86小說網 > 历史军事 > 她攜財產離婚前夫全球追妻霍璟博商滿月 > 第137章 血絲順著大腿流下

第137章 血絲順著大腿流下

砰地一聲響,車身劇烈地震動了下,商滿月手中的B超照片脫口而出,掉到了座椅下面。

她也因為慣性,身體往前俯沖,額頭重重地磕到了椅背上,她疼得悶哼了聲。

幸好上車時她下意識地系上了安全帶,稍稍緩解了一些沖擊力,否則整個人都要往前栽倒了。

計程車師傅也懵了,沒想到停在原地還能被追尾,他扭頭看向商滿月,“這位小姐,你沒事吧?”

商滿月勉強擺了擺手,示意自己還好。

緊接著,后面那輛車的車門打開,一個女人踩著高跟鞋走了下來,一臉的倨傲。

師傅下車要與她理論,還沒開口,那個女人先嚷起來了,“你會不會開車啊?這么突然停車,故意謀殺啊?”

饒是師傅是個老江湖了,這個瞬間也被她的倒打一耙驚呆了。

他瞪大了眼睛,“你這小姑娘怎么說話的?你沒看到紅燈嗎?我的車子好好停穩在這里,是你不管不顧撞上來的,到底是誰不會開車?”

“喂,老東西,你有什么證據證明是我不管不顧撞上去的?敢胡說八道我告你誹謗,讓你吃不了兜著走!”女人越發盛氣凌人。

師傅是個老實巴交的,他看見女人一身名貴的衣著和首飾,再看看身后那輛車,限量款跑車,一看就是個嬌縱蠻橫的富家千金。

再加上她一張口就要告他誹謗,他知道有錢人請的律師都很厲害,黑的能說成白的,瞬間就蔫了。

普通老百姓哪兒愿意和財閥斗啊,只能自認倒霉了。

“算了算了,我說不過你這個小姑娘,等交警來處理吧。”

師傅走到后車座車門處,敲了敲車窗,待商滿月降下窗戶,他略有些不好意思地說,“這位小姐,我這邊暫時走不了了,你看你要不要叫別的車走?”

商滿月輕輕點頭,她自是沒時間在這里干等著的。

而且,剛撞到的那一下她沒太大的感覺,這會兒隱約感覺到有些頭疼,肚子似乎也有點不舒服……

“好,我再叫個車。”

商滿月摸出手機,點開APP要叫車。

不料橫過來一只手,奪走了她的手機,商滿月猛一抬頭,首先入眼的是刺眼的陽光,再之后就是霍欣兒那張精致漂亮,卻又滿是戾氣的臉龐。

“商滿月,怎么哪哪都有你?真是陰魂不散!遇到你就沒好事!”

是她!?

難怪她聽著聲音有些耳熟。

商滿月現在沒精力應付霍欣兒,她自動忽略她的狗吠,開口的聲音很淡,“把手機還給我。”

霍欣兒的視線落到她蒼白的面色上,仔細一瞧,還能看到她的額角處在不停地滲著冷汗。

她不由想起醫生說的,商滿月現在的胎不穩定,一旦磕著碰著,或者情緒劇烈起伏,就很容易滑胎。

霍欣兒冷冷勾唇,抬手就將手機丟到了地上,“想要,就自己下來拿唄。”

商滿月秀眉輕蹙。

她煩死霍欣兒這個沒事找事的嬌縱女了,但交手這么多次,她也很清楚,越是搭理她,她越是來勁。

商滿月抿著唇沒說話,緩慢地下了車,往前走了兩步,蹲下身去撿手機。

在她的手指即將觸到手機時,霍欣兒又一腳將那手機踹向馬路中間。

那兒車來車往,商滿月過不去,很快手機就被車輪碾壓而過。

“啊,不好意思,我的腳滑了呢。”霍欣兒故作抱歉的口吻,可唇角的笑意絲毫沒有停止。

明眼人都能看出她是故意的。

商滿月的手用力地攥緊,手背上的青筋一一浮起。

計程車師傅也看不下去了,他主動替商滿月解圍,“這位小姐,我幫你叫車吧。”

說罷,他直接在自己的車友群里呼叫友軍。

正好有人在附近,立即響應:“我一分鐘后到啊。”

他發的是語音,在場的人都聽到了。

商滿月沖著師傅輕輕地笑了笑,“謝謝。”

“不客氣。”

霍欣兒卻火冒三丈,她也沒料到商滿月這次這么能忍,若換前兩次,她早和她干起來了。

也對,她現在最重要的是肚子里的孩子,那可是她下半輩子的搖錢樹和榮華富貴,她當然能忍了。

霍欣兒忍不了,不及時處理掉這個威脅,孩子一旦曝光,爺爺的遺產肯定就全部留給她們母子倆了。

霍家的財產,絕對不能落在外人手里!

到底也是相處了三年,商滿月清楚霍欣兒的脾性,霍欣兒也是知道商滿月的痛處的。

霍欣兒你走至商滿月面前,用只能兩個人聽見的音量挑釁,“商滿月,我在和你說話,你聾了聽不見是嗎?”

“哦,差點忘了,你的短命爸媽死的早,你那舅舅每天又只想著怎么利用外甥女斂財,難怪你這么沒有家教,上不了臺面!”

話語剛落,商滿月就揚起手,毫不猶豫地扇了她一個耳光。

家人是她的底線,誰也不能出言侮辱!

霍欣兒也是沒想到商滿月膽敢打她,頓時目赤欲裂,“商滿月你個賤人,你還敢動手,我要你好看!”

她猛地向商滿月撲了過去。

商滿月此時已經明顯感覺到肚子有墜痛感,身上也在冒著虛汗,導致她的行動變得緩慢,以至于她雖然及時閃躲了,卻還是被她揪住了頭發。

商滿月吃痛,“放手!”

霍欣兒你自是不會放手的,她眼神惡毒地盯著商滿月的小腹,抬腳就踹過去。

可商滿月似早有預感,在她之前先踢向她的膝蓋,也不知道提中什么位置,霍欣兒疼得要命的同時,膝蓋不受控制地一軟,直接半跪了下來。

商滿月趁機推開她,她因為之前跑一些比較危險的新聞,學過一些防身術,能夠快速地制住敵人。

這時,另一輛計程車到了,商滿月沒再與霍欣兒多糾纏,拉開車門就要坐上去。

霍欣兒氣紅了眼,滿心滿眼只想著要弄死商滿月這個賤人,她忍著疼痛站起來,三兩步沖到商滿月的身后,用力地把她推倒。

商滿月猝不及防,被推得一個踉蹌,又因為身體太虛,沒能穩住腳步,一下子就坐到了地上。

小腹驟然像是被細密的針狠狠扎著,她一低頭,便看到有血絲順著大腿緩緩流下。

那鮮艷的紅色,觸目驚心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