86小說網 > 历史军事 > 她攜財產離婚前夫全球追妻霍璟博商滿月 > 第170章 我不想見到你!

第170章 我不想見到你!

手術室里,江心柔崩潰哭喊的聲音傳了出來,那樣的撕心裂肺。

霍璟博眼尾泛起了極致的紅,額角青筋一一凸起,垂在身體兩側的手重重地攥成了拳頭,全身肌肉緊繃起來,看著陰郁又駭人。

他的嗓音低啞,透著濃濃的質問之意,“你滿意了嗎?”

他甚至都沒有看她,商滿月卻知道,他在責怪她,讓江心柔失去了孩子。

即便她和江心柔不對付,但這也是她不愿意看到的結果,她自己就是媽媽,知道失去孩子的痛苦,特別是……那么艱難才生下來,卻沒能睜開眼睛看一眼這個世界。

可是……

商滿月用力咬了咬下唇,她望著他冷漠的側臉,認真地解釋,“不是我,我沒有推她,我只是……”

話還未說完,男人冷冷地打斷了她。

“我現在不想見到你!離開這里!”

剩下的話,就這么卡在喉嚨里,商滿月有些不可置信地看著他,他連解釋的機會都不給她了么?就這樣蓋棺定論了?

霍璟博看都不看她一眼,徑直沖著一旁候著的楊戈說,“送她回去!”

“好的霍總。”

楊戈心里止不住地嘆氣,上前去請商滿月,“太太,我們先走吧。”

商滿月不愿,憑什么他連聽都不聽!

“霍璟博!”

她用力地抓住了男人的手臂,她仰頭看他,一個字一個字清晰地開口,“我說,不是我!”

他失去與江心柔的孩子很心痛,她可以理解,然而痛苦的人,也并非只有他一個!

不料下一刻,霍璟博修長的五指驀地扣住了她纖細的脖頸,生生地將她摁到了墻壁上。

手背上的青筋爆發,男人那雙黑眸幽沉至極,他看著她的眼神沒有半分溫度,怒吼出聲,“我說,我不想見到你,聽明白了嗎!”

霍璟博向來沉穩,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,情緒十分內斂,這還是第一次,他絲毫沒有掩飾,在她的面前全部釋放出怒火。

那滔天的怒意,幾乎要將她整個人吞噬殆盡。

商滿月根本不懷疑,她敢多說一個字,他就能眼睛不眨一下地擰斷她的脖子。

她渾身止不住地顫抖,眼淚也不受控制地簌簌往下落。

楊戈也被嚇得差點腿軟,見到此情此景更是呼吸都要停滯了。

太太懷著孩子呢,可別又……鬧出一條人命!

他也顧不得害怕,三兩步上前,抓住了霍璟博的手臂,顫著嗓音勸,“霍總,我,我現在就送太太回去,您……您去看看江小姐吧……”

那邊,江心柔已經被護士推了出來,大抵是給她注射了鎮靜劑,她這會兒安靜地躺著沒再哭,只是面色灰敗,喪失了所有生機般。

霍璟博松開了商滿月,高大的身影背對著她,一步一步朝著江心柔走去。

楊戈扶住無力的商滿月,在她耳邊小聲地說,“太太,走吧,好漢不吃眼前虧啊!”

這種時候不是談話的時機,她說什么,霍總也聽不進去的。

商滿月卻還是望著霍璟博的背影,將她要說的話說完,“我回家等你,我有話要和你說!”

這話,自然是石沉大海。

霍璟博腳步不停,也沒有回話。

走出醫院,天色已經暗淡下來,今夜無星,整個夜空黑沉沉的,壓抑極了。

楊戈將車子開過來,替她拉開車門,小心翼翼地扶著她坐進去。

車子駛離,緩緩匯入車流。

商滿月側過臉,透著車窗看著城市的車水馬龍,絢麗的霓虹燈,熱鬧的煙火氣。

一切如常,那樣平靜美好。

可只有她自己,她的世界已經天崩地裂了。

商滿月的手輕輕地撫摸著隆起的肚子,毫無預兆地,一滴淚落下,砸在了手背上。

她抬手抹了一下,卻越抹越多。

眼前所有的景象都模糊了,只剩下霍璟博紅著眼眶,憤怒地掐著她,說。

“你滿意了嗎?”

“我不想見到你,聽明白了嗎!”

楊戈透過后視鏡看著商滿月無聲哭泣,他的心里也萬分不是滋味。

怎么忽然間……就變成了這樣呢。

這段時間,他看著霍總和太太和和美美的,兩個人一同期待著寶寶的降生,還以為霍總真的收心,要回歸家庭了,結果又是這樣。

他的唇瓣蠕動了下,想要說著安慰的話,然而到了嘴邊,又不知道能說什么。

這種時候,所有的語言都顯得蒼白無力。

商滿月在別墅里等了又等,霍璟博一直沒有回來,她嘗試著打電話亦或者發消息,也都沒有回應。

這幾天她無法入眠,一閉上眼睛,腦海里就是各種可怕的畫面。

一會兒是江心柔和她拉扯,摔倒在地,她的身后是一片血海,觸目驚心。

一會兒是醫生和她說,她要盡快引產,否則生育時,她和孩子都會有危險,一個都保不住。

而更多的是,江心柔譏諷地看著她,說:“商滿月,璟博之所以留下你,哄著你,只是為了要你一尸兩命,永遠消失!”

不,她不相信。

商滿月用力地搖著頭,她不相信她的枕邊人,會這樣恨她和孩子。

明明他已經接受了這個孩子,他允許她留下,有時候他還會趴在她肚子上,聽胎動的聲音。

他的書房里堆滿了育兒的書,他還和她一起給孩子取了名字,叫霍允琛。

這些,豈能全部都是偽裝,豈能沒有半分真心。

她從噩夢中驚醒時,全身又被汗打濕了,她微微喘著氣躺在床上,茫然地盯著天花板。

她不知道時間過了三天,還是五天,或者是一周,她只知道度日如年,每天心口處壓著巨大的石頭,讓人不停地窒息。

樓下忽然間傳來了車子駛進來的聲音,一下子拉回了商滿月的意識。

霍璟博終于回來了么!

商滿月艱難地坐起身,深呼吸了幾口氣,披上外套,穿著拖鞋往外走。

她一定要和他問個清楚明白。

她不想冤枉他。

也要給自己和孩子一個交代!

商滿月扶著腰,緩緩地走至樓梯口,看到男人的身影拾梯而上,腳步聲漸行漸近。

她掀起眼皮看過去,卻在對上男人的視線時,喉頭哽住。