86小說網 > 历史军事 > 她攜財產離婚前夫全球追妻霍璟博商滿月 > 第145章 大高潮:太太和情人,霍總選誰!

第145章 大高潮:太太和情人,霍總選誰!

其實商滿月只是隨口一問,沒想到身上的男人倒是怔了下。

他抬起頭,眸光深邃,定定地看著她,好似在思考著什么,又好似沒有,片刻,他開了口。

“若我說是呢。”

什么?

這回輪到商滿月錯愕了,雙眸圓瞪,懷疑自己是不是聽錯了。

“你,你說你吃醋了?吃我……和顧醫生的醋?”

他看不慣顧羨之,不是因為江心柔嗎?

男人卻又不回答了,捏住她的下巴,再次吻了下去。

唇齒交纏,抵死纏綿,舌頭探入她的口中汲取著她的甜美,不放過任何一塊地方,幾乎要將她整個人吞入腹中般。

分開時,商滿月臉頰通紅,呼吸急促,眼神迷離,頭發散亂,寬松的病號服都褪到了肩膀下面了。

畫面無比地頹靡。

她有些怨念地瞪著霍璟博,她還是個病號呢,狗男人!

可看在霍璟博的眼里,她的眼神不但沒有半點威懾力,還含羞帶情的,再加上一副被蹂躪得可憐兮兮的模樣,讓人更加想要欺負她了。

他一下一下啄吻著她被吻得殷紅的唇瓣,嗓音低啞至極。

“商滿月,我就是吃醋了,以后你離顧羨之遠一點!”

男人的話緩緩傳入耳中,商滿月的心口猛地咯噔一下。

她不可置信地看著身上的男人,他竟真的承認,他吃醋了……

這是第一次,霍璟博在她面前,坦露他的心思。

所以,她現在在他心里,真的有那么一點點份量了吧?

商滿月情不自禁地伸出手,她的指腹輕輕地描繪著男人英俊的臉龐,陡然生出了一股勇氣。

“璟博,我有話和你說。”

這樣的場景,這樣的氛圍,是坦白的最佳時機吧。

“嗯,你說。”

男人側著身躺在她的身側,長指勾起她的一縷長發把玩著,語氣慵懶。

商滿月深深呼吸了一口氣,快速斟酌著字句,便要開口。

手機鈴聲卻猝然響起,話語頓住卡住。

霍璟博從褲兜里摸出手機,瞟了一眼,沒接,直接掐斷了,丟到了一旁。

而后抬了抬下巴示意,“繼續說吧。”

商滿月再次鼓起勇氣,“璟博,其實我……”

懷孕兩個字即將吐出,手機鈴聲又鍥而不舍地響了起來。

商滿月下意識循聲看去,手機屏幕呈現著楊助理三個字,她知道楊戈做事向來沉穩,被掛了一次電話還打來的話,肯定是有重要的事才會這樣。

果不其然,霍璟博雖然蹙著眉,卻還是拿起手機,摁下了接聽鍵,“喂。”

商滿月唯有先閉嘴了。

不知道楊戈在那邊說了什么,霍璟博懶洋洋的神情褪去,他一邊聊著,一邊坐了起來,言簡意賅地囑咐那邊,“好,你立刻來醫院接我。”

掛斷電話,霍璟博起身整理衣衫,他的動作又快又利索,很快又恢復衣冠楚楚的精英霸總模樣。

“滿月,K集團的總裁侯建國臨時來了港城,接下來幾天我得盡地主之誼,估計沒辦法陪著你了。”

頓了下,似是怕她亂想,又補充了句,“上次在M國,我放了他一次鴿子,這次理應補償的。”

商滿月自然記得這位侯總是誰,霍氏集團最重要的合作伙伴之一,也是堅定地支持霍璟博的人,而上次霍璟博還是因為要趕回來和她過結婚紀念日才放人鴿子的……

她哪兒還能反對啊。

“我明白的,你先去忙吧,不用擔心我,我這邊有陳阿姨呢。”

“我的霍太太真乖。”男人大掌輕撫了撫她的臉龐。

時間緊急,霍璟博不再多留,徑直往外走。

走至門口時,他驀地想到了什么,腳步微地一頓,回身看她。

“滿月,你剛才想和我說什么?”

勇氣這種東西,一而再再而衰三而竭,被這么一打岔,商滿月已經泄了氣。

而且他要忙著去招待客人,也不適合聊這么重要的事,還是等他忙完了再說吧。

商滿月笑著搖了搖頭,“不是什么重要的事,回頭再說吧。”

“好。”

男人淡淡應了聲,大步流星地離去。

之后數天,霍璟博確實沒再來過病房,不過倒是時不時和她發微信交代行程。

要么在開會,要么在應酬,表示他很“乖”,正經在工作,不是在外面胡來。

商滿月回了一個加油的表情包。

這些天她一直堅持服用那個藥丸,精氣神是一天比一天好,約莫過幾天就能康復出院了。

到時候也不知道霍璟博有沒有空來接她。

正胡思亂想著,病房里來了一位不速之客——江心柔。

她沒有如以往每次見面那樣趾高氣揚的,一進來就直接跪在了病床前,商滿月難得被她整懵了。

這是鬧哪出?

江心柔肚子已經顯懷,面容很憔悴,顯然這個胎養得并不好,她跪在地上,哭得凄凄慘慘。

“商滿月,我知道以前是我不對,總是故意找你麻煩,我和你道歉,對不起,你怎么打我罵我都可以,就是我求你了,你把璟博還給我吧。”

商滿月無語了。

瞧瞧她說的是人話嗎?

江心柔繼續哭,“我知道你在想什么,你覺得我說這種話不要臉是吧?可是……本來我和璟博就是一對,是你橫插一腳拆散了我們,而且你也霸占了璟博這么久了,也該知足了。幾個月后,我的孩子就要出生了,他也需要父親的,商滿月,你放手吧,求求你了。”

商滿月感覺到自己的血壓在飆升,但想著肚子里的孩子,她不得不強行克制著。

“首先,你先起來,省得你的孩子出了什么問題要賴給我,第二,璟博不是物件,可以讓來讓去的,他要選擇誰,是他的自由。”

江心柔卻怨恨地瞪她,“你現在是霍太太,你是勝利者,你當然站著說話不腰疼,璟博之所以留在你身邊,也不過是因為老爺子罷了,你也就仗著老爺子喜歡你罷了!”

“還有,你知道老爺子快不行了,為了綁住璟博,故意壞了孩子不說,不就是想要月份大一些,以子要挾璟博繼續和你的婚姻嗎?商滿月,你真的是好算計!”

商滿月渾身一震。

她怎么知道她懷孕的事?

江心柔也不解釋,她扶著床沿站了起來,繼續纏著她,“商滿月,璟博根本不愛你,他也不會想要你的孩子的,我可以幫你保守秘密,等你們離婚的時候,我還讓璟博多給你分錢,你拿著錢,帶著孩子遠走高飛,這是最好的結局,否則一旦璟博知道孩子的存在,你的孩子必死無疑!”

當母親的,都聽不得自己的孩子被這樣詛咒。

商滿月氣得渾身發抖,但她也不傻,兩個孕婦一旦糾纏起來,很容易出事故的。

她死死咬著下唇,緩過那股勁,冷著聲下逐客令,“滾出去,離開我的病房!”

江心柔才不走。

她鋌而走險來找商滿月,是不得已為之。

之前指望霍欣兒,不惜重金賄賂了她的閨蜜去挑撥,結果霍欣兒你那個廢物,成事不足敗事有余。

再加上驚動了霍二夫人,一順藤摸瓜就找到她這邊了,直接給她打電話警告了,她自然無法再打霍欣兒的注意。

只能是自己來了。

商滿月的胎也并不穩定,情緒一起伏,指不定就流了呢。

她就是打著這個主意來的。

見江心柔不依不饒地還要上前,商滿月下意識地護住自己的小腹,大聲朝著外面喊,“陳阿姨,陳阿姨!”

江心柔一把抓住商滿月的手臂,如惡鬼般纏著她,“商滿月,求求你了,你離開璟博吧,他不會要你的孩子的。”

如果可以,商滿月真的想一巴掌扇死她。

“你給我閉嘴!”

“商……”江心柔還欲開口。

“都他媽別爭了!吵死了!”

一個粗暴的男聲打斷了她們的爭吵,隨后他走進病房,落了鎖,陰冷的視線掃過兩個女人,笑容猙獰可怖。

“想知道霍璟博更在乎誰,我可以幫你們!”

話落,男人快步沖著她們而來。

暈倒之前,商滿月放大的瞳孔里,映照著劉俊的臉龐。

霍璟博靠坐在車子的真皮椅上,揉了揉疲憊的眉心。

剛把侯建國送上飛機,他終于結束工作,可以去醫院陪他的霍太太了。

幾天不見,不知道她想他了沒。

他倒是……怪想她的。

這就是古人所謂的“一日不見如隔三秋”么?

微信忽然間發來了視訊電話,他低頭一看,是商滿月發來的。

男人唇角淺淺上揚,一說曹操曹操就到,他點下接聽。

畫面里,有兩個女人被捆著,高高吊在半空中,約莫三層樓的高度。

一個女人是商滿月,另一個則是江心柔,兩個人的面色都很蒼白,眼眸里帶著恐懼。

霍璟博眼神一沉,猛地坐直了身體。

粗糲的男聲從那邊傳了過來,“HI,霍總,還記得我劉某人吧,我可是從地獄里爬回來的,可不能忘記我呢。”

霍璟博的手攥緊了手機,直入主題:“你想怎么樣?”

劉俊笑了起來,聲音十分滲人,“霍總,我就是想知道,你的太太和你的情人,今天只能活一個,你要選誰呢?你更愛誰呢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