86小說網 > 历史军事 > 她攜財產離婚前夫全球追妻霍璟博商滿月 > 第134章 我們之間不適合有孩子

第134章 我們之間不適合有孩子

商滿月看得專注,并未察覺到霍璟博回來了,直至男人坐到了床邊,攬住她的薄肩。

“看什么呢,這么入迷?”

低沉悅耳的嗓音滑入耳中,他靠得近,呼出的熱氣全灑在她的耳畔,濕濕癢癢的。

突如其來的聲音使得商滿月的心微顫了顫,她反射性地劃走這個視頻,可腦海里驀地閃過一個念頭,她的手指又頓住了。

而后,她沒有絲毫掩飾,大大方方地將手機屏幕給男人看,她輕輕倚靠在他的懷里,佯裝出不經意的口吻。

“璟博,你看這個寶寶可不可愛?他是最近最火的寶寶了,網友們都調侃他才幾歲就給自己賺了讀到大學的學費呢。”

霍璟博的手臂落到商滿月的腰間,漫不經心地輕輕撫弄。

黑眸睨了一眼手機屏幕,原來是在刷小孩子的視頻,怪不得她全身散發著母性的光芒。

下一刻他便收回了視線,淡淡道:“不可愛,小屁孩麻煩死了。”

商滿月握著手機的手微地一緊,有那么一瞬間有些打退堂鼓。

不過這個話題既然開始了,還是得抓住機會問清楚的,這件事由不得她逃避。

商滿月斟酌著字句,又道:“別人的孩子你覺得不可愛,麻煩,那自己的呢?”

“一樣。”霍璟博想也不想地回。

商滿月擰起了眉頭,“可是你上次不是說想要孩子嗎?”

即便是因為霍老爺子而改口的。

至少于她來說,也是一個希望。

豈料霍璟博不答反問,“你不是不想生了嗎?”

之后她比他還積極避孕,偶爾他忘了帶套子,她都不高興,事后還要自己吃藥的。

商滿月:“……”

那她也沒能意料到,想生的時候怎么都來不了,不想生的時候就這么來了啊。

許是她問東問西的,霍璟博突然意識到什么,冷不丁開口,“滿月,你問這些做什么?又想要孩子了?”

知道他敏銳,卻也沒料到,不過寥寥數語他就有所警惕,商滿月心臟急速收縮。

她想她此刻肯定心虛極了,幸好她背對著他,靠在他的身前,他看不見她的表情,否則肯定要露餡。

商滿月用力地吞咽了幾口唾沫,盡量克制著嗓音里的顫抖,自自然然地說,“最近刷抖音老給我推小寶寶的視頻,隨便聊聊而已,我知道……你一直不想要孩子的。”

聞言,霍璟博沒再接話,大抵是默認了。

商滿月的心一下子又升騰起了巨大的不甘心,他若真的那么討厭孩子,是個丁克主義,那為什么就容許江心柔懷他的孩子呢?

他但凡一視同仁,她都能接受一些。

終究是沒忍住,她輕聲問出了口,“璟博,萬一……我是說萬一,我懷上了,你會怎么樣?”

隨著她的話語落下,商滿月感覺到男人的身形僵了一瞬,下一刻,她就被男人掐著腰拎了起來,將她轉過身,坐到了他的腿上。

商滿月被迫與男人四目相對。

霍璟博黑眸幽幽,透著犀利的光芒,那個眼神好似能夠直擊她的心底深處,看穿她所有的偽裝。

她聽到男人一字一字地問:“那你懷上了嗎?”

商滿月呼吸一窒。

她根本不敢直視霍璟博的眼睛,眼神有些飄忽。

好在她反應也快,迅速裝出害羞嬌怒的架勢,“當然沒有,我只是擔心,誰讓你天天都要那個……”

除了她的生理期,他簡直就是索求無度!

霍璟博將她所有的表情都盡收眼底,她的雙頰因為害羞而染上薄紅,確實沒其他不對的。

“我們之間,并不適合有孩子。”

他終于啟唇,給出了答案。

商滿月臉上的笑容不變,唇角的弧度甚至都沒落下,還是那樣無懈可擊,可她的心像是被他惡狠狠地撕碎,然后浸入刺骨的冰湖中。

即便這是意料之中的答案,她還是很痛。

霍璟博沒有察覺到她的情緒,他看著她緋紅的漂亮臉蛋,紅唇微微張著,渾身都香香軟軟的,引誘著他來品嘗。

他的眼神轉沉,大掌扣住她的后腦勺摁向自己,重重地吻住她的唇,強勢又霸道,像是要把她整個人拆骨吞腹。

商滿月的意識被拉回,她的雙手反射性地抵住他的胸膛,“別……我身體還不舒服著呢。”

且不說她現在根本沒心情應付他的求歡,她還得顧及肚子里的孩子,霍璟博在情事上向來有些粗暴,孩子才一個多月,她怕出什么意外。

幸好她有先見之明,提前找了腸胃不舒服的理由!

霍璟博蹙眉不滿,她就在他眼前,就在他的懷里,他又不是柳下惠,怎能坐懷不亂,現在只給看不給吃,自是極度不爽的。

他好似沒聽見商滿月的話,又好似聽見了也不在意,他吻得更兇了,一路往下,啃咬著她脖頸間的嫩肉。

甚至順勢將她壓到在柔軟的大床上,大掌直接撩起她的裙擺,狠狠揉捏著她的豐盈。

商滿月吃痛,止不住地悶哼。

“霍璟博!”

她試圖再去推他,開口的聲音因為害怕不自覺地帶出了哭腔。

身上的男人絲毫沒有罷休的意思,他攥住她的雙手,摁到了她的臉頰兩側,弓著上身,又與她深深纏吻到了一起。

商滿月不敢拒絕得太明顯,最終無力地閉上眼,知道今天也許逃不掉了。

只能想辦法讓他輕一點,別傷到了孩子。

就在她要認命時,身上的男人忽然間不動了,只伏在她耳邊劇烈地喘息著,他身上滾燙的溫度幾乎要將她整個人灼燒了起來。

商滿月怔怔抬眸看他,滿眼不解。

片刻,霍璟博壓抑難耐地在她耳邊說著,“商滿月,你真是個磨人的小妖精,該死的,怎么要,都要不夠你,你是不是給我下蠱了……”

說話間,他還故意蹭了蹭她的柔軟,讓她感受到他的堅硬。

商滿月的心頓時咯噔一下,眸底染上驚慌。

他這個話什么意思?不會今天又來了興致,又要解鎖新姿勢,玩更花的?

霍璟博每次玩起花樣來,都能把她折騰得沒了半條命的!

思及此,她的身體止不住地狠狠顫了起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