86小說網 > 历史军事 > 她攜財產離婚前夫全球追妻霍璟博商滿月 > 第151章 霍太太,別冷暴力我!

第151章 霍太太,別冷暴力我!

啪地一聲響,病房里的燈光全部亮起。

驟然的光線使得商滿月的眼睛下意識地瞇起,她聽見那個腳步聲快步走至床邊,來人的手輕輕地搭在了她的肩膀上。

商滿月反射性地瑟縮。

“是我。”

許是察覺到了她的害怕,男人刻意壓低,放得柔和的嗓音響起。

商滿月緩慢抬眸,霍璟博俊美的臉龐徐徐映入眼簾。

眸底的緊張和害怕褪去,取而代之的是漠然和一絲不易察覺的抗拒。

她將他的手拂開,重新躺了回去,閉上眼。

顯然是一句話都不想和他說,甚至一個眼神都不想給。

霍璟博見到她如此冷淡,心里很不悅,其實他今天晚上本來不想來的,想給彼此冷靜的時間,否則再吵下去,話趕話,只會傷害更深。

早上離開醫院后,他回公司去了,之后一直在辦公,不讓自己閑下來,他甚至一個下午晚上,一口飯都沒有吃。

可到了夜深人靜,他疲憊地靠著椅背,看著落地窗外寂靜的夜色,不由地又想起了她。

于是,等他回過神來時,已經開著車子到醫院了。

來都來了,想著這么晚了,她應該是睡了,他上來看一眼就走,沒想到她竟還沒睡。

霍璟博到底沒和她置氣,他今天也挺累的,便靠著床頭坐下,單手扯松了領帶,解開了袖口。

很奇怪,即便商滿月什么話都沒說,只要她在身側,似乎就能讓他放松下來。

連同緊繃的情緒都一并舒展了些。

霍璟博側目,看見商滿月已經轉過身,背對著他,只能看到她的后腦勺,還有越發瘦的肩背。

單薄得仿佛風一吹就會散架。

他的心臟像是被什么東西刺了一下,很不好受。

沉默半晌,男人還是率先開了口,沒話找話地說:“陳阿姨說你今天吃了不少飯,你有胃口吃東西是好事,要是嫌醫院的餐食不好,你有什么想吃的,我讓人做好了送過來,嗯?”

商滿月一聲不吭。

霍璟博又接著說,“你不用再擔心劉俊了,他這輩子都不可能出得來了,還有,我已經派了保鏢守住這里,閑雜人等都無法再進來這里騷擾你,你不想見的人,也不會被放進來,你可以安心養病。”

她最不想見的人,是他啊!

商滿月唇角牽起一抹譏諷的弧度。

之后霍璟博又說了一些話,商滿月始終置之不理,宛若他是空氣。

他知道商滿月沒有睡著,就是單純地不想理他,漸漸地,他也失去了耐心。

她可以怨他,但這樣不言不語算什么?

“商滿月……”

霍璟博喊著她的名字,大掌再次握住她的肩膀,手上微一用力,便將她的身體輕易地掰正了過來。

他不讓她逃避,修長的手指捏住她的下頜,他俯下身,呼出來的熱氣灑在了她的臉頰上,“別冷暴力我,和我說說話,嗯?”

這樣的親密,仿佛那些傷害都沒有發生過,只是一場噩夢罷了。

商滿月內心悲嗆。

她無法理解他怎么能這么厚臉皮,當什么事都沒有。

是不是因為刀子沒有戳在他的身上,所以他不痛不癢的,甚至也無法體會別人的痛苦。

也是,這個世界上哪有什么感同身受啊。

更何況,他不愛她,便不會心疼她。

商滿月不得不睜開眼睛,那么近的距離,她能夠看到他黑眸里的自己,那樣蒼白憔悴。

她扯了一下唇角,沙啞著嗓音道:“霍總,不忙嗎?”

突如其來的一句話,惹得霍璟博眉心輕蹙了下,眼神里帶著一絲困惑。

商滿月看出來了,她不冷不熱地接著說,“你的真愛江心柔這次受了那么大的驚嚇,她的胎應該更不穩定,她也更需要你的陪伴,你不去陪著你的心肝寶貝,卻來我這兒。”

“忙得過來嗎您?”最后幾個字,極近嘲諷。

不開口讓霍璟博不悅,可她一開口便滿嘴都是刺,刺得他更不高興。

“你能不能別老提她?”霍璟博語氣也冷了下來。

他從不認為江心柔會是他們之間的問題,她卻張口閉口都是她,他難免覺得煩。

得。

現在護到連提都不讓提了。

商滿月忽略心口的窒息感,一字一字地說,“你簽了離婚協議書,你們兩個人從我的世界里滾蛋,我就不會再提她了,我還會自動自覺地離你們遠遠的,放一百個心吧!”

又是這套說辭!

霍璟博的怒火輕易地被她點燃,他俊臉瞬間布滿陰霾,忽地一揮手,不小心將床頭柜上的花瓶打翻了。

花瓶落地立碎,碎片飛濺,里面的玫瑰花躺了一地,花瓣也碎掉了。

商滿月眼睫毛微微顫抖,她的視線落到那一片狼藉上。

自從霍璟博第一次送玫瑰花給她,見她喜歡,就讓人每天往病房里送新鮮的玫瑰花過來。

然后,也是他親手將花打落在地。

他對她的好,從來都是需要的時候給予,不需要的時候就是不屑一顧,能夠輕易丟棄的。

這樣的男人,這樣廉價的好,她不會再奢望了。

“霍總不同意簽字離婚,我就起訴離婚!這次,你出軌的證據可不要太充分了!”

江心柔的肚子都這么大了呢。

霍璟博明白她的言下之意,也就是說,他霍璟博若是不怕鬧大了丟臉,就麻利和她離。

威脅他是么?

男人怒極反笑,“好啊,商滿月,我倒是要看看哪個律師敢接你的案子!”

“你……”

商滿月也來了氣,喉頭腥甜。

他還嫌不夠一般,大掌猛地又捏住她的下巴,黑眸死死盯著她,一字一頓地說。

“我簽過大大小小的合同,可離婚協議書,我絕不會簽,你死了這條心吧!”

話落,他甩開她的臉,起身便要走。

商滿月卻爬了起來,用力抓住他的手臂,她仰著頭看他,纖細的脖頸處有著青筋隱隱浮現。

“為什么?你又不愛我,為什么不肯放過我?如果只是因為三年前我不自量力要嫁給你,這三年我也受盡了你的懲罰了不是嗎?還不夠嗎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