86小說網 > 历史军事 > 她攜財產離婚前夫全球追妻霍璟博商滿月 > 第153章 你想離開霍璟博嗎?

第153章 你想離開霍璟博嗎?

手機屏幕上顯示著的是心柔兩個字。

霍璟博拿起手機,直接蓋到了桌面上,繼而接過陸今安的酒,仰頭,一飲而盡。

“嘖嘖嘖。”

他這個樣子,陸今安是真的看不明白了,你說他危急時刻選擇護住江心柔吧,可從被救回來到現在,他基本上都守著商滿月,江心柔被送回醫院后,他是一眼都沒有去瞧過。

甚至江心柔給他打電話,他也不接。

他摸著下巴尋思,情場老手也迷糊了,實在忍不住地開口詢問,“璟博,我之前一直以為你喜歡的是江心柔,可你真對她有意吧,你又不娶她,我就不相信你真想娶的話,會搞不定老爺子!”

別人都以為霍璟博是屈服于老爺子的淫威之下才不得不委屈江心柔,可他很清楚,霍璟博想要做的事,沒人能夠阻止他!

霍璟博面無表情地斜了他一眼,并不說話。

他拿起煙盒,從里面磕出了一支煙,叼在嘴里,點燃,啪地一聲將打火機丟回茶幾上,他緩緩吞云吐霧起來。

陸今安正抓心撓肺著呢,繼續追問,“所以,你到底喜不喜歡江心柔?”

煙霧模糊了男人英挺的五官,更加看不清楚他眸底有何情緒,他靠著真皮沙發,側目看向落地窗外的夜色,還是宛若未聞。

不知道是不想搭理他,還是不想說。

見狀,陸今安也沒放棄,他決定自力更生!

他細細回想了下,開始分析,“說起來,你一直沒和我說過,你和江心柔是怎么認識的,怎么在一起的。”

“她四年前突然間冒出來,出現在你身邊的時候我就奇怪了,之前你是一點消息都沒有啊!按理說,你身邊有女人了,應該瞞不住我的啊!除非你兩這事另有……”

隱情兩個字還沒說出,霍璟博冷不丁地摁滅煙頭,冷冷警告,“閉上你的嘴,吵死了!”

陸今安的思路一下子被打斷了,他無語住了。

“再多說一個字,就從我眼前消失!”

對上男人逼人的視線,陸今安到底沒骨頭地咽了幾口唾沫,沒敢再往下推理了。

他重新舉起酒杯,示意自己就安分當個陪酒的了。

之后好幾天,霍璟博心里有氣,便沒有再去看商滿月,歸根到底,之前還是他太驕縱她了,才使得她以為她有資本和他鬧騰。

商滿月再傷心難過,每天都還是好好吃飯,定時吃藥,身體恢復得還挺好的。

期間舅舅和阿讓來看過她兩回,姜愿一出差回來也立刻趕來看她,還在醫院陪她睡了一晚。

還有社長大人也給她發郵件慰問了,知道她的身體狀況,直接給她批假了,還暖心地和她說,如果有什么需要幫助的,都可以找他。

親人和朋友的陪伴安撫,多少還是愈合了她受傷的心。

讓她知道,她的人生也并沒有那么糟糕的。

一保鏢推門走了進來,恭恭敬敬地道:“太太,顧醫生來了,想進來探望您,要放行嗎?”

“當然了,請他進來吧。”

商滿月坐起身,順便整理了下頭發,盡量讓自己看起來精神一些。

顧羨之走進來,仍舊是那一身白色的醫生袍,溫潤優雅,他打量著她的臉色,柔聲道:“滿月,今天感覺怎么樣?”

其實他每天都從她的主治醫生那兒詢問她的身體狀況,但他還是想聽她親口說。

“好多了。”商滿月輕輕一笑,“寶寶也好,放心吧。”

見著她終于有些笑容,顧羨之擔憂的心也緩緩落下,他扭頭看了一眼外面的艷陽高照,提議道:“今天的天氣很不錯,你想出去走走嗎?”

商滿月下意識地往外看,瞬間就心動了。

她已經好久沒有呼吸過外面的空氣,曬過太陽了,說實話,都快憋壞了。

“好啊。”

“那我推你出去吧。”

顧羨之從角落處推來輪椅,小心翼翼地扶著商滿月下床,讓她做好,再在她的膝蓋上蓋上厚毛毯,然后推著她出門。

豈料,才到門口,就被兩個保鏢攔了下來。

一保鏢神情為難,朝著商滿月道:“太太,霍總吩咐了,不讓您出病房,要您好好臥床養傷。

商滿月的臉色沉了下來,“霍璟博是讓你們來保護我的?還是把我當犯人一樣看守起來?”

她連出去曬曬太陽的自由都沒有了?

“這……”

兩個保鏢你看看我,我看看你,面面相覷,不敢作答。

商滿月深吸口氣,壓下情緒后又道:“我知道你們也只是聽命行事,我不會為難你們,顧醫生你們也認識,我們也只是到樓下走一圈,不會有什么事的,你們實在不放心,就遠遠跟著吧。”

顧羨之也說:“一直躺在病床上,也不利于身體恢復。”

話說到了這個份上,保鏢們也只能依她的意思。

樓下的草坪上,不少病人都出來溜達了,陽光暖和,風也很舒適,商滿月閉上眼睛感受,似乎身體的沉重都少了許多。

這就是大自然的魅力。

顧羨之雙手插在醫生袍的口袋里,垂眸看著商滿月,若是她此時睜開眼,便能夠看到他的眼神有多溫柔,多深情。

看著她開心,他的唇角也不自覺地跟著上揚。

一坐一站,女人仰頭,男人低頭,畫面十分地唯美。

商滿月睜開眼時,顧羨之面上的表情已經恢復正常,她笑著說:“顧醫生,謝謝你,我的心情好多了。”

躺在那張床上,她總不可避免地想起那晚霍璟博對她說的那些狠話。

傷口便一次一次地被撕裂,鮮血淋漓。

顧羨之的視線再次回到她還有些蒼白的臉龐上,他猶豫了下,還是開了口,“滿月,你接下來有什么打算?”

打算……

商滿月喃喃念著這兩個字,不免自嘲,“你剛才……也看到了,我還能有什么打算呢。”

霍璟博安排了保鏢守著她,不僅僅是為了避免綁架的事再次發生,更多的還是監視她,不讓她有什么不該有的想法吧。

比如離婚……比如離開……

他那晚說得很清楚了,他都不會允許的!

顧羨之自然聽懂了她的弦外之音,他伸出了手,這次沒有遲疑地輕輕搭在了她的肩膀上。

“滿月,你想離開璟博嗎?”

停頓了下,他又堅定地將話說完,“如果你相信我,你想要離開他,我可以幫你!”

這個話始料未及,商滿月愕然,不由抬眸看向他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