86小說網 > 历史军事 > 她攜財產離婚前夫全球追妻霍璟博商滿月 > 第163章 口是心非的小騙子!

第163章 口是心非的小騙子!

霍璟博語調冷沉,“我是不是說過,有事就聯系楊戈,別再打給我。”

那邊卻傳出了江心柔恐懼慌張的聲音,帶著濃濃的哭腔,“璟博……救命啊……救命……”

“怎么回事?”

然而那邊變得無比嘈雜,江心柔的話也斷斷續續的,根本聽不清楚她在說什么,最后發出一聲尖叫后,電話就被掛斷了。

霍璟博眉心蹙了起來,他快速回撥,可一直是嘟嘟嘟的忙音,并未有人接聽。

他大步返回臥室,套上毛衣外套,抓起車鑰匙,走至門口時,他無意識地回眸看了商滿月一眼。

她正睡得香甜,無知無覺。

霍璟博的手落在門把手上,輕輕地帶上門,繼而匆匆離去。

黑色的賓利在夜幕中疾馳而去。

夜涼如水。

睡夢中,商滿月忽然間感覺到左腿一陣抽搐,使得她一下子就睜開了眼睛。

“璟博……”

她喊著身旁的男人,卻無人回應,她不由抬眸看去,另一邊床空蕩蕩的。

眸底閃過一絲疑惑,但此時她無暇去想,抽筋的疼痛占據著她所有的感官,她唯有盡量深呼吸放松,同時將左腿用力繃直來緩解。

額頭上微微滲出了細汗。

片刻,那股難受勁過去,商滿月緩緩吐出一口氣,癱軟在床上。

她其實身體一直都還不錯,很少有這些亂七八糟的毛病,然而懷孕后,時不時就出點小問題。

難怪都說,當媽媽是最辛苦的,她才三個多月,就已經深有體會了。

不過……

商滿月溫柔地撫摸著自己還未隆起的小腹,唇角淺淺上揚。

有了寶寶,她還是覺得很幸福,每天感覺到它在她的肚子里一點點長大,一同呼吸,一同成長,似乎一切都是值得的。

許是太累了,她的眼皮又一點點往下墜,眼前一黑又睡了過去。

翌日,商滿月是在霍璟博的懷里醒來的,她迷迷糊糊地睜開眼,看著近在咫尺的優美下頜線,腦子還有些亂。

昨天晚上他是不是出去了?還是……她睡迷糊記錯了?

察覺到商滿月的注視,霍璟博也掀開了眼皮,看著懷里軟軟糯糯的女人,他低頭吻了吻她的唇。

嗓音帶著初醒的沙啞,格外撩人,“霍太太,早啊,睡得好嗎?”

說話時,大掌已經在她的腰間游移。

商滿月惱怒地瞪他,一大早就這么不正不經的。

她拍開他的手,想了想,還是問道:“昨晚我醒了一下,沒見到你,你是不是出去了?”

男人的長指正在懶洋洋地把玩著她的頭發,聞言,動作稍頓,但很快又若無其事。

“嗯,我去書房看了會文件。”

商滿月恍然,難怪沒見到人。

霍璟博驀地挑起她的下巴,黑眸里暗涌翻滾,他啞聲挑逗著,“霍太太這么癡纏?我一會兒不在就睡不好了?”

真他嗎是頂級理解!

“沒有,我就是隨便問問!”

然他的故意撩撥還是讓商滿月的臉頰浮起了兩朵小紅暈,看起來就很沒有說服力!

果不其然,霍璟博那挺拔的鼻子磨了磨商滿月的小翹鼻,一字一字說:“口是心非的小騙子!”

他的指腹輕輕點在了商滿月的紅唇上,笑得更邪惡,“我要懲罰你!”

