86小說網 > 历史军事 > 她攜財產離婚前夫全球追妻霍璟博商滿月 > 第157章 霍璟博,你滾開!

第157章 霍璟博,你滾開!

商滿月眼眸含淚,她是真的氣急了,氣霍璟博這個狗男人怎么能這樣無恥,若無其事地說出繼續過的話。

“霍璟博,你滾開,我不要你!”她用力地捶打著他的肩膀胸膛,把她心里積攢的委屈怨恨憤怒都發泄了出來。

霍璟博抱著她,由著她打,他吻著她通紅的眼尾,眉梢處染滿了愉悅和憐惜。

這一個多月以來,商滿月在他面前無喜無悲,除了關于孩子的事,她都不搭理他,不和他說話,甚至連多余一點的表情都沒有給過他。

他心里除了不高興,還有擔心。

商滿月本不是這樣的性子,甚至于她屬于愛憎很分明的人,是個十分鮮活的女人,她變得麻木,只是因為她將所有的情緒都壓抑在心底了。

長期壓抑,情緒得不到發泄,很容易出問題的,更何況她還在孕期,他最近看了不少關于孕婦的書,知道有個詞叫——孕期郁抑癥。

他不想看到商滿月生病,不想看到這樣鮮活的女人消失。

畢竟就目前來說,她是他選定的霍太太,他還是想要和她好好過日子的。

商滿月撼動不了男人的力氣,最后她罵累了,打累了,哭也哭累了,無力地伏在他的肩頭,輕輕地喘著氣。

本以為霍璟博會沒了興致會放了她,但他仍舊沒有,他緩緩地與她結合,動作溫柔,可每一下都無比地堅定。

他沒怎么變換姿勢,只是過程極有耐心又極是磨人。

商滿月心理上再抵觸,生理反應占據大腦時,她還是無可抑制地感覺到了難耐和讓她羞恥的愉悅。

她死死咬著下唇,咬得泛白也不愿意讓自己發出一點聲音,她的指甲在他的后背脖子上都留下了痕跡。

她聽到霍璟博喉間發出暢快的吼聲,聽到他粗重的呼吸,她能感覺到他很爽,很舒服。

只是她無法明白,他既然一點都不愛她,為何又能在她身上得到滿足。

男人的性和愛,真的可以分得這么開嗎?

還是說……他不僅僅和她做的時候是這樣,和江心柔做的時候……更爽?

她不知道,她也不愿意去想,那種可能性對她來說,不僅是侮辱,還是一場凌遲。

顧及到商滿月懷著身孕,霍璟博克制著只做了一次,就鳴槍收兵。

事后,兩個人渾身都是汗,額頭抵著額頭,相互喘著氣。

商滿月稍稍恢復一點力氣,就又推攘霍璟博,讓他快點出去,身上黏糊糊的難受死了,她得去沖洗一下才能睡。

霍璟博有些不太樂意,想多抱著她溫存會兒,其實他還沒要夠呢,好幾個月素著,這一點肉沫哪能滿足他?

不過他也明白,不能把人給逼急了,得徐徐圖之。

“好,我出來,別生氣。”

男人嗓音沙啞,透著迷人的磁性,他吻了吻商滿月薄紅的鼻頭,抽出身來,再將那滿滿的小雨傘丟入垃圾桶。

商滿月簡直沒眼看,她的手背搭在了眼睛上,眼不見為凈。

霍璟博又抱著她步入浴室,自己簡單沖洗后,將她細致地洗干凈,用浴巾包裹好,才抱回來,放到床上。

抬手熄滅了燈,男人把她摟入懷里,大掌輕輕拍著她的后背,“睡吧,晚安。”

商滿月早就累得眼睛都睜不開了,也懶得再與他抗爭什么,就這樣窩在他的身前,陷入了沉睡。

察覺到懷里的女人呼吸變得勻稱綿長,霍璟博唇角的弧度淺淺上揚,她今晚這樣發泄了一通,從身到心,那些郁結應該消散得差不多了。

當然,他也嘗到了甜頭,雖然不多。

霍璟博將女人抱得更緊,嗅著她身上香甜的味道,漸漸入睡。

第二天商滿月睡到了日上三竿,還是陳阿姨敲門進來喊她,她才迷迷糊糊地睜開了眼睛。

睡不醒,根本睡不醒!

陳阿姨小心翼翼地扶著商滿月坐起身,拿過衣服來幫她穿,她皮膚太白太嫩了,身上大大小小青青紫紫的痕跡在陽光下,格外地觸目驚心。

她沒忍住,罵出了聲,“先生也真是的,自己太太懷著孩子呢,就不能忍一忍嗎?男人果然都是壞東西!”

商滿月在她的罵罵咧咧中清醒過來,她要面子,多少還是挺尷尬的,“陳阿姨,我,我自己來,那個我今天想喝紅豆豆漿,你幫我去弄吧。”

知道她不好意思了,陳阿姨也沒戳穿她,點了點頭,“好,我下次給您打豆漿,你自己注意點兒啊,別摔著了。”

商滿月聽明白了,臉更紅了,“我知道了,放心。”

陳阿姨出去后,她靠坐在床頭,揉了揉酸脹的腰肢和大腿,緩了好一會兒,才下床去洗漱。

霍氏集團,總裁辦公室。

霍璟博坐在寬大的辦公桌后,懶洋洋地翻閱著文件,唇角還勾著似有似無的笑意。

陸今安大步走進來,一把將他的椅子轉向他,下一刻,他湊到了霍璟博的面前,兩個人的臉幾乎咫尺之間。

陸今安的眼神如同X光線般,在那張俊美無壽的臉龐上掃視著。

“不對勁啊,不對勁!”他嘖嘖搖頭。

霍璟博挑眉,“不對勁你就去治,醫療費我可以給你報銷!”

他毫不留情地將陸今安推開。

“切,我說的是你!”

陸今安坐到辦公桌上,雙手環胸,直視著霍璟博,犀利點評:“渾身上下透著欲色,眼角含春,一臉饜足,神清氣爽,還有脖子上的抓痕……說,昨天是不是干壞事去了?和誰?”

霍璟博睨他一眼,好似在說他問的什么廢話!除了他的霍太太還能是誰!

“不是吧?”

陸今安有些難以接受,“嫂子都……你真他媽是個禽獸啊!”

霍璟博樂了,他將文件往桌上一丟,身體往后靠向真皮椅背,微微抬了抬下巴。

反唇相譏,“你一個妥妥的禽獸,哪來的臉罵別人禽獸?”

陸今安絲毫不讓,“我能禽獸得過你?”

霍璟博今天心情還不錯,不以為然地回:“那是我老婆,我持正牌,合法合規,你呢?”

“哈!”陸今安不服氣了,擼起袖子回擊,“我和我的女朋友們都是你情我愿的,現在你和嫂子除了有一張結婚證,還有啥?”

“不然,你也不需要盯嫂子跟盯著眼珠子一樣,生怕人跑了!”

此話一出,霍璟博的眸底瞬間黑沉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