86小說網 > 历史军事 > 她攜財產離婚前夫全球追妻霍璟博商滿月 > 第126章 霍太太,你挺狠心啊

第126章 霍太太,你挺狠心啊

電視劇里,一般妻子試婚紗,丈夫看見驚艷到了,就會情不自禁地夸妻子漂亮。

印象里,霍璟博似乎還沒夸過她漂亮呢,商滿月微微仰起頭看著他,眼神里有著期待。

“你這個樣子,讓我想直接扒光。”

男人的嗓音低沉悅耳,好似大提琴的音調,可說出來的話直接粗暴,流氓至極。

誰能料到,堂堂霍氏總裁對外矜貴禁欲,內里根本就是個大色狼!

商滿月半是羞澀,半是惱他,“霍璟博,別人還在看著呢。”

她是生氣的口吻,可聽在男人的耳中就是嬌嗔,輕易地就能撩起他的欲望。

男人將她抱得更緊了,“放心,她們可比你想象中的有眼力見。”

經他這么一提醒,商滿月才注意到,展示大廳里哪兒還有人影啊,店員們早就出去了,還非常體貼地把門都給帶上了。

“所以,不管我們做什么,多激烈,都不會有人來打擾我們。”

商滿月:“……”

霍璟博唇角邪氣一勾,他的手在她的后背上摸索著,尋到婚紗的拉鏈,熟練地拉下。

那么難穿的婚紗,脫下來時卻輕而易舉。

蓬蓬的婚紗落地,商滿月里面僅穿著束身衣,讓原本就很有料的身材更加地呼之欲出。

她看到男人眸色一暗,顯然來感覺了。

“霍太太,你不是抱怨我昨天晚上禽獸不如,什么也沒做嗎?為夫可不能讓你失望。”

商滿月無語了,她的話根本就不是這個意思,他惡意曲解她!

她面子薄,心有忌憚,終究做不到在外面和他親近,她伸手想推開他,卻被他攥住手腕,她見他上鉤了,膝蓋往上一頂。

霍璟博眼明手快地躲開,緊接著他有些氣笑了。

這次他沒留情,揮手將寬大桌子上的動作灑落一地,直接將人摁在桌面上了。

他的堅硬直接抵著她的柔軟,危險氣息蔓延。

“霍太太,你挺狠心啊,不怕真把我頂廢了?那你后半輩子的性福怎么辦?”

這里四面八方都是大片的落地鏡,又是大白天的,商滿月的腦袋無論扭到哪個方向都能看到此時自己漲紅的臉頰,還有柔弱無力地被強壯的男人壓在身下的模樣。

她羞恥地閉上了眼,不樂意搭理他。

在這種方面,他強勢得要死,無論何時何地,他想要就不會顧及她的感受,而且她越掙扎,他越有性趣。

霍璟博低下頭吻她,吻她輕輕顫抖著的睫毛,吻她緋紅的臉蛋,吻她粉嫩嫩的唇瓣。

他一邊品嘗著她的甜美,一邊在心里感嘆,到底她給他下了什么蠱,讓他食髓知味,怎么要都要不夠……

男人埋首在她脖頸處啄吻時,他的手機鈴聲響了。

一開始兩個人都沒有理會,沉溺在歡愉中,但那鈴聲持續響個不停,多少是掃興的。

商滿月睜開濕漉漉的眼睛,她擔心是醫院那邊的電話,畢竟老爺子昨天才動了手術,連忙伸手輕推了推男人,“璟博,先接電話吧。”

霍璟博抬起頭,眉心有著被打擾的不郁。

不過他大抵也擔心是醫院打來的,還是摸出手機,摁了接聽鍵,“喂。”

那邊不知道說了些什么,霍璟博的臉色以肉眼可見地沉了下來,眼神里欲色褪去,取而代之的是濃濃的擔憂。

“好,我馬上過來。”

掛斷電話后,霍璟博一邊整理衣服,一邊說,“滿月,抱歉,我有點急事得離開一會,你先在這里試著,喜歡哪件就買哪件,不用替我省錢,我晚點回來陪你。”

話落,他套上外套,俯身給她一個安撫的吻,就邁著長腿匆匆走了。

他走得太快,商滿月想問是不是醫院打來的,需不需要她一塊兒去都沒來得及說出口。

商滿月撐著身體慢慢坐起來,看到自己真的被扒光精光的模樣,后知后覺躁了,連忙拿過一旁的浴袍裹上,還此地無銀三百兩地裹得嚴嚴實實的。

都怪霍璟博這個臭流氓,把她也給帶壞了。

差點就真的和他在這里……

商滿月雙手拍了拍臉頰,他走了也好,她可以放心試婚紗了,不然他在的話,這婚紗估計試不完了。

一個下午,她一套一套試,然后拍照給姜愿參謀,姜愿愛打扮,眼光向來不錯,也積極地幫她挑選。

最終,她選中了兩套不相上下,無法抉擇的。

姜愿也有點選擇困難癥了,就提議說:“你等著璟博哥選好他的禮服,再看看哪個婚紗更搭配一點,就選那套!”

這倒是個好主意,商滿月采納了。

霍璟博這邊,婚紗店一視同仁給準備了十幾套禮服,但他剛才只試了兩套就走了,還沒選擇好,只能等他晚點兒回來再接著試了。

禮服敲定,已經是下午三點多了,婚紗店精心準備了五星級酒店的飯菜,商滿月吃完后,閑著沒事,便開始坐著試結婚妝。

這兒的化妝師也都是明星化妝師,手法絕佳,女人對化妝有著天生的興趣,商滿月一邊化一邊和化妝師阿離聊天,聊聊她們的安利,聊聊造型,最后還聊到了圈內明星們的八卦。

化妝師們知道得可不要太多。

阿離忽地湊到她耳邊八卦道:“霍太太,那個著名鋼琴家江心柔你曉得嗎?圈內都在傳她有身孕了,最近胎不太穩,住院養胎去了,住的是那種高級私人醫療診所,一天的住院費就高得嚇人。”

江心柔住院去了?

上次在霍氏集團看到她,不還挺活潑亂跳的嗎?都能強抱別人的老公呢。

即便霍璟博解釋了他和江心柔沒有男女關系,她肚子里的孩子也與他無關,可女人最懂女人,商滿月看得出來江心柔對霍璟博是有那個意思的。

所以她不可能做到對她和顏悅色。

她扯了下唇角,淡淡道:“是么。”

阿離看出她對這個話題不感興趣,當即就轉移了話題。

聊著聊著,夜幕來臨。

商滿月拿起手機,已經晚上八點了,霍璟博還沒有回來,是在忙還是……

她擰起眉頭,爺爺不會真出什么事吧?

她沒再干等,拿起手機,撥打了霍璟博的電話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