86小說網 > 历史军事 > 她攜財產離婚前夫全球追妻霍璟博商滿月 > 第167章 終止妊娠

第167章 終止妊娠

嘟嘟嘟的聲音在耳邊響著,卻一直沒有人接聽,直至最后自己掛斷了。

商滿月心里難免生出一絲怨恨,她想要繼續打過去,又一陣疼痛襲來,以至于她沒能握緊手機,摔到了地板上,滑到了沙發底下。

她死死咬著下唇,幾乎咬出了血,努力放松身體,等待緩過來,她知道絕不能坐以待斃,否則孩子會出問題的。

她強撐著最后一絲力氣下了床,然而腹痛難忍,壓根兒直不起身體,幾乎是半走半爬的姿勢往外挪。

艱難地爬到了樓梯口,她渾身已經被汗水浸濕,冷得身體都在哆嗦,她捂著肚子,吞咽著唾沫,扯著嗓子朝著樓下喊,“陳阿姨,陳阿姨……快來,快來人……”

喊到最后,她幾乎筋疲力盡,她費力地抬起手,將樓梯口那個古董花瓶打翻了。

好在此時天已經蒙蒙亮,陳阿姨一般也差不多這個時候醒,半夢半醒間聽見外面的動靜,心臟一個哆嗦,瞬間睜開了眼睛。

她也好似預感到什么,連忙披著外套跑出來。

見到商滿月臉色發白地坐在樓梯口,睡裙上還染著血漬,嚇得魂都要飛了。

“太太,您這是怎么了?”

商滿月難受得五官都皺成了一團,她也沒有多余的力氣解釋了,咬著牙吐出最后幾個字,“送,送我去醫院。”

“是!是!”

陳阿姨給司機打電話,讓他立刻備車,她則快步到臥室拿了厚外套,回來后給商滿月裹上,然后和趕過來的司機一同攙扶著她下樓,小心翼翼地放入車內。

醫院急診室。

負責商滿月的溫醫生匆匆趕來,套上醫生袍就開始給商滿月做各種檢查。

越檢查,眉頭皺得越緊,眼神不斷地變化,帶著滿滿的驚訝和不可置信。

商滿月見狀,一顆心也跟著沉了下去,她開口的聲音很虛,有氣無力的,“溫醫生,我不會是有什么事吧?”

不應該啊,她前些天才來做產檢了,那時候都顯示沒有什么異常,一切良好啊。

溫醫生似乎也是在困惑這個問題,眼下她都不敢直接下判斷,不過也怕刺激到孕婦,很委婉地說,“霍太太,您先別擔心,我們先拍個片子看看。”

她扭頭和護士吩咐:“霍太太要做彩超,你打電話讓彩超室那邊準備好,馬上過去。”

護士:“好的溫醫生。”

商滿月仰躺在床上,雙手不自覺地攥緊,心里七上八下的,滿是忐忑。

檢查結果出來時,已經是一個多小時后了。

商滿月這會兒徹底清醒了,坐在椅子上,緊張地等著醫生告知結果。

溫醫生仔細地看著片子,眉頭一直緊鎖,中途還打了兩個電話和其他醫生進行了一番交流。

只是都是專業術語,商滿月聽不懂,但看這個架勢,問題好似并不簡單。

她難免也胡思亂想了,越想越慌。

不知道過了多久,溫醫生終于抬起頭,她摘下鼻梁上的眼鏡,雙手交叉在桌上,沉聲道:“霍太太,檢查結果不太好。”

“什么?”商滿月身體不由地晃了下,她努力撐住:“哪里出問題了?”

“倒不是孩子出問題,孩子目前的發育還算是好的,而是您的身體出了問題,所以才導致了你這次無預兆的腹痛難忍,下一體出血,也因此,我們之前的產檢才一直沒有異常。”

聽到孩子沒出問題,商滿月多少松了口氣,可她的身體出問題……怎么會呢,這幾個月,她都在努力養身體,也都康復了啊。

之后溫醫生又解釋了一番,各種術語聽得她頭大,她揉了揉眉心,道:“醫生,你就簡單告訴我,接下來我會出現什么問題?”

溫醫生眼神略微閃爍,她揮手讓護士先出去,然后才壓低聲音警示。

“霍太太,因為你現在懷著孩子,很多檢查是沒辦法做的,我剛才和幾個專家醫生聊過了,我們推測,以你現在這個身體狀況,最好是終止妊娠,不然您生育的時候,很大可能會引發血崩,到時候可能會一尸兩命!”

商滿月雙眸驟然瞪大,她幾乎不敢相信自己聽到的話。

明明一切都好好的,怎么忽然間會這么嚴重?

“溫醫生,你……會不會看錯了?我,我這幾個月,什么事都沒有啊!”

她不住地舔著干涸的唇瓣,期盼著醫生給她一個好的答案。

可惜溫醫生還是嘆息地搖搖頭,“您這種情況極少,但也是有過例子的,具體原因目前醫學上還沒有定論,只能說每個人的體質都不一樣,您這個屬于……不幸者偏差吧。”

好一個不幸者偏差……

這么輕飄飄的幾個字,就要奪走她的孩子。

這個孩子不是剛懷上,也不是一兩個月,而是六個多月了,他們一同經歷了那么多事,他都還是頑強地活著,她也對他有諸多幻想和期待,讓她現在拿掉他,那等于剜她的心。

溫醫生自然也能看出商滿月的痛苦和無法接受,任何一個母親大抵都不愿意聽到這種噩耗。

可是作為醫生,她不得不以最專業的角度給她建議。

“霍太太,您的心情我能理解,但現在已經六個多月了,做引產都很危險,所以最好不要拖著,您回去和霍總好好商量,盡快定時間吧。”

商滿月眼眶止不住地泛紅,她嗓音沙啞,低聲詢問,“若我執意要生下這個孩子,有沒有可能……保住他?”

溫醫生沉默了片刻,回:“有一定的幾率,但很小,霍太太,即便這個孩子沒了,您養好身體,還是有機會再懷上的,何止執著呢?”

道理誰都懂。

但真正面對的時候,誰又能做到完全理智呢?

對于商滿月來說,即便還沒有出生,只是六個多月大的胚胎,卻已經是她無法割舍的一塊肉了。

她恍惚了許久,才從診室里走出來。

等在外面的陳阿姨連忙迎過來,見她臉色不好,她也滿臉緊張,“太太,怎么樣了?是不是孩子有什么事啊?”

商滿月無力解釋那么多,她只喃喃道:“霍璟博呢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