86小說網 > 历史军事 > 她攜財產離婚前夫全球追妻霍璟博商滿月 > 第132章 他質問:商滿月,你竟敢騙我!

第132章 他質問:商滿月,你竟敢騙我!

男人的手即將觸到商滿月的右手,手機鈴聲突兀地響起。

霍璟博的動作一頓,商滿月趁機輕輕推開他,“璟博,誰這么早給你打電話啊,不會是有什么急事吧?你先去接電話。”

現在才六點多,確實有些不同尋常。

霍璟博到底還是松開了商滿月,轉身出去了。

待他的身影消失,商滿月那懸在嗓子眼處的心才得以緩解,差一點就被發現了……

怕霍璟博殺個回馬槍,商滿月抽出幾張洗臉巾,把驗孕棒包裹起來,丟進了垃圾桶。

還掩飾般地將她的香水,沐浴露這種瓶瓶罐罐也丟了,蓋在上面。

霍璟博素來有潔癖,總不會去翻垃圾桶吧。

她靠著墻壁,深呼吸了好幾下,心虛和緊張的感覺消失后,才走了出去。

霍璟博恰好掛斷電話,回過身看她,“滿月,我得去公司開會了,你要是還不舒服,我讓醫生過來給你瞧瞧。”

原本今天他想留在家里陪她的,豈料K集團那邊出了點問題,波及到了他們合作的項目,他必須立即去處理。

“不用。”

商滿月走到他的面前,此刻她的面色已恢復如常,她摟著霍璟博的脖頸,做出一副溫柔體貼的賢惠妻子模樣。

“你有事就去忙吧,我睡一覺就沒事了。”

霍璟博不禁也摟住她的纖腰,在她唇瓣上吻了又吻,無比旖旎,“突然有點舍不得走了。”

說話間,他的手情不自禁地在她腰間摩挲游走,又漸漸往下摸。

啪的一聲,商滿月拍掉他的手。

她佯裝惱怒,“霍總,再不出門就晚了!我可不想又被公司那些高層嚼舌根!丟臉死了!”

自從他們“和好”后,霍璟博時不時君王不早朝,偶爾脖子上還有可疑的紅痕,脾氣也變得好了很多,大家都是成年人,豈能不明白其中的小九九。

時間一長,八卦就滿天飛了。

傳到商滿月耳朵里的時候,已經把她說成妲己轉世的狐貍精,才會勾得霍璟博這種沒有世俗欲望的男人都沉淪了。

殊不知,霍璟博才是那個男狐貍精!

霍璟博被打斷有些掃興,懲罰性地咬了一口她的紅唇,才松開她,“幫我挑衣服。”

以前她總想多粘著他,哪怕能為他做一點點事都開心得要死,如今反倒是他越來越依賴她了,什么都要她親自來伺候著才順心。

上次陳阿姨進來打掃,順手幫他把更衣間整理了下,他回來就發火了,把陳阿姨嚇得臉色發白,最后還是她重新打理完,他的冷臉才落下來。

不過此刻商滿月懶得和他計較了,能先把這尊佛送走才是王道。

商滿月熟練地搭配好一套西裝,伺候著霍璟博穿好,再微微墊起腳尖把領帶系好。

“皇上,好了,看看滿不滿意?”她沒好氣地調侃。

霍璟博看向落地鏡,西服一絲不茍,由她打理后,怎么看怎么舒心,他很滿意。

垂眸看著眼前這個他一手打造出來,專屬于他的小女人,就更滿意了。

修長的手指勾起她的下巴,他嗓音低啞曖昧,“做得不錯,等著朕晚上回來寵幸你。”

商滿月披著長外套站在窗邊,看著那輛黑色的庫里南駛出別墅,漸漸消失在馬路盡頭。

她輕輕地咬了咬下唇。

片刻,她換了一身低調的運動服,戴上鴨舌帽和口罩,悄悄出門了。

她得去醫院做最后的確認。

商滿月特意挑了一個比較遠的醫院,以免碰見什么熟人,兩個小時后,她來到了郊區的一所醫院。

大抵是位置有點偏,醫院里沒有那么多人,婦產科就更少了,她掛了號之后很快就輪到她。

廣播里喊著:7號商滿月

盡管這兒應該不會有人認識她,商滿月卻還是莫名有點做賊心虛,連忙推開診室的門走了進去。

她和醫生說明情況后,醫生直截了當地開了單子,讓她先去驗血。

商滿月交費后,到樓上扎了一針。

化驗結果要半個小時后才能出來,她便回到婦產科的等候區坐著等。

旁邊都是孕婦,大多是有人陪著來的。

要么是丈夫,要么是媽媽或者婆婆。

嘴里都是在討論著關于孩子的事情,比如孩子長下來像誰,以后會是什么性格,無一不是對孩子有著美好的憧憬和幻想。

商滿月聽著,一顆心都跟著柔軟了。

時間到了,商滿月從自助機器里取出化驗單,重新回到診所。

醫生經驗很豐富,看了一眼就道,“孩子一個多月了,你是想留還是不留?”

“要留的話就建檔做產檢,不留的話,趁著月份還小,趕緊預約手術做掉,對身體傷害小一些。”

即使知道醫生說這個話是再正常不過的,商滿月在聽到做掉孩子時,心口還是很不舒服,揪痛了起來。

這是她的孩子啊,骨血相連的孩子啊,她已經沒了爸爸媽媽,她又忍心不要它呢?

這一刻,她終于下定了決心。

她要這個孩子!

醫生又道:“要的話,回去和你老公好好商量去哪個醫院建檔,盡快做產檢,孩子頭三個月嬌貴得很,一個不慎容易滑胎的。”

和老公商量。

商滿月臉上幸福的笑容微微僵住。

她還不知道,霍璟博會不會要這個孩子!

若他不要……

商滿月不敢往下想,謝過醫生后,恍恍惚惚地離開了。

這時,一個女人看到商滿月從婦產科走出來,臉色微變。

她急忙拿出手機,關掉閃光燈,沖著商滿月咔嚓咔嚓拍了幾張照片,就發送了出去。

傍晚時分,晚霞染滿天邊,車子緩緩駛回滿月灣。

霍璟博下車,邁著長腿走入,身上帶著一抹凌厲的氣息。

商滿月聽到動靜,揉著眼睛從客廳的沙發上坐起身,身上搭著的小毯子掉落。

下午她想在沙發上看會兒書,看著看著就不自覺睡著了,沒想到一睡就到這會兒了。

“你回來啦?”她的嗓音沙沙的,帶著初醒的柔軟。

霍璟博大步走過來,他并未應她,只是居高臨下地俯視著她,黑眸幽沉,看著莫名駭人。

數秒后,他冷冷開口,質問:“商滿月,你竟敢騙我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