話落,他的大掌便扣住了她的后腦勺,不讓她逃,重重地吻了過去。

深深糾纏,耳鬢廝磨。

到最后,商滿月滿眼水霧,唇瓣紅腫,嘴巴都酸得不行了,根本沒有心思再去繼續剛才那個話題。

元旦假期的最后一天,姜愿拎著一大堆禮物補品來別墅看商滿月。

她出國旅行了一趟,買了很多同款包包首飾送給商滿月,說要戴姐妹同款。

也給未出生的寶寶買了一堆東西,各種小衣服小玩具等等。

商滿月扶額輕笑,“距離寶寶出生還早呢,而且,你這買的也太多了……”

“沒辦法啊,我看到什么都想買,都好可愛好好看,這可是我的干兒子,干媽我啊,當然要給他最好的!”姜愿回得理所當然。

商滿月還能怎么辦,只能領了這份好意了。

她喚來陳阿姨,讓她把東西都收好。

姜愿喝了口咖啡,上下打量著商滿月的神色,明顯松了口氣,“滿月,你氣色不錯,看到你過得好,我就放心了。”

之前在醫院見到她的時候,整個人瘦得仿佛風一吹就能倒,臉上沒有一絲血色,破碎感十足。

如今她面色紅潤,還長了點肉,眉宇間的苦和愁緒淡去,變得溫柔恬靜。

足以可見,霍璟博對她還是悉心呵護著的。

商滿月淡淡笑了下,并未否認。

即便她內心還是沒有能夠徹底把之前的傷害都消除,可日子總是要過的,人總是要往前看的,既然霍璟博也有心要改,無論是為了孩子還是自己,她還是愿意再相信他一次。

兩個人又聊了會兒,姜愿的手機響起,她看了眼,接聽。

“我這邊差不多了,好,你過來接我吧,等你。”

隨后掛斷。

商滿月聽見那邊是男人的聲音,她輕輕挑眉,“誰啊?”

姜愿也不藏著掖著,直言:“男朋友。”

“!!”商滿月驚訝地瞪大雙眸,“你……你什么時候交了男朋友?”

雖然姜愿愛玩愛去夜店蹦迪,偶爾也會和一些男人玩玩曖昧什么的,但這么多年,她可從未承認過誰是她的男朋友。

她的理由是,玩玩可以,但絕不走心。

這還是第一次,從她嘴里承認了男朋友三個字!

姜愿笑笑,“家里安排的相親認識的,我也老大不小了,你都結婚好幾年還有了娃,我也不能落后太多不是?”

只是這份笑意沒有抵達眼底。

商滿月沉默了下,又道:“那你喜歡他嗎?”

“還行吧,反正我爸媽挺滿意的,就接觸接觸唄。”姜愿還是那副無所謂的模樣。

商滿月緩緩點頭,“能選擇,也挺好的。”

門當戶對,互不反感,也算是這個圈子里不錯的婚姻了。

總好過她和霍璟博地位懸殊,她嫁過來之后,卑躬屈膝,卻還是被眾人看不起,之后哪怕她不想繼續這個婚姻了,都身不由己。

姜愿也看出她的心思,安慰道:“滿月,不管怎么樣,璟博哥現在也算是浪子回頭了,不是說浪子回頭金不換嗎?而且等你們的孩子生下來了,你們的感情會更穩定,你們一定會幸福的!”

明明說著祝福的話,莫名的,商滿月聽出了一絲哭腔。

她驀地抬眸看向姜愿,她的臉上卻沒有任何異樣,還是笑著的。

是錯覺吧……

商滿月笑著點頭,“好,我盡量。”

幾分鐘后,姜愿男朋友的車到了門口,商滿月將她送出去,遠遠看到一個氣宇軒昂的男人。

他沖著她點頭致意,商滿月也點了點頭。

傍晚霍璟博準時回來了。

餐桌上,他給商滿月夾了一塊雞肉,隨后問道:“下午姜愿來過了?”

“嗯。”

雖然他允許她可以隨意外出了,可別墅里的保鏢并沒有撤走,她的一舉一動他還是知道得清清楚楚。

商滿月吞下一口飯,想到什么,烏黑的眸子看向霍璟博,“我能不能問你個事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