,當著霍老爺子的面,制定了比之前更加嚴苛的規矩。

還讓楊戈在病房里安裝攝像頭,對準霍老爺子,安排人輪班,二十四小時不間斷盯著他。

氣得霍老爺子直呼侵犯他私隱沒有人權。

“滿月,你不管管他嗎?你看著他這樣欺負我這個老頭子?”

這回商滿月也默不吭聲了,老爺子這身體遭不住幾次這樣的事,下一次沒準真的就是永別。

霍老爺子發作一通發現不管用,也只能認命了,誰讓他自作孽呢。

到底剛做了一出大手術,剛才只是強撐著精神,沒一會就蔫了,開始昏昏欲睡。

霍璟博摟了一下商滿月的肩膀,輕聲道:“我今天留下來陪老爺子,我讓楊戈送你回去。”

商滿月想也不想地搖頭,“我不累,我和你一起。”

這種時候,她不太想丟下他一個人。

霍璟博蹙起眉頭,也不想她陪他熬著,正要說話。

這邊霍老爺子冷不丁地大聲嚷嚷,“誰都不用留,你們真那么有孝心,趁著我死之前,趕緊爭取懷上我的曾孫,那樣沒準我一高興還能多活點時間,比你們守在這里強多了!”

“走走走,都走!”

“爺爺……”

商滿月想說些什么安撫他,霍璟博卻牽住她的手,抬腳就往外走。

“你干嘛呀?”她不解。

男人黑眸斜睨她,懶洋洋地回:“沒聽到爺爺的指示么,回家生娃娃去。”

商滿月語塞。

晚上。

商滿月洗完澡出來時,霍璟博已經洗好了,穿著與她同款的絲綢睡衣,靠在床頭看著電腦。

他戴著金絲框眼鏡,頭發全散落下來,整體氣質偏向于柔和,多了一抹人夫感。

商滿月坐在梳妝臺前護膚,透過鏡子不自覺地盯著他看。

她畢竟是個顏控,而霍璟博該死的就是踩在她的審美點上,稍一個不小心,又會沉迷。

男人忽然抬眸,看了過來。

商滿月的小心臟一抖,她做賊心虛地垂下眼簾,假裝很忙地擺弄著她的瓶瓶罐罐。

身后的男人輕哂一聲,他合上電腦,放到一旁,修長的手指取下眼鏡,也擱到了床頭柜上。

他起身,朝著她一步一步走來。

商滿月驚呼一聲,被男人掐著腰抱起,放到了梳妝臺上,霍璟博擠在她的雙腿之間。

他垂眸看著她,手指捻起她散落在胸前的一縷發絲,輕輕地劃過她的鎖骨,引得她的身體不由地戰栗。

“霍太太,你在偷看我?”

男人的嗓音低沉悅耳,充滿磁性,在這樣的夜里,極具有誘惑力。

商滿月怎么可能承認呢,她搖頭,“我沒有。”

霍璟博仿佛沒聽見一樣,自顧自逼問,“為什么看我?”

“喜歡我?”

“嗯?”

商滿月還是不答,只是一抹紅潤爬上了臉頰。

男人瞧見了,唇角勾起一抹淡笑,他貼近她的唇,似吻非吻的樣子,“我們是不是,還沒在這里做過?”

“要不要試試?”

曖昧的氛圍不斷地攀升,商滿月整張臉都紅了,她終于扛不住了,雙手抵住他的胸膛處,“別……”

他有些手段,她真的招架不住。

讓她尖叫失控,變得不像自己,她還是不太適應,也有些害怕。

“口是心非!”

霍璟博輕笑著,吻了吻她染著薄紅的鼻頭,又吻住她的唇,將她的雙手摁在鏡子上,與她十指緊扣著。

他今晚的吻,格外地纏綿。

纏著她,深深淺淺地吻,安靜的臥室里,響著曖昧的喘息和吮吸聲。

商滿月的身體一點一點地軟了下來,眼神也變得迷離,意識也慢慢被剝離,直至男人伏到她的耳邊,嗓音暗啞著開口。

“商滿月,我們補個婚禮吧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