86小說網 > 历史军事 > 她攜財產離婚前夫全球追妻霍璟博商滿月 > 第158章 霍太太,你不想見到我?

第158章 霍太太,你不想見到我?

越是親近的人,越知道說什么話是最扎人的。

他扯了一下唇角,冷而淡地吐出一個字,“滾!”

陸今安背脊一陣涼意,不由打了退堂鼓,畢竟戳霍璟博的痛處分分鐘可能會被發配邊疆的!

可是……

想到什么,他還是咬牙堅持著,“皇上,臣冒死也是要進言的了!”

吞咽了幾口唾沫,他一口氣將準備好的話說出來,“其實你這樣關著嫂子,對你們關系的修補是無濟于事的,反而還會使得你們的矛盾越來越深,而且你也不能關她一輩子吧?”

說到這,陸今安的聲音放緩了些,他的手試探性地搭在了霍璟博的肩膀上,見他沒有反感,懸著的心才松了些。

“璟博,你和嫂子之間說白了就是誤會嘛,你就別用那些極端的辦法,女人嘛,無論是小女孩,還是到了奶奶那個年紀,都是需要耐心呵護,好好哄著的,我敢和你保證,女人都是感性的動物,你放低姿態哄著,沒有哄不回來的!而且你們還有娃了,孩子可是感情最好的潤滑劑!”

陸今安從兜里掏出他的哄女秘籍,鄭重地放到了桌子上,“還有我這壓箱底的絕活就傳授給你了,好好干啊!”

霍璟博瞥了一眼那書,嗤笑,不答反問,“誰讓你來和我說這些話的?”

陸今安面不改色,“這可都是我的肺腑之言,我是看不下去你作孽!”

男人壓根不相信,陸今安什么德行,他能不知道?他出餿主意在行,卻不會說出這種話。

霍璟博懶懶掀唇,“你最好是,沒事可以滾了。”

“喳!”

陸今安做了一套標準的大臣告退的動作,然后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消失了。

出了辦公室,他摸出手機,撥了一個電話。

那邊很快接通,傳出男人溫潤的嗓音。

陸今安直截了當地開口,“兄弟,我真的是豁出小命在幫你了,話我已經傳達完畢了,做不做是璟博的事了。”

本來霍璟博和商滿月之間的事,他是不想再多管的,吃瓜歸吃瓜,夫妻間的事,外人還是不宜太過插手。

偏偏前兩天顧羨之直接找上門,請求他幫忙說些話,畢竟顧羨之不方便和霍璟博去說,只會火上澆油,唯一還能在霍璟博身邊說得上話,不會被弄死的,也就剩下他一個了。

陸今安一開始是拒絕的,奈何顧羨之給的籌碼太誘惑了,他只有答應了。

于是今天尋到機會,他就借機開口了。

雖然過程也挺九死一生的!

顧羨之:“謝謝。”

陸今安輕嘆了口氣,還是又勸道:“羨之,璟博是我的兄弟,你也是,手心手背都是肉,我真的不想看到你們翻臉,你看看別的女妞吧,別老盯著別人的老婆了!”

“我認識大把妞,質量都是超級高的,你想要什么樣子的,我這兒都有,要不你今晚出來,我介紹給你認識認識……”

話還沒說完,那邊咔嚓一聲,直接掛斷了。

陸今安氣笑了,“沒禮貌!”

一個個遇上商滿月,怎么跟魔怔了一樣!

他不由撓頭,煩,真煩。

一年的時間悄然地走到了盡頭,今兒是元旦。

陳阿姨從外面采購回來,笑著和商滿月分享外面街道上張燈結彩的,可漂亮了,還有人來人往的,非常熱鬧。

前些年經歷了疫情,節日都顯得冷清,今年可算是緩過勁兒來了,大家都出來玩了。

商滿月安靜地聽著,眸底止不住地浮現了一抹羨慕。

她一直都是愛玩愛熱鬧的性子,結果結婚三年,自己把自己困住了,好不容易想放過自己了,霍璟博又不愿意放手,把她困住了。

曾經滿月灣,是她最喜歡的愛巢,這里所有的布置,都是她親眼擺弄的,她想要給霍璟博一個溫馨的家。

如今這里,卻變成了她厭惡的囚籠,很華麗,卻無比冰冷。

怎么能說不諷刺呢。

陳阿姨察覺到了,不由懊惱自己怎么沒管住嘴,瞎說什么呢,她連忙轉移話題,“太太,我買了面粉和肉,要不要一起來包餃子?自己包的,吃著最香!”

商滿月現在養胎,又關在這兒,每天除了吃就是睡,她自然樂意有事干。

“好啊。”

她套上圍裙,洗了手,陳阿姨去弄肉餡,她則熟練地揉面粉,弄餃子皮。

見狀,陳阿姨驚訝,“太太,你還會這個呢?”

“當然了,我小時候過節的時候,最喜歡和爸爸媽媽一起包餃子了,這是我爸教我的!”

提起父母,商滿月的心微微悵然。

元旦,也是團圓的日子呢。

以前是和爸媽一起過,后來是和舅舅阿讓一起過,結婚后,她一直獨自一個人過。

霍璟博從未陪過她。

幸好,她現在也沒有期待了,便也不會失望。

商滿月低下頭,繼續揉著面團。

殊不知,在她身后,霍璟博倚著門框,安靜地注視著她,將她所有的情緒盡收眼底。

那天陸今安說的話,不期然地冒了出來,他的眼神漸漸深邃。

也許……他確實該做出一點改變。

一開始要關她,是她倔得讓他生氣,也是不愿意她和別的男人眉來眼去的。

他想等著她服軟的。

只是這一刻他突然間覺得,關她一輩子不是不能,是不想了……

一縷頭發掉了下來,微微有點遮眼睛,商滿月雙手都是面粉不好弄,正要讓陳阿姨幫她挽一下,旁邊橫過來一只手。

手指修長,勻稱有力,漂亮的宛若藝術品。

那手勾住她的發,輕輕地挽到了耳后,還曖昧地摩挲著她的耳垂,惹得商滿月有些癢。

她側目,撞上了男人深邃的眸子,如同深不見底的漩渦,看一眼就要被吸入,沉淪。

商滿月不由地垂下眼簾,避開他的視線。

“你怎么回來了?不忙嗎?”

每年的元旦,她總是找不到他,電話永遠打不通,打給楊戈詢問,都說是應酬。

可到底是不是,她也不知道。

所以現在看到他回來,還是很詫異的。

這個問題問得霍璟博一怔,隨后覺得好笑,反問:“我的太太和孩子都在家,元旦我不回來陪你們過節,你想要我去哪?”

頓了下,他腦海里閃過什么,眼神暗了幾分,長臂一攬,將商滿月摟到身前,他垂眸盯著她,質問:“還是說……霍太太,你不想見到我,不想和我這個丈夫過節